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回忆】宁夏海原大地震,相当于1200枚广岛原子弹

同心网 2019-05-27 21:15:32

推荐点击上面"同心网"一键关注

专注同心本土微信用户,打造宁夏深度微信平台

覆盖同心海原微信用户,聚焦社会热点新闻动态


1920年12月16日,这是一个寒冷的日子,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死亡之日。

这天晚上8时06分,中国黄土大地六盘山区剧烈晃动,呜声如雷,山头滑落河谷,坡坎凸为丘陵,平地陷入深谷,地下冒出黑水,仅仅几十分钟,残酷的地震使整户整村,甚至整镇的人陷入死亡的深渊……

恐怖的血色高原

——海原大地震

1200枚原子弹爆炸


“……兹因民国庚申冬月朔七日,适逢全球地震,堪称奇灾,峰飞山崩,地裂水涌,摇坏房屋无数,压毙生灵杂多,即此栋梁则多挠折,墙垣亦多倾圮,非所以妥……”这段刻于兰州白塔山公园内“文昌宫碑”上的文字,是因为一场地震毁坏了白塔山三星殿,在补修后镌刻的“补修白塔山三星殿文昌宫魁星阁疏”。

人们无法相信,历史上惨绝人寰的一页——海原大地震,竟然仅用“全球地震”4个汉字就写尽了。

本世纪20年代初,固原、海原、西吉、隆德等地还不在今天的宁夏回族自治区版图内,而是甘肃省最为贫困偏远的几个县。公元1920年(民国9年)12月16日夜,天寒地冻,沉沉的夜色笼罩着这片辽阔的土地,人们吃过晚饭后纷纷进入了梦乡,煤油灯一盏接一盏地熄灭了。

谁也不会想到,就在20时06分09秒,一场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奇灾竟在此时此地突然降临,8.5级大地震发生了!霎时,天空电光摇曳,雷声贯耳,犹如万马嘶鸣;大地在疯狂晃动中完全失去自控。短短十几分钟内,70多座繁华城镇消失得无影无踪,这里所有的一切皆荡然无存……

这次地震,因为震中在海原,从而被称为“海原大地震”。


海原大地震,等于瞬间投下了1200枚广岛原子弹,造成了一条长达220公里的断裂带,给地球留下了又一处明显的标记!据后来的地震工作者考察分析,这次地震的破坏程度,比当时确认的8.5级还要强烈,因为破坏最严重的海原干盐池一带的宏观烈度竟达到12度……这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地震,也是世界上截止目前最可怕的地震!

海原被刹那间毁灭后,强大的冲击波似乎并没有得到彻底释放。一条长长的地震带,像一条发怒的巨龙,摇头摆尾地爬出海原,爬过中国,爬了地球整整两圈半。

这场大地震极震区之广也是史无前例的,它东起固原,经西吉、海原、靖远等县,西端一直到达景泰县,2万余平方公里几乎成了无人区。甘肃的中部、东部和南部几十个县全部被横扫。另外,新疆、陕西、宁夏、山西、绥远、青海、四川、云南等8个省,也在剧裂摇撼下出现大面积灾区。


不仅如此,整个地球都随之而“打摆子”。“12.16”不光属于海原,也是全人类的一个共同的忌日……

就在这一刻,世界五大洲的人们都晕头转向了——

北京:“电灯摇动,令人头晕目眩”;

上海:“时钟停摆,悬灯摇晃”;

香港:“大多数人感觉地震”;

越南:“海防的观象台时钟停摆”;

非洲好望角:“餐厅里杯盘哗哗落地”……


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厉害的地震吗?为此,世界各地有96个地震台同时记录下这次地震。在日本东京放大倍数仅12倍的地震仪上,也记下了这次地震,同时还记下了一个地震史上空前的现象:这次地震的震波环绕了地球两圈半!多么骇人听闻的科学结论!

作为这场地震的发源地,中国政府却一直沉默着,直到地震后的第二年,才向全世界公布了一个爆炸性的数字:甘肃共死亡234117人,死亡人数占灾区总人数的56%。

而作为震中的海原县,一县竟死73604人,占全县实有人口的三分之二以上。海原死了,海原已不再是当年的海原……

大自然的躁动


正如同世界上的一切大劫难一样,这场大地震绝不是偶然的。它在一步步逼近人类前,就用各种各样的信号提醒过人们,尽管是那么不易觉察,那么神秘莫测,甚或是那么荒诞离奇……

考察报告《1920年海原大地震》说:“一次大地震的发生,不可能是单独的事件,从开始孕育直至发震这一漫长的过程中,它必然要与周围的介质发生联系,并影响到较大范围内的地震活动。一般来说,地震愈大,孕震的时间愈长,影响的范围也愈大。”海原大地震前,自然界就发出了巨大的自然信号,这就是地质结构的猝然变化。

甘肃位于中国西北地震带上,是一个多震的省份。而海原一带,则位于这条地震带上最活跃的六盘山地震区,平均每300年就有一场大震。


从1306年固原南的6.5级地震到1622年的固原北7级地震,其间相距316年,1622年到1920年又是298年。灾难之神的脚步,围绕着“300年”在来来回回地徘徊。

然而,没有人推算,更没有人警觉。

直到恍然大悟这个历史的巧合时,一切都晚了……

可是,灾难毕竟是灾难,多数时候是防不胜防的,何况当时知道海原一带的地震活动规律的人又能有几个呢?


从1638年到1920年的282年间,海原外围各地地震连续不断,其中7级以上就达4次,6级3次,5级3次。而海原一带却出奇地平静。

谁能知道,这竟是这次大震的能量积累阶段呢?谁能知道,这竟是大震之前漫长的沉默呢?

1920年12月16日晚,也就是这场惨绝人寰的大地震发生前半小时,打拉池一家兄弟二人,正在黄家洼山矿井下采煤,突然油灯被一股冷风吹灭,同时感到脚下微动,于是兄弟二人摸黑跑到井外。待他们回到家中时,闷雷当顶炸响,地面疯狂摇动,大震发生了……

谁又能想到矿井中的冷风和微动竟是死神的气息呢?

水是震前首先为人类传递地壳深处变化的精灵。在这个世代干旱的山区,震前半年,水位忽升忽降,变化无常。这种被当地人称为“水跳舞”的奇怪现象,带给人们一连串的困惑。


从这年5月中旬开始,隆德县全县井水忽然暴涨,原来井下深不及一尺的水位,一夜间蹿上高达数十丈的井壁,涌至井口,且水质混浊。而震后第3天,水位突然下跌到原来的高度,水质变得清粼粼的。在该县的中区和南区,在地震发生前的几个小时里,井水还在不停地上涨。

根据固原县志记载,在该县一些受灾严重地区,群众家里使用的井绳一般都在10丈左右,地震发生前,突然奇怪地发现,只需一半井绳就可以吊上水来,人们一下子都围在井台上观看,并纷纷议论说:“这井水怎么这么旺呢?”

在固原县杨郎镇东面,有一处湖水,深不见底,清澈碧澄,十分神秘,当地人称作“湫”,常来此烧香求药,汲取神水。突然,有一段时间里,这处湫池水位线骤然上升,直到哗哗地溢出池外。群众惊慌失措,以为神灵发怒了。不久地震就爆发了。

在靖远县哈思山区三角城银子村,有一口深约4米的水井,地震的前几天,井水突然立起水柱,直冲井口,随即泛起白沫,状如白莲花,景象十分壮观,人们早晚都能看到井口有一朵巨大的蘑菇样的东西。在地震发生后,这一景观消失不复见。


在面积广大的极震区内,地震前都有水位变化情况,东起固原、隆德,西止靖远,都不同程度地能够见到这种现象。时值天寒地冻的隆冬,这种“水跳舞”现象就更不可思议。

历次大震证明,动物是对地震反映最敏感的生物,它们总会在震前表现出极其异常,在灾难面前,动物总比人类抢先一步越过死亡线。

从震前一个月开始,海原县的干盐池、红羊、杨明堡等地,狗似乎都发疯了。它们统统骚动不安,有的对空乱吠,有的爬在地上哭嚎,哀声令人毛骨悚然。特别是进入夜晚,狗的哀嚎声响成一片,有时彻夜不绝于耳,声音极为凄凉,吓得小孩大哭小叫,不敢入睡。

固原城里,在震前五六天,一到夜里狗就群起而吠之。有的狗一边哀鸣还一边用爪子拍打主人的屋门,人踢都踢不走。


震前几天,海原县城区,凡是家养的鸽子,均不进窝,彻夜站在屋檐下咕咕地叫,叫声悠远而悲戚。早晨,主人推门发现,有许多鸽子宁可冻死也不回巢。在街道和农田边,人们几次看见一群群的野鸽子,无缘无故地惊飞而起,到处乱撞,有时还撞在人身上,有时从天空中突然掉下来。

在隆德县城外的河滩上,震前四五天,一群一群的麻雀就像没有长羽毛的雏雀一样,落在地上扑啦啦地挣扎,有的飞不了几步远又落下了。一群孩子不到半天,就捕捉到了几百只。

固原县东山正在打场的人曾见到野雀乱飞乱叫,其声凄惨,行为惊慌。鸽子和麻雀比人类提前感觉到了大难来临之前所特有的气息!

海原县城一户人家,在地震前几天,一到夜里,猪就走出圈栏在院子里游荡。其中有一头猪被主人强行赶进窝3次,3次都逃了出来,主人不得不用石磨盘堵住窝门,可猪竟然咬破木栏疯狂地逃了出来。地震发生的当晚,就连平时行动困难,已经催肥待宰的笨重的肉猪也冲出圈狂奔。


这种异常到底意味着什么?迟钝的人们并没有发觉。宇宙亮出了达摩克利斯长剑,赫然倒悬在人类的头顶。

大自然,再一次发出警告!

据固原县志记载:“未震之先,有居山之人,有时夜半……闻沟内空响。”发震前10天,居住在西吉县南山一带的人,半夜里突然听到窑洞背后的黄土山有撕布的声音,“嚓、嚓、嚓”地响。有一户人家感到很奇怪,就屏声静听,接着走出窑院走上土山去查看,什么东西也没有,只有月光很亮。他们竖起耳朵,试图辨别这种声音的方位,但什么都找不到,最后确认是从山的内部发出的,隐隐约约时断时续地响了一夜,当时这家人认为是不久之前上吊死去的女儿冤魂作祟。

但是第二天,村里的人都说他们各家都听到这种撕布声。这种声音一直持续了几天。科学家说,这种类似撕布的声音,可能是一种来自地下的高频振动。


神秘的地光也是发难的地球本身给予人类的最后警报灯。

固原杨郎镇,在震前一个月左右,连续三四个晚上,当地人都吃惊地看到了天空中出现的一个奇观:有一个人头大小的火球,在西北方向的天空中轰轰烈烈地滚动,连夜幕笼罩下的几十里山岭,也照耀得清清楚楚,如同白昼。海原县李俊堡在震前一个月,每天一到下午四五点钟,西北天空都有一只鹰盘大的火球飞过,发出红色的光芒。

固原一带的群众反映,地震当天下午落日时分,在西边天空中出现了巨大的红光,十分明亮,绝对不是晚霞。

在靖远县的论古,发震当天,太阳刚落山,天空中马上裂开了一道白色的光带,停滞不动,直到天色完全黑下来时,这条白光才又突然消失不见。


科学考察得出结论:地光的分布范围大小,与地震震级大小有关。这次海原地震前出现的地光,分布范围是相当广的。

远在陕西西安城,地震前几分钟,一道红光如练,款款扯过城市上空。红光刚一消失,马上就房倒楼塌,灰飞烟灭。

西吉、海原、固原3县,当时也都是只见西北山顶亮光一闪,随即便山摇地动……

许多当年被视为神话的异常现象,都已为今天的科学研究所破解了,然而,另一些实实在发生过的事,却不能完全用科学方法解释清楚。

海原大震前三四个月,在海原、固原、靖远几县,都出现了一种“流行病”,当地人叫做“地旋”。就是人不由自主地站立不稳,在原地打转转,而草木鸟兽却无此反应。尤其是在夜里七八点钟,也就是未来那场毁灭性地震的发震时间,人无缘无故地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推了一下,又好像脚下安装了陀螺一样,一站在地上就旋转起来,转得让人头晕目眩。更奇怪的是,人一进屋子就左右打转,而走出户外则又恢复正常,这种现象青年人居多,老人少。但桌柜上的器皿却完好无损。

当时人们大都吃不饱肚子,还以为是饿得发晕了。但是,在地震后,即使几天吃不上饭,也没有发生这种现象。

大地震,这头凶猛的怪物,见传递给人类的种种暗号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便终于在1920年12月16日夜里一跃而起……

飘散着血腥昧的日子


海原,1920年冬。人们毫无知觉地走进了12月16日……

这是人类历史上一个永远飘散着浓郁的血腥味的日子。

这年的冬天特别冷。这天早晨,海原一带下了一场雪,上午,这片地区又刮起了狂风,霎时间黑天雾地,日月无光,很像夏天暴雨之前的阵势,然而,反常的天气并未引起人们的警惕,大家带着瑞雪兆丰年的喜悦进入了梦乡。

谁能料到,就在这时,死神叩门了!

20时06分09秒,沉沉的黑雾中,突然一道红光闪过,天空犹如万炮齐鸣,一股强大的冲击波从西北方向横扫而来,海城镇的衙署、民宅、店铺、庙宇仿佛是泥捏的,一律哗啦啦地向东倒下。

大地疯狂地垂直上下纵跳,县衙门前重达3吨的两只石狮子被抛起几丈高。接着又左右摇晃不止,地面上裂开一道又一道宽窄不一的缝隙,仿佛天神布下罗网,县城的一半陷入地下,人民被埋十之八九。海原县城内除一座钟和一口极矮的土坯拱窑外,其余一切建筑物全部被扫平。

地震持续了6分钟后,呼啸的震波才向东南方向遁去……

黎明时分,满目狼籍的县城又成了一片水乡泽国。地面上到处都泛着黑水,有些水柱竟达一人多高,残垣断壁间积水深达数丈,汪汪黑水里漂满了人畜尸体……

一座繁华的城镇,在一瞬间结束了它几百年辉煌的历史,痛苦地消失了!

不光是海原县城毁了,县属其他地方也大都遭到了灭顶之灾,因为这条可怕的地震带在那一瞬间横贯了全县县境。

原来比海原县城还大的西安州和同样繁华的靖远县打拉池镇,同时全部毁灭,成为了至今无人问津的死城。


经历地震的老人回忆说,那一夜,就像一百头牛同时吼了一声。感觉到碌碡从东北角滚来。人先觉得好像坐在老牛车上走石子路,继而又觉得被人放在簸箕里簸着,紧接着就弹上半空,落下来又弹上去,连牙齿都震得打磕,格格地响,把嘴唇也咬破了。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味,从来没闻过,像腥不腥,像臭不臭,像臊不臊。

第二天早晨,满城尘雾冲天,不像白天的样子,人人面带鬼色。在一家麦场上,四周没有房子,人们为了避免墙垣倒塌伤人命,都聚在场上避难。地面裂开了,把一个人震倒,此人头南脚北趴在地上,缝子是东西方向裂开的,缝子里发出的味道难闻得厉害。随着震波,那个缝子一张一合,缝子张开的时候,把这个人横在缝口上,缝子一合,又把这人喷到半天里,这样一张一合,来回十多次,活活的像连枷打麦,不几下便把那人摔死了。

石山的石块像经过揉搓似的,摺叠层都变了形,山顶上的石头一块一块地滚沟,沟底的石头像在地上拍皮球,跳得怪高。土山更是变化大,震起来像面粉一样,尖山削成平头,峰峦落成平岗。沿河两岸的黄土层,本削立像石壁,经过地震都倒成斜坡,崖顶上的房子,随着崖倒放在沟底。有的房子分成遥对的两家,有的平地起了高岗,有的平坦大道变为崎岖的羊肠小道。

因为山庄的人都住在窑洞里,窑洞是土山上挖的洞子,山体震落下来,把人都闷死在窑里了,一窑一窑,一沟一沟,绝户绝庄随处可见。在种田村,地震发生时的剧烈垂直颠动,使房窑全部倒塌无余,全村170多人仅6人幸存。如此高的伤亡比例,在世界地震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

位于六盘山下的隆德县城,人们只听见一阵雷声自西北方向滚滚传来,还未反应过来,房屋就好像被巨大的牛顶了一下,紧接着街市便往地下陷。


县知事陈大人的妻子,手携一儿一女,哭叫着逃出来,不防一下子栽进了地缝。这位夫人在临死之前,还挣扎着用手臂将儿子高高举起,试图推出地缝,无奈地缝越摇越大,这3个人接着就都被生养他们的大地吞没了,而陈知县在那一瞬间逃上衙署房顶,接着衙署被摇塌,后来人们在废墟里也没能找到他的尸体,最终下落不明。

县西北一处镇子,在大面积塌方中,所有房屋街道随山势下滑,哭叫声喊成一片,这个区区弹丸之地,究竟死了多少人,谁也弄不清,不少人家灭绝,鸡犬不留。许多人的尸体由于埋得太深,震后只能闻见黄土中散发出来的尸腐臭气,而无法挖掘……

华亭县当晚先声后震,狂风大作中,地面摇撼十多分钟,县城人民死亡过半。在县衙倒塌的一瞬间,知县将独生女儿推出门外,想让女儿脱险,谁知女儿竟跌入地缝中,地缝很快合拢,亲眼看到爱女如此凄惨地死去,知县与夫人双双跪在地上痛哭失声。

靖远县论古村,那天天黑后,辛苦一年的农民喜滋滋地聚集在本村的一孔大窑洞中,欣赏著名的秦腔皮影戏《铡美案》。高昂的唱腔吸引了一村180多名男女老幼。戏班子一看来了这么多人,便越唱越欢,越唱越精彩。正当人们为黑脸包公的凛然正气而喝彩助威的时候,只听一声巨响,窑洞塌了下来,人们全部被埋……直到3天后,塌窑被人挖开时,发现180多人全部闷死了,其状惨不忍睹!

固原县绅士白星阶的府第当夜名人荟萃,县里有身分的人都被邀请来饮酒打牌。这些名人玩兴正酣时,酒菜端了上来。正在这时,房子哗啦一声倒塌了……在场的23个人,当场压死20人!几乎囊括了当时固原县的所有的名人。


在70年代初,海原县农民搞农田基建时,挖出过许多地震时倒塌的窑洞遗迹。在这些废弃的窑洞的墙壁上,都能见到一处一处的手指抠抓下的痕迹,深深的,并带着血。血手印垂直的下方墙角,则是一堆又一堆白骨。这就说明,当时地震时埋了很多人,大部分人当时并没有立即被压死。但是,没有人来救他们。他们痛苦地挣扎了很久,最后才不得不死去。

隆德县的马元章阿訇,是深受回民敬仰的穆斯林领袖。震后第二天,他便带领500教徒和70名子孙在本村清真寺里举行盛大的祈祷仪式,超度亡灵。偌大的清真寺笼罩着一层悲凉的气氛,大家手捧《古兰经》,神情黯然,虔诚地祈愿这场灾难尽快过去,愿真主保佑所有死去的穆斯林人民的亡灵能够得到安息……正当礼拜仪式刚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余震发生了,霎时黑天昏地,狂风大作,高大的清真寺的顶部发出嘎嘎的声音。突然哗啦一声,整个清真寺倒下了,马元章和他的570名教徒及子孙全部遇难,无一生还……

远离极震区的一些地方,那一瞬间也发生了骇人听闻的事情。高等审判厅及督署二层楼全塌,关帝庙前生铁铸成的直径一寸半的旗杆,也拦腰截断。

远在陕西的同州镇,一条一里多长的街道瞬间陷入地下,一街居民男女老幼无一幸免……

数据是最无情的证据,同时又是最真实的写照。

在这场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大地震中,当时凡是地震烈度达到9度以上的县,人口死亡率都在万人以上。其中,海原最甚,其次是固原、靖远、隆德、会宁、静宁等县。

死者已矣,生者堪伤。当我们回忆起近百年前黄土地上的这场大劫难时,我们似乎与他们同样经历了世界上最恐怖的死亡,听到了他们凄惨的绝命呼声。

人类是地球的主人,然而直到今天,地震之魔仍然游离于人类的掌握之外,发出声声窃笑。黄土地上的冤魂们与今天的人类一样,渴望能够早日控制来自地底的劫难。



1920年的海原大地震给人类带来灾难的同时,也给人类留下了罕见的、珍贵的自然遗产—地震遗址。“十里长峡,碧波荡漾,鸭鹅戏水,燕飞鱼跃……”,好一幅江南水乡的美景,这就是亚洲第二大震湖----党家岔堰塞湖。湖水清澈碧透,湖边芦苇随风荡漾,四周青山环抱,青峦拔翠,幽谷深邃,构成了一幅山重水复、山环水抱、山水交融的天然图画,学者赞誉“北有沙湖美,南见震湖奇”。

震湖流域动植物资源非常丰富,有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和自治区级保护动物30多种。震湖孕育着一种奇特的鱼种—彩鲫,因为只有西吉县才有这种鲫鱼,所以称为“西吉彩鲫”。这种彩鲫与一般鲫鱼相比个体较小,大的不过半斤,小的一两左右。有纯白、纯红、纯黑、金黄或黑紫色的,也有五色俱全或杂以多种色彩的。奇怪的是,这种鱼只生长在少数几个堰塞湖中,并且只有在本土、本水环境中才能长期保持本身的颜色,如果换个环境,便会渐渐失去原有的颜色,极具观赏价值和科研价值。


震湖地震遗迹明显,景色迷人,43处地震堰塞湖如串珠状星罗棋布于滥泥河流域,“水怪传说”又凭添了几分神奇色彩,极具科普考察、旅游观赏、猎奇探险价值,已批准为“国家级地震滑坡堰塞湖遗址”、自治区级湿地自然保护区。震湖已建成水上游乐园,您可以乘着游船在湖中畅游,看着成群的野鸭、海雕、红脚隼、大山雀、猫头鹰等珍贵鸟类在周围戏嘻,品味江南水乡的乐趣。


来源:今日西吉

部分老照片由刘伟教授提供


点右下角,发表查看精彩评论


长按指纹识别 关注同心网

的自媒体之一
原创保护评论功能
仅有的两家开通
腾讯公司授权宁夏
荣耀
同心网
微信号:OK66TXW
编辑:马信 : 欢迎投稿

投稿:微信电话:13895035227

关注同心网

分享大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