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灵异故事:村子出了怪事,从此再没人捕鱼了

午夜鬼故事 2019-05-08 09:23:13

 康熙年间,山西陆川来了个知县,名叫钟彪,这个钟知县身高五尺,体重却超过了两百斤,金鱼眼,大嘴叉,满脸的胡子黑乎乎的,陆川百姓称他为“钟蛤蟆”。

  钟蛤蟆的老爹钟千阙是户部右侍郎,他可是朝廷的三品大员啊。钟蛤蟆仗着老爹的权势,来到了天高皇帝远的陆川县作威作福,竟成了这里的太上皇。陆川地处山西北部,是个兔子不拉屎的穷地方。当地的老百姓也奇怪啊,这个钟大人照说背后有人,干吗不找个膏腴之地当官呢?

  原来钟蛤蟆可是个有名的馋鬼,一心想吃天鹅肉的家伙。陆川这个地方别看穷,但这里却有数十种好吃的东西,还有一样闻名天下的好东西——跳鱼。跳鱼体长一尺左右,皮滑无鳞,肉质极为鲜美。跳鱼和其它鱼类最大的区别就是它长着两条能在岸上跳动的后腿。因为它平日都是栖身在深潭的潭底,所以极难捕

获,

当年康熙皇帝山西巡,山西巡抚桂怀太想让皇帝尝尝这人间美味,可是当地的渔民连捕了十多天,别说长两条腿的成年跳鱼,就是一条鱼苗都没捕到。

  钟蛤蟆在陆川当了两个月的知县,终于探听明白,在陆川,能够捕捉到跳鱼的只有九曲坡的渔民古顺子。这天,正在家门口晾晒渔网的古顺子突然接到钟蛤蟆的传唤。古顺子哪敢怠慢,急忙和妻子宁小红打了声招呼,直奔县衙而去。宁小红身怀六甲,留在家里坐卧不安,感觉钟蛤蟆传唤丈夫绝无好事。果不出所料,傍晚时分,丈夫被两个如狼似虎的公差给押了回来。

  古顺子把钟蛤蟆命他捕捉跳鱼的事一说,宁小红不由得大惊失色,要知道跳鱼久居深潭,每隔三年深秋才上岸产卵一次,平日里根本就不见踪影。如今还是早春,想捕捉跳鱼,简直是不可能的事啊!

  可是这种入水能游,出水会蹦的跳鱼对钟蛤蟆太有吸引力了。当年康熙皇帝没有吃到跳鱼叹为憾事,钟蛤蟆要是真的能把这种具有延年益寿之功效,在《食谱》中被称为“不老神鱼”的跳鱼献给朝廷,只要康熙帝一高兴,他钟蛤蟆可就发达了!

  跳鱼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限日捕捉跳鱼,比登天还难!三个月前,古顺子意外在龙溪潭边看到一条被山狐狸咬伤的雄跳鱼,他才有幸捉到一只,为妻子做汤补身子了。古顺子抱着心爱的妻子说:“娘子啊,你快收拾东西离开这里,这钟知县绝对不是什么好官,我恐怕是……”宁小红压低声音说道:“我们一起逃吧!”

  古顺子无奈地说:“我走不了的,钟知县已经派人看着我了。”

  夫妻二人不由得一起流下了眼泪。古顺子帮妻子擦去泪水,轻声说:“明日清晨,我领着两名公差早起去龙溪潭碰碰运气。若太阳下山前我还没有回来,你就赶快逃吧!”宁小红赶紧捂住古顺子的嘴巴,含着泪说:“你可一定要回来!”她指了指自己隆起的肚子说,“孩子不能没有爹啊!”

  天还没亮,古顺子领着两名公差便出发了。

  龙溪潭在陆川县北三十里外的深涧里。沿途要经过哲别洞、轩辕峰、冰松瀑,上了冰松瀑,沿潭溪走上约六里路,便是龙溪潭了,潭水清绿,深不见底,哪里有跳鱼的影子啊?古顺子取出小刀,先在左手臂上剜下一条肉来,挂在捕鱼的铁钩上,再绑上长绳缀进潭中,等候在岸边。两名公差坐在一边吃着随身带来的东西,一边等着跳鱼上岸。

  龙溪潭中有鱼数十种,但大多是食草鱼,唯有跳鱼食肉,且只食新鲜嫩肉,最叫人头痛的是跳鱼十分聪明,轻易是不会上钩的。

  中午时分,古顺子突然见长绳绷紧,他赶紧往上拉。足足拉了半刻钟,才把铁钩拉上来。古顺子失望了,钓上的竟然是一只三四斤重的老鳖。听着两名公差的不停催促,古顺子卸下老鳖,忍着痛二次割肉,依旧放在钩上顺入潭中。过了很久,也不见动静。等古顺子拉出钓钩时发现,肉已经不见了。钩边残留着点点肉丝。显然,是跳鱼撕开了肉吃了,却没上钩。

  太阳偏西,古顺子已经是第四次割自己的肉了。

  天色已晚,潭边寒意袭人。古顺子不敢怠慢,数次下钩,却钩钩钓空。此时,他的左手臂已经血肉模糊了。到了半夜,跳鱼并没有上钩,古顺子却昏倒在潭边。两个公差早就已经不耐烦了,他们把昏迷的古顺子背到了县衙。钟知县一听大怒,将古顺子下了大狱。

  当夜,宁小红来到大堂上,苦苦哀求:“老爷,放过我丈夫吧,他已经尽力了。”钟蛤蟆冷笑一声,说道:“哼!吃不到跳鱼,我不会放他。你以为我不知道啊?有人告诉我,在陆川,除了你丈夫,没人能捕到跳鱼,想救你丈夫不难,拿跳鱼来换你丈夫的性命吧!”说罢,钟蛤蟆一甩袖子,转身回后堂了。

  宁小红无奈,只得转身来到大牢。大狱里阴暗潮湿,宁小红见到了披枷带锁的丈夫,隔着牢窗,宁小红拉住丈夫的手说:“怎么才能抓住跳鱼,快告诉我,我一定要救你出来!”

  古顺子含着泪说:“贤妻有所不知,跳鱼重情重义,夫唱妇随,一生只找一个伴侣。雄鱼死了,雌鱼便只有等死。而且,跳鱼一孕三年,不到产卵的时候绝对不出来,我确实可以捕捉到一条跳鱼,只是……”

  宁小红泪流满面:“丈夫啊,你若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你还是说出捕鱼的方法吧!”

  古顺子没有办法,只得悄悄将捕鱼方法告诉妻子,话还没说完,狱卒不耐烦了,把宁小红撵出了监狱!

  宁小红回到家中,取来渔网。又在屋内墙角地下挖出一个小坛子,去掉坛封,里面是一张雄鱼的鱼皮,她把鱼皮取出包好,连夜出了家门。

  天刚蒙蒙亮,宁氏来到龙溪潭边,双膝跪倒,向深潭行跪拜大礼,而后,她取出鱼皮,放在潭边巨石上,拿出引火之物,将其点燃。一股腥味迎面扑来。宁氏突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险些栽倒,过了不大一会儿,只见龙溪潭潭水翻滚,听“吱——”的一声尖叫,一个黑影跳上潭岸。宁氏强打精神,躲到了岸边石头的后面,举网等候。只见一条黑背红腹白脚的怪鱼跳到燃烧着鱼皮的地方,冲着雄鱼皮悲哀地长嘶。

  它就是龙溪潭有名的跳鱼!宁氏举起渔网,纵身一跳,网扣在跳鱼身上,跳鱼也不挣扎,只是默默地流着眼泪,躺在网里不动了。

  宁氏走近一看,不由大惊。跳鱼的红腹其薄如纸,可以清清楚楚看到鱼腹中的两个鸡蛋大的鱼卵包。原来,这竟然是一条怀孕的雌鱼。宁氏手捧着跳鱼,想想自己,她似乎和这鱼的命运相似。望着跳鱼流出的眼泪,宁氏心都要碎了,她捧着跳鱼来到潭边,几次想把跳鱼放回龙溪潭,可想到狱中的丈夫,她只得狠了狠心,将跳鱼放进腰间的皮囊,来到了陆川县的县衙。


  一会儿工夫,钟知县从里面出来走到宁小红面前,嘻皮笑脸地说:“古夫人,你真捕到跳鱼了?快拿来我看。”

  宁小红从腰间的皮囊里取出跳鱼。钟知县眼睛都直了,他急忙招呼宁小红进了县衙。宁小红边走边问:“老爷,我已经捕到跳鱼,你现在可以放了我丈夫吧?”

  钟知县摇摇头,奸笑说:“目前还不能放,这跳鱼谁也没做过,听说你的厨艺不错,烦劳你下厨做了给本大人吃过再说吧!”

  宁小红无奈,只好亲自下厨房将跳鱼做好。一个时辰过后,一道清蒸跳鱼出锅了。这跳鱼果然是名不虚传,香随鱼走,一路清香扑面。钟蛤蟆看着盘中的跳鱼,贪婪地嗅着鱼香。他拿起筷子,刚要吃,突然停住了,冲宁小红招招手说道:“来,你先吃!”宁氏明白,这钟知县怕死,想让自己试试是否有毒。宁氏吃过跳鱼,知道这鱼味美,拿起筷子毫不犹豫地吃了两口。

  钟蛤蟆张口大骂衙役:“混蛋东西,还不给我端来,你想让她都吃了呀?”衙役不敢说话,咽着口水,把清蒸跳鱼端到钟蛤蟆面前。

  只一会儿工夫,一条跳鱼就被馋嘴的钟蛤蟆吃得只剩下一副鱼刺了。钟蛤蟆抹了抹嘴角的油,哈哈大笑:“想不到,天下竟有如此美味!”

  宁小红走上前,深施一礼说:“县老爷,我已完成您的心愿,帮你捕到了跳鱼,现在,你可以放我丈夫了吧?”钟蛤蟆哈哈大笑:“不能放,不能放……”宁氏强忍怒气:“莫非你言而无信?”钟知县收住笑声,走下餐桌,来到宁氏近前,低声道:“我是吃到了,可是当今皇上还没吃过呢!身为皇上的子民,就算我不抓你丈夫,你也应为皇上尽孝心,你说是也不是?”

  宁氏心里明白,钟蛤蟆想献鱼立功,可这跳鱼哪是那么好捕的!她大怒:“钟知县,你身为朝廷命官,不为百姓解忧,不为万民排难,反而为一已贪欲害我一家,你就不怕报应吗?”

  钟蛤蟆一愣,吼道:“报应?谁敢报应我?在这陆川县,我就是天王老子。等你把跳鱼抓到,我把这天下最美的美味献给当今天子,那就离本大人飞黄腾达之日不远了!到时,本大人不会亏待于你!”

  宁小红仰天哭喊:“苍天啊!天若有灵,何不惩治这狗官?这等恶官留在此地,百姓何其苦啊?”言罢,她从衙役手中夺过钢刀,就要自刎。

  忽听钟蛤蟆惨叫一声,宁小红定睛一看,只见钟蛤蟆霎时间面色紫黑,倒在了地上,伸胳膊蹬腿不停地抽搐,不一会儿就一命呜呼了。

  经县衙仵作验尸,钟蛤蟆是中毒而死。衙役大惊,将宁小红收监入狱。

  在狱中,宁小红见到了消瘦的古顺子,流着眼泪说:“夫君,为妻没能救你啊!”

  古顺子抱住了宁小红说道:“娘子,我都听说了,你毒死了钟蛤蟆,也算为陆川县除了一害!我们死也值得了!”

  宁小红擦去眼泪,疑惑地说道:“夫君,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下毒。事到如今,我也不明白,不过现在我们能够同死,为妻知足了,可怜我这腹中孩儿……”说罢,宁小红流下了眼泪。古顺子止住了妻子的悲切,关切地问:“你烧鱼皮时是否有异常感觉?现在有什么感觉?”宁氏想了想说:“我在潭边点燃鱼皮时,闻到腥味好险没有晕倒,直到把鱼送到了县衙,我都觉得恶心!”

  古顺子点了点头说道:“那日狱卒催促得太急,我有话没有说完,我让你燃雄鱼皮引诱雌鱼上岸时,就想叮嘱你,雄跳鱼的鱼皮燃烧时释出的气味有毒,不能闻。那雄鱼皮埋在我家屋内,连老鼠都不敢入宅呢!”宁小红突然抬起头:“奇怪,我吃了跳鱼感觉好多了,也不恶心了。怎么就把钟蛤蟆毒死了呢?”

  古顺子一惊:“忙问,你也吃了跳鱼?那雌鱼是否怀孕?”宁氏疑惑地点了点头。古顺子拍手说道:“我父亲去世前叮嘱我说怀孕的跳鱼不能杀,原来,怀孕的跳鱼肉有毒啊!”

  宁小红烧雄鱼皮时已经中毒,可谁也不会想到,那怀孕的雌鱼肉以毒攻毒,正好解了燃烧雄鱼皮时释出的毒气。宁小红安然无事,真是歪打正着!宁小红握住丈夫的手说:“天不绝我古家,可我们摊上了人命案,恐怕也难出大狱了。”

  数日后,古顺子夫妇竟被放了出来。出狱后他们才得知。原来钟蛤蟆的父亲在京城卖官受贿,被康熙皇帝察觉,老奸贼已经被下了大狱。钟蛤蟆鱼肉地方百姓,以及捕捉跳鱼献给康熙皇帝,以图飞黄腾达的阴谋也被揭破,宁小红毒死这样的坏官,非但无罪而且有功啊,康熙皇帝知道跳鱼的事后,传下圣旨来,将古宁夫妻二人释放,并下旨任何人不得捉这种有情有义的跳鱼。

  古顺子和宁小红回到了家中,把康熙的圣旨刻到了石碑上,立到了龙溪潭的岸边,陆川的百姓念及跳鱼除奸的功德,以后真的没有人再去捕捉跳鱼了。



周公解梦

微信号:vipp369

免费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关注



美食菜谱

微信号:eat118

轻松学会各种美食的做法!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