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邳州这位村支书的“拔河振兴法”,我给打五星!

邳州银杏甲天下 2019-06-08 22:04:11


最近,小编听说了一件事

邳州有位村支书

把“憋屈”在公路不通、水路不通的陈滩村

变得越来越美好

村民集体搬迁住进了楼房

日子一天天富裕起来

他就是陈彦云

今天的“493在行动·俺村振兴我担当”专栏

小编带你看看

这位村支书的“拔河振兴法”

↓↓


△新闻短视频


新河镇陈滩村党支部书记陈彦云:

“乡村振兴就需要党员干部像拔河一样心朝一处想,劲朝一处使,上级指出的发展路子、安排的各项工作,如同拔河比赛的规则,就看你怎样巧使劲,把它结合到村庄发展上来。”

56岁的陈彦云

开车、微信办公

学习新思想样样不输年轻人

从解决渔民上岸致富问题

到推进重大项目落户建设

再到公共空间治理、土地规模经营……

身为村里的“领头羊”

他处处为百姓着想

脚踏实地做好每件事


心系村民:要环境美丽,也要腰包鼓起


两年前,陈滩村有180多户村民以养鱼为主业,随着我市对京杭运河邳州段网箱养鱼的取缔,如今这里已经见不到养殖户的身影,河水变得十分清澈。



多数人也许都像小编一样只是关注了河水的变化,但是陈彦云的心思却在那些拆掉网箱的村民那。他说,每一处被拆掉的网箱价值都好几万元,养殖户处理的鱼苗加上生产工具,少则损失五六万元,多则上百万元,今后他们又该如何致富?这是个大问题。




经过反复琢磨,村里决定从公共空间治理角度出发,引导部分渔民从事河滩地种植,另一部分进行劳务输出。于是,陈滩村回收了220亩河滩地,率先在全市敲响了公共平台发包的第一锤“同样的价格渔民优先,堤内损失堤外补。”陈彦云说。



如今,河滩地一半承包给了渔民,一半由村集体经营,按照镇里千亩桃园的规划,大家都种上了黄桃。


然而,持续开展的交通干线沿线环境综合整治“五项行动”,要求清理“僵尸船”、河边的违章建筑。邓立祥是五保户,一直吃住在船上,一旦取缔他的船,他将没有住处,想免费安置到敬老院可还不到年龄。对此,陈彦云多次和镇里沟通,最终决定特事特办,让他入住敬老院,生活费用由镇村一起解决,并帮他一起收拾东西。



聊天中,陈彦云说,清理船只和违章建筑虽然是上级的安排,但是这样的生态修复让水清岸绿,加上十几个村利用河滩地打造的千亩桃源风光带,利于黄桃一二三产融合发展,实现生态富民。“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既让河道保持自然、清洁,还能创造效益,这个应该是我们思考的东西。”一边说着,一边开车来到了四年前陈滩村的所住地。


致富有方:让村民村里有地,外头有工作



2014年,新河镇实施万顷良田工程,陈滩村整体搬迁到镇区新康家园小区安置,原来的住宅区复垦还田,村民住上了楼房,耕地面积增加本是好事情,可是搬迁后居住地和耕作地距离近17华里,村民管理田地麻烦,土地复垦不尽人意,庄稼收益不高,这些问题的出现,让陈彦云有些坐不住。



思来想去后他做出决定,集中零散土地,交由村集体或种植养殖大户进行规模经营,洼地搞高标准水产养殖,耕地搞生态稻米种植,这一想法得到了多数村民的支持,仅一个月时间2000亩土地就集中到了一起。养殖能手陈德刚包了近10亩洼地,养起了牛蛙。“头一年没打算挣钱,结果不仅本钱上来了,还挣好几万元,今年又扩了三个棚,照目前行情,得挣好几十万元。”陈德刚高兴地说。



但是种植大户陈辉没有那么幸运,他承包的50亩地却赶上了投资6.5个亿的“益客生态种养一体”项目落户陈滩村,陈辉承包的地,得全部让出来,这让他们一家很难接受。考虑到陈辉的实际情况,村支两委决定,对集体经济组织流转的土地,划一部分先给陈辉经营一年。可是即使这样,陈辉的父亲陈生云还是觉得亏大了,以前他和陈彦云无话不谈像亲兄弟,现在见面爱理不理。但考虑到顾全大局,“尽管心里不情愿搬走,但咱不能给集体拖后腿。”陈辉说。



在“益客生态种养一体”项目,规划有养殖区、莲藕种植区、黄桃苗木种植区、有机蔬菜种植区,采用“种养结合,以地定畜、粪污就地转化”的循环农业模式。在现场,标准化养鸡棚正在火热施工,陈彦云高兴地告诉记者:“项目带来的社会效益和用工收入是长期的,拿眼前来说,项目建设用的5个建筑队,有4个是陈滩村村民的,这叫近水楼台先得月。”



而在新康家园安置小区内,30栋商品房和12栋老年房,居住着近900户村民,学校、卫生室、居家养老中心、妇女活动中心一应俱全。“那会刚来时,经济还有点弱,后来土地包给人了,大伙腾出来空闲出去打工,天天能挣钱,很多家庭都买了轿车。”村民庞振中说。


身先士卒:为修路,带头迁了祖坟



有村干部保姆式的服务,“益客生态种养一体”项目建设在加快推进,可是配套的道路铺设却因为几处坟墓未迁移暂时停止了。原来,这里也包括陈彦云的祖坟。“在这个问题上,我是掉过眼泪的,扒自己的老祖林,谁能好受?但是坟不迁,道路就不能修,项目建设就受限制,可是陈滩村始终要发展,我只有硬着头皮去做家人和村民们的工作。”陈彦云说,“再难也得干下去。”持续交谈了两个多小时,迁坟的事终于得到了解决。之后陈彦云还要返回项目工地值夜班。


陈彦云说

乡村振兴

我觉得就像是一场拔河比赛

产业就等于是最后的托底

只要最难的时候坚持住

就有可能获胜

这是担当,也是责任

懈怠了就对不起支持我的父老乡亲


这位村支书,我给打五星!



编辑:朱昱  文:王宁 图:贾浩 剪辑:裴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