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连载 | 龚峰方言小说《野语文》——“鱤鱼”

津津乐道0736 2019-06-07 20:19:35

鱤鱼
文|龚峰



龟山镇是津市南窗,接壤三县,经济较活跃,相当于津市的深圳。大小超市挤密轧密,总有三二十家。他们做生意做出了经路,无非是从常德桥南市场进些便宜货(也不少马货)。货色打湿脚,价格漫齐腰。一瓶酒,网上批发价八到二十块,在这里批到五十。陈年压卯年的货没卖完,可以接着卖。杀的就是狗子吃牛屎,贪便宜的乡下人。喊价齐天,还价齐地。一件衣服258,你拦腰砍,出130,他还赚你50。同行多嫉,商家尤甚。水别个的生意,是给自己贴金。别个的锅儿匍倒,各人的锅儿朝天。


这里整酒成疯,香烟消耗是大头,估计每天批出去的香烟,不下百箱。一年销出去的烟草,码起来相当于半座嘉山。有不顾脸面者,觅都要觅些仿真的假烟来在人情柜上发。客人一喝就晓得,烟是假的,说给东家。东家装糊涂,咯咋是哪里哪里进的,如今货太欺假,好的歹的认不清。几十条假烟,匀到每个客人头上只有一包两包,不喝丢掉,也不是个卵事。算盘夹在胯里的东家却从几十条烟里省下几千块钱。某家卖的芙蓉王是假的,主宾是熟人,老板也不隐瞒,掂出一条让客户鉴定,“这是高仿真的,看包装看不出来,只有内行的烟蔸的(烟鬼)才喝得出来。我明不打假,正品二百一,你就给一百二。”成交。这种生意就像贩假币,有良心的和视信誉为生命的人是绝对不做的,赚了黑心钱会睏不着觉。


世事如棋,局局出新。有一天,气球拱门红盎了龟山镇半边天。大型超市万佳连锁店登陆龟山镇最繁华的三岔路黄金地段。开业这天,轰动了全镇。场面宏大,货品齐全,服务规范,人头攒动。镇人乡民的福音,于小超市却是威胁通牒。一条充满嘈音的小河,原先只是大青鲩与大家鱼争地盘,小鳑鲏和小鲷鱼抢浮游生物,如今闯进一头大鱤鱼,几派(两上肢伸开的最长为一派)长的家伙,龇牙咧嘴,摇头摆尾,奋鳍鼓浪,把河底的泥巴都搅起来哒,小水族们惊惶不安起来,这动静也搞得太突兀太大了吧。


霍富满超市、瑞盛、强达三家超市是镇上的三条青鲩,经营十多年,已有几十斤的体重,过千万的身家。万佳开业的当天。一向忙得屙尿都要攥一沓钱跑得直蹿,计算器咔得冒烟的老板陡然清闲了,除了消息闭塞的几个人买一点小东小西外,鬼都不上门哒。霍富满听见货架上饼干发出的呵欠和磨牙声,看见贵宾郎酒盒子脸胀得通红的尴尬,从屋里蹿到屋外,又从屋外蹿到屋里,这是自开张以来从来没有的冷清,有点碜人。他预感到被吃掉前的恓惶不安。


霍富满到瑞盛强达看,情况一样。“狼来了!”他对蓝瑞盛说,“只听电视里说吞并、收购、破产,不晓得轮到俺们头上哒,这门快。”蓝瑞盛倒有点司马懿兵临城下不惊不咋的儒将风度,他的笑和平坦的额头相互辉映,“卵事吧,他搞他的,我搞我得。他是牯牛,牛大压不死虱的。不开这套腿的卵超市哒我几多事搞。你早就发肿稀烂(富得不得了了)哒,还要撸好多哦。世界上的财不是你一个干独粑粑的,让别个也发点哈哈哈。”


霍富满可不是这门想的,他在龟山镇超市的老大地位还没人撼动过。这个狗鸡巴,仗着卵大不要盘缠,也不先拜哈码头。他有点气愤,一气,脸上的疤就通红的,像通电的烙铁。他疾步走进万佳的人流,落眼就见,那场合岂是他霍家能比的?相形见秽让他心服,一向挑刺的性格还是让他小有不甘。


进门,保安叫他把袋子放下,他大声说,“这是蓑衣文章把,这么麻烦,怀疑人家,俺龟山人又没偷鸡摸狗的手脚。”


他到最里边的纸品区,服务员在几米外应酬,他故意大声宣传,“我买东西,人都没得一个,还正规超市,服务也太差了吧!”又转到卖洗涤剂的地方,戴上老花眼镜,仔细看一壶“蓝月亮洗衣液”,价格比他家高两块,但质量好些,这一种有香味。他内行得很,好多顾客不知就里,正好抑此扬彼,给自己做做广告。“同样的洗衣液,霍富满15,这里17,宰人哩。你们大鱤鱼,看样子是来吃小超市,实际上是来吃龟山人民的!小丫头,你们经理呢?”


顾客中很多人认识霍富满,听他鼓皮上捏揪(故意找麻烦),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鱤鱼,身体大而长,近圆筒形,青黄色,吻尖,尾鳍为叉。性凶猛,捕食其他鱼类,对淡水养殖业有害。——商务印书馆《现代汉语词典》2005年版第445页。)

内容来源:《野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