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一个中文系女生的100篇读书笔记(三十四)

文化路105号 2021-01-11 08:32:51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


说起要看这本书,还是有点缘由的。思考了一段时间之后,目前我给自己做的规划是考研,方向是现当代文学。在现当代文学史上,张贤亮就不得不了解一下。之前鱼苗在博雅读书会中讲解过《浪漫的黑炮》这本书,在讨论过程中,自然离不开对作者的解读。而这本书的背景以及人物设置,像是张贤亮为自己量身定做的一样。


主人公章永璘被划为右派很久了,头上又戴着其他各种各样的帽子,有一种永世不得翻身的感觉。而作者本人也在1957年“反右运动”中因发表诗歌《大风歌》被划为“右派分子”,并被押送农场“劳动改造”长达22年。这本书的故事就在农场改造、革命打右的背景下轰轰烈烈地展开了。劳改队是一个我们只听说过的地方,在劳改队里,人们的生活状态如何?每个人大概都能用一两个不好的词来形容它。然而,真正在里面待了多年的人是怎么描述的呢?“在劳改队,政治犯却几乎都能得到劳改干部的信任,虽然这种信任只表现在极为窄狭的方面,但毕竟与他们对刑事犯的态度不同。并且,劳改队里都能够做到‘人尽其才’,谁能干什么,就把谁安排在能发挥他专长的地方。劳改队本身就是个独立王国。农、工、商百业俱全,包容了所有不同的劳动部类。有一个在外面成天打扫厕所的医生,进了劳改队倒当上了内科主治大夫。啊,在这个混乱的年代里,劳改队是天堂!”

能想象吗?作者说,劳改队是天堂!劳改队的现状与《芙蓉镇》里的情形极其相似,只要上面的领导不来查,下面劳改队则存在一种不言而喻的潜规则,劳改犯管理劳改犯,这是被允许的且合理的。文革时期,外面的世界天翻地覆,成天要注意躲这个躲那个,这样一想,确实不如在劳改队待着舒服。当然,这也从侧面反映了张贤亮乐观的心态。

“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混乱,可真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说得清的。当时我看这本书的时候,正坐在上虞华通体育馆内,看着场下的比赛,感受着激情与热血。再看看这本书,我能有什么感受呢?这个喧嚣的时代真是与文革的沉闷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啊!不是说那个时代就只是表面的沉闷,这么说显然不对,只是麻木愚昧给整个社会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阴影。“外面的混乱,历史的急遽变化,大概连他也说不明白了。他不说,证明乱得他没法儿说了;他不说,证明变化得他目瞪口呆了。这没什么,我可以想象。劳改犯人个个是黑格尔主义者;能从‘无’生出‘有’来,世界上根本没有空无一物的空间和时间,在那看起来是空白的地方,实际上充满着最活跃的希望。”

没有人询问“为什么”,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就像作者说的,“什么也不为”就进了劳改队似乎已经成了司空见惯的事情,就好象吃饱了会打嗝,着了凉会生病一样,但却没有一个人去探究底蕴:为什么“什么也不为”就把人送进劳改队?他们那种毫无抱怨的,任凭自己的生命和命运象流水上的浮叶,漂到哪儿是哪儿的态度,表现了我们这个民族灵魂深处的温顺。达观和乐天知命。我在他们中间,竟有时会怀疑起自己;为什么要思考?在宿命的面前,思考又有什么用?是呀,见多了,谁还问为什么呢?没有人。国民一直过着这样不思考的生活,他们已经缺失了思考、质疑的本能,不妨暂且认为这是他们温顺的优点吧。

有思考能力的人靠思考生活,没有思考能力的人靠本能生活,但本能使人坚强,思考却使人软弱。”思考让人明白事件的危险性以致使人想要放弃,本能则给予人一种冲动的勇敢。

2018527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