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那些吃吃吃的日子

逍遥夜谈 2020-09-15 12:48:17

与其相忘江湖,不如点击“蓝字”关注


(文章比较长,可能需要六分钟左右时间,请您看完后记得分享您的心得哦!)

 

课堂上,一位学生又忍不住吃麻辣了!

 

只见:他两眼盯着讲台上正在投入地讲课的老师,两手放进课桌抽屉,在下面偷偷地撕开麻辣的包装袋,然后迅速低下头,趁老师不注意,塞了几根辣条到嘴里,拼命咀嚼几下。然后抬头,闭嘴,一脸享受地看一下老师的眼神,见老师没有看自己,然后再低头,再次塞进几根,这次低头咀嚼的时间久了一点,因为他希望将含在嘴里的辣条全部吃完再说,等他再次抬起头时,发现老师已经站在他的桌前……

 

现在,禁不住麻辣的诱惑,部分同学在课堂上都在想办法偷偷吃麻辣。课下就不用说了,反正有多少零钱就可以换成多少零食。那副馋样,让人看了都觉得好笑,其实,每一个吃货的背后,都有许多关于吃的故事,并且是一些奇葩的故事。

 

我就有这么几个故事,一直觉得有趣。

 


(一):用洗衣粉佐菜

 

还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村里有一家和我们家关系很要好。他们家兄妹四个,我们家兄妹三个,反正经常在一起玩。有一次,凑巧两家的大人都去走亲戚去了,一直到晚上都没有回来,于是,我们这几个未满十岁的小屁孩,就组合在一起,在他们家合作生存。

 

白天,因为父母均不在家,我们都像脱笼之鹄,疯得不得了;到了晚上,才发现因为都没有吃中餐,饿得不得了。因为,没有任何可以填饱肚子的零食,正是暑假,哪怕一个红薯都没有。于是,大家准备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自己动手煮饭做菜。

 

那时没有电灯,甚至连油灯都没有找到。我们只好烧起一炉柴火,架上一个大铁锅,放了许多米,准备做一大锅饭,到时美美地吃一顿。没有菜,几个大一点的孩子摸黑跑到地里,摘来半篮子豇豆,准备煮一大锅豇豆来做下饭菜。

 

实在太饿了,我们拼命用吹火筒吹火,将柴火烧得特别旺,不一会儿,饭锅飘出烧糊的气味,我们赶紧将饭锅移开,然后放上菜锅煮豇豆。放了许多油,可是那个盐罐子里却没有盐了,我们只好到处寻找,没有电灯和手电筒,他们家几个孩子翻箱倒柜地摸黑找,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塑料包装的袋子,想一想肯定是盐,管三七二十一,赶紧放了许多。

 

终于,我们的大聚餐开始了!吃饭时,我们发现饭分做三层:最上面那一层是香的,中间那一层是半生不熟的,最下面那一层都是烧黑了的。但是因为太饿,我们将那些半生不熟的,烧糊了的锅巴都吃掉了。那一道名菜——水煮豇豆总是淡淡的感觉,于是继续加盐,再来尝试,结果发现菜里凭空多了许多泡沫,味道还是很淡。

 

于是,我们拼命再加盐,可还是很淡!同时,发现菜里的泡沫是越来越多了。我终于感觉不对劲,提议拿来原包装一看:原来刚才因为是黑灯瞎火,那位小姐姐拿来的那包“盐”,现在我们终于看懂了。

 

原来,那是一包洗衣粉!

 

难怪总是很淡,难怪总是冒泡泡!

 

吃错盐不重要,主要是看当时的饥饿程度。

 

你的记忆中,会有拿洗衣粉代替食盐的事情发生吗?我们偏僻就遇上了。

 


(二)白水白菜火锅

  

记得读高中时,那时候老师们的生活条件也比较艰苦,在校园里自己开垦荒地种菜;因为住房面积比较小,也常常将炊具放在室外的走廊上,于是,问题就发生了。

 

那是一个冬天的周末,因为我们无法回家,也不想很早就去寝室睡觉。于是,我们就去老师那里借了一个火炉,到食堂的那个大炭堆里找到一些煤块,就在教室里生起一炉通红的炭火。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高中时期,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对未来满怀理想和憧憬。我们一大群同学就围坐在教室的火炉旁,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意气风发交流思想。尽管窗外是寒风呼啸冰天雪地,可是教室里却是温暖如春热血沸腾。

 

不知不觉之间,我们已经聊天到凌晨二三点,这个时候大家丝毫没有睡意,可是彼此却听到肚子里咕咕叫的声音。怎么办?大家经过集体商议后决定: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饥饿,先去弄点东西来做一个火锅,驱寒饱肚两不误。

 

大家分头行动:有人自告奋勇去地里偷菜,有人主动去教师宿舍门口找炊具,大家也各自去寝室将自己的饭盒找来。这一切当然都是蹑手蹑脚进行的。

 

很快几路人马就回来了,有人找来了一个高压锅和大铁锅,有人从寝室里拿来了自己从家里带来的白米,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油盐。去教师菜地偷菜的同学收获不理想,因为土地被冰雪覆盖,他们又没有工具,萝卜、芫荽菜等无法挖出,只是拧回两蔸大白菜。

 

于是,我们用高压锅满满煮了一大锅饭,将白菜洗干净后,用大铁锅加水,然后放进撕碎的白菜梆子,用白水煮白菜,没有任何油盐佐料,我们端着饭盒,围着火炉,吃着这没油没盐的白菜火锅,吃得津津有味,终于填饱了自己的肚子。

 

也许是大家太饿了,也许是激情满怀,也许是大家哄抢着吃,反正,我们将饭和菜和汤都吃完了。

 

吃什么不重要,主要是看吃的时候的心情。

 

你的记忆中,会有围坐火炉吃白水白菜火锅的事情吗?偏偏我们就遇上了。

 


(三):几个人吃掉一大脸盆鱼

 

记得在农校读中专时,我们曾经成立学农实习小组,学校分了一个大鱼塘给我们,说里面投放了许多青鱼、草鱼、鲢鱼、鳙鱼等四大家鱼的鱼苗,嘱托我们好好喂养。

 

那个鱼塘面积足有一亩之大,位于校园一个偏僻的角落,后面是实验楼的前坪,前面是一个大坝,坝上长满了青草,水深不见底,水浊不见鱼。

 

我们这个小组八个人,实习任务其实也简单:每天去鱼塘周围巡视一圈,看有没有死鱼浮在水面?同时,每天会有工人将学校养猪场经过发酵的猪粪拖一小车倒在鱼塘边的水泥坪上,我们就用铲子将猪粪铲到塘里去,顺便观测一下水质。

 

一连几个月,这个鱼塘没有任何动静,看不见活鱼浮上水面来呼吸,也不见死鱼浮上水面展现鱼肚白。整个鱼塘一片死气沉沉,只有岸边的青草在疯长。我们看不到养鱼的任何成就,只好在鱼塘内侧开垦出一小片荒地,种上辣椒、茄子、黄瓜、苦瓜等蔬菜,我们来自农村,这些农活我们都会。

 

也许,是这鱼塘的水太深了太浑浊了,尽管我们一直没有看见鱼,但是我们每天还是默默地往鱼塘里投着猪粪。

 

那一天晚上,下了一个晚上的暴雨。早上,雨还在淅淅沥沥的地下个不停,我们派一个成员撑伞去巡视鱼塘的情况,没想到过了不久他跑回来大叫:鱼塘涨水了,我们的菜地也被淹没了,水从坝上流出去了,鱼都跑了,草丛里到处都是鱼呀……

 

我们几个听说,心急火燎地就往鱼塘坝上跑,伞也忘记拿了,很快就被雨水淋得透湿。来到坝上一看,因为有不少楼房的下水道的水都排到了鱼塘,导致鱼塘水位迅速上涨,浑浊的大水正从坝上漫出,流向坝下的那一片广阔的葡萄园。无论大鱼还是小鱼,都跟着大水兴奋地往下窜,我们怎么也拦不住,一眨眼便没有了踪影。

 

雨一直下,我们的所有努力都是徒劳!一直奋战到中午,我们也无法阻挡鱼儿逃跑的洪流。最后,我们总算从堤坝两旁的草丛里,捡了一大脸盆小杂鱼,足足有十多斤!至于那四大家鱼,鬼知道它们跑向了那里?

 

匆匆去食堂吃饭,发现早已过了饭点,食堂只有饭没有菜了。我们只好买了几盘米饭,然后端着这一大脸盆杂鱼到一个师母那里,央求她给我们做煎鱼吃。

 

师母很热情,知道我们已经很饿,先给我们端来一点零食,让我们边看电视边吃,然后她就到屋后用棚子搭建的简易厨房,开始给我们整理那一盆杂鱼,我们要去帮忙她也说不需要。很快,她就将一大盆鱼用油煎好,然后加了一点简单的佐料,用几个大盘子盛着,端上桌来。

 

因为那天太饿也太累,加上师母煎鱼和煮鱼的技术太高超,这些小杂鱼肉质细腻,外焦内嫩,佐料味道好,我们几个人竟然将几盘米饭全部吃掉,将这一大脸盆的鱼也全部吃掉了。我仍然记得,按照食堂打饭的标准,我吃掉了一斤二两米饭,吃掉了不知多少条小杂鱼。师母说:也许这些小杂鱼将那些四大家鱼的鱼苗吃掉了不少,于是我们在吃鱼时真的是咬牙切齿,吃鱼的速度明显快了许多,为什么呢?我们要为四大家鱼的小鱼苗报仇呀。

 

吃完饭,捧着涨的圆滚滚的肚子在校园的桂花树下散步,感觉特别的惬意,大快朵颐的感觉就是好啊。

 

吃得单调不重要,重要的要特别好吃!鱼我所欲也,并且是这么美味的煎鱼,并且在吃的时候也是满满的成就感,这些小杂种,虽然不知道他们来自何方,但也是我们喂出来的呀!至今,我的眼前还浮现出当年那一大盆煎鱼的样子,我的嘴角边还有着那浓浓的煎鱼的味道。

 

你的记忆中,是否有几人吃掉十几斤鱼的吉尼斯纪录?


 


看到现在这些小屁孩偷偷摸摸吃垃圾食品的狼狈相,我就忍不住笑了。往事历历在目,你们虽然好吃,但是,你们吃过洗衣粉煮的菜吗,你们吃过没有油盐的白菜火锅吗,你们能够吃完一脸盆的鱼吗?

 

而我们就吃得与众不同:我们都是饿的呀!人只有在饿的时候,才觉得什么都好吃,才觉得一顿缺油少盐的萝卜白菜也是赛过山珍海味!

 

你们不是饿,你们只是嘴巴寂寞!

 

你们有好吃的好故事吗?

 

感恩有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