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春夏柏坊

常宁手机报 2021-04-05 13:39:18
 

点击上方常宁手机报关注我们

1

我走进柏坊的太坪,夏天一场预谋已久的大雨正准备倾盆而来。

我们站在柏坊太坪的广益中学旧址面前。看着当年的尹氏祠堂,仍旧是一派老旧的模样。木制窗棂已经泛黑,白灰刷的墙面沾满了雨水的痕迹。当年长沙战事逼近,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夕大火,长沙老城被焚烧几乎殆尽,广益中学不得不南迁。常宁籍老师李之透邀请时任学校董事长黄士衡来到他的家乡常宁柏坊考察,并取得自己尹家妹夫的支持,终于在1939年2月,广益中学全部校具、图书仪器及购买的稻谷、煤油等,顺着湘江溯流而上,来到了柏坊太坪的尹氏祠堂。当时广益中学有高中、初中共13个班600多学生、43位教职员。1941年,一位白净修长的学生来到了常宁求学。这位学生就是后来担任大国总理的朱镕基。李之透担任朱镕基的国文老师。据朱镕基还健在的同学回忆,朱镕基在校时,国文、外文都很好,尤其是数学,能背诵圆周率至100位左右,当时在学校引起轰动。

于是在这个夏天,我们不得不谈起从柏坊铜鼓塘走出去的李之透。1926年,李之透在长沙读中学时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次年,考入国民党湖南省党校,从事工运工作。“马日事变”中,被国民党反动派追捕,逃到武汉。同年下期,考入中山大学中文系预科学习,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考入长沙广益中学。1933年下期考入湖南大学中文系。毕业后,他回到母校广益中学任教。

1944年春,在家乡柏坊的土地上,李之透任南迁至此的广益中学代理校长。但这年6月,豫湘桂战役之中的衡阳告急,学校被迫解散,近200名湘北、湘中师生家乡沦陷,无家可归。在危难关头,李之透显露出一个教育家的博大胸怀。朱镕基同学张履谦院士回忆说:“当时的代理校长李之透以家产作抵押借粮食给100多名学生食用。李之透还说,‘只要我有一口饭吃,你们就有饭吃’。”广益中学接着南迁到蓝山。后来重建长沙广益中学,李之透也是多方奔走。1949年7月底,湖南和平解放前夕,他与长沙市各界知名人士联名发表《长沙各界拥护当局主张避免战祸呼吁和平宣言》。1951年,广益中学改为公办,次年,改为长沙市第四中学,他一直担任校长。1956年,他被调到湖南师范学院中文系任教,直至退休。

尽管他在后来的政治运动中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但他终于是在病逝前得到平反,恢复了名誉,仿佛鱼儿在夏天的水面上长长吐出一口气。1992年编辑出版的《长沙教育志》“人物传略”栏目,他与杨昌济、徐特立、王季范等同时列入。

夏天的雨终于落下来了。

雨后的乡间,充满清新的空气,青草绿叶的芳香沁人心脾。

2

春雷一响,宜河的水就开始满了。

小时候,我经常跟着父亲,顺着宜河用纱籈捞河边的小鱼小虾。有时候放弹钓,就是用竹子做成弹弓模样,用线绑上铁钩,铁钩挂上蚯蚓,鱼只要一咬蚯蚓,就会被弹弓弹上,死死拉住。我们要顺宜水而下,过方家洲、大洲上、港子口、团鱼滩,一直到太平电站。捞回来的小鱼小虾,成为春天家里餐桌上难得的美味。

通常我们还会跟着大人到桐梓坪赶圩。桐梓坪是逢农历“一四七”赶圩。大人要挑着猪或者鸡去桐梓坪进行阉割。春天不把它们阉割,它们就会春情勃发。为了让它们长膘,人们只好痛下杀手。我们要经过红泥桥、蓝田铺、半边街……一路上,我们无暇顾及桃红柳绿的春天,心里只想着能到街上吃上香香的面包。回来的时候,大人会割上几斤肉或称上几斤鱼,带上桐梓坪一种叫拖泥豆熬制的豆油,或者带上几斤土高粱酒用来放家里待客。

不久前的一个春日,我们顺着湘江而下,远远望见一整座山,满山白石如同人面。这就是白面石。

白面石在古地图上标注为禹憩山。传说大禹治水,曾经到这座山上休憩。《雍正常宁志》称“高三里许,耸拔苍翠,俯瞰湘江,以禹憩得名(有禹石像)。”也有叫白面山的。《同治常宁志》载:“白面山,县北三十里,为一邑水口。山产白石可为础。”

白面山的石头生得陡峭,站在山底抬头望,会担心稍不留神就有石头掉落下来。因此石头的开采十分危险。这白石经常被人当作汉白玉用,用于做房子的基础,做栏杆,有的还可以用来作墓碑。石头开采下来,就用船运到各地。

有野史记载,这山上的石头不但生得险要,而且能预测未来。“湘东名胜也,山无土壤而生嘉树……相传,石齿齿不偶堕,堕征乡榜中式,多寡视堕数,罔弗验。值大比年赴试,舟行迳此,未尝不翘然,目睽睽注焉。”按照这个说法,这山上石头掉几块,县里就有几人中举。实际上从没灵验过。倒是有当地村民说,十多年前有人到这里打石头去用作墓碑,被山上掉下的石头砸死。自那以后,就再也没人去开采石头了。

白面石山下,有一个“龙祖潭”,有的文献里叫“憩峰潭”。龙祖潭的来历,是一个传说:“县北白面山下,有老媪于潭畔拾大卵,以鸡伏之,得蛇乃龙子也,送之潭中。媪死,湘水大至,壅沙成坟,潭以得名。至今沙平则水至,水退沙仍高壅如坟。”一个善良的老婆婆一天捡到一颗蛋,用母鸡孵化成一条小蛇。老婆婆把小蛇放入深潭后,小蛇竟然变成一条龙。后来老婆婆去世后,湘江忽然涨大水,用高如山丘的河沙埋葬了老婆婆。

我在听到这个传说时,忽然感到,这个春天里迎面而来的善意。

但真真确确的是,这里是湘江鱼类洄游产卵的重要地点。《一统志》记载:山石壁立千寻,俯瞰清湘,鱼啸子,经此山照成苗。《湖南阳秋》记载:其下龙祖潭,每风激,潭水沸白,卷起与山石相映发。春夏之交,雨集潇湘水涨,群鱼卵育,经白石照成苗。渔人利之,傍岸浮竹筏捞鱼所啸之子。上下百余里,渔歌互答,声还湘流。洵湘东名胜也。山无土壤,而生嘉树……清《同治常宁县志》记载:“鱼苗出湘水,经白面石照成种。每岁清明节后,浮筏湘中,侯雨集水涨鱼啸子胶密网捞之,盛以布箱,越宿成苗,形星星,乍睹若清水然,故曰鱼水,置盆内,取峒茶煮盐鸭卵,用卵黄为粉饲之,获鱼无算,购者云集。”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渔夫是水边的智者。他们来到这里,只需守候湘江的水面,凭着多年的经验,认定哪块水面有鱼卵,捞上来,只需用鸡蛋育成鱼苗,就可以挑到市场上去卖。湘江河里的鱼苗,很抢手。因为野生的,生命力强。就这样,他们凭借老天赐予的资源,获得生活的补给。

离白面石不远处,就是新平县城遗址。新平县城遗址坐落在柏坊镇双白村。史载:三国时吴地设新平县。县城设禹憩山。如今,地面上尚能观察到非常清晰的城墙、护城河、石瓦等遗迹,是常宁保存完整、有史料记载的最早县城。最新考古表明,新平县城遗址总面积大约35万平方米。外围山上发现有几十座战国墓葬。城址内发现有鹅卵石铺的小路,可初步确定为一座小型军事城堡。城堡被约有30米宽、4至5米深的“护城河”围绕。

那个古老的县城,沉寂在柏坊的群山里,正在考古镐的敲打中逐渐苏醒。

和煦的春风吹拂在我身上,如同深情的拥抱。正如同行诗人所说,春风一吻,群山皆翠。

关注
常宁手机报

编辑/尹维龙

文/欧阳明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