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春暖河开 太子河冰钓隐患重重

本溪晚报新闻中心 2019-03-14 09:38:53



1

钓鱼者开心  旁观者担心

近日,天气转暖,冰面开化。然而,不少市民仍不顾危险在冰面上抄近路“穿河而过”,还有很多喜爱钓鱼的市民,依然执着在开化的冰面上破洞垂钓。  

随着天气变暖,太子河上的冰面也被水流冲击得薄厚不一,尤其靠近姚家拦河坝处的水流已经开始翻腾起来,往下游流去,然而在此河坝的枫叶广场附近区域仍有不少冰面垂钓者“玩得”兴起。

315日早晨7时许,室外温度已达到零度以上,记者看到,随着白天气温的升高,河面上很多地方的坚冰渐渐开化,冰面上的边缘部分已经明显开裂,河边冰层厚度在十几厘米左右,但河中间却已不足10厘米,人走上去,很有可能破冰落水,即便是看着异常坚硬的地方用脚一踩,也会塌陷下去,绝大多数的区域都处于开化的状态。尽管如此,仍有不少钓鱼爱好者毫无顾忌地在冰面上打洞垂钓。不时还有很多行人为图方便,从河中的冰面上直接过河,“那么多钓鱼的人在冰上都没事,我怕啥!跟着他们过去,肯定没事儿!要不我还得绕到桥上去才能到对面,太远了!”尾随在钓鱼者身后的刘先生说道:“我已经从冰面上走了好多次了,都没事儿。”


冰面垂钓者  一待就是五六个小时


太子河岸空气新鲜,吸引了不少附近的市民前来晨练,“我天天这时候来这儿跑步,就看到这河面上一群人往冰里凿,说是河里有鱼,一天到晚在那钓鱼,也没看到他们钓到多少。”来此晨练的韩武洋指着冰面上的垂钓者说道,现在最低气温都零度了,要是再继续在冰面垂钓很有可能会掉进冰窟窿里,“他们一般早晨五六点钟就来钓鱼了,下午1点左右才离开冰面,这一待就是五六个小时。”

顺着韩武洋手指的方向,记者在小华山桥下看到12垂钓者在冰面忙碌着,他们分别围在自己凿开的冰窟窿旁守候,时而弯腰,时而收杆,把自己从水中捞出的“战利品”放在袋子里,“河里的河鱼,属泥鳅最多。”附近的环卫工人叶师傅告诉记者,这个时候,鱼在冰下有些缺氧,都会向有水流的地方聚集,所以拦河坝附近鱼比较多,他经常和这些垂钓者聊天,与他们已经很熟了,前些日子还有一个垂钓者向他“展示”,在河里钓到一条二斤重的河鱼,“有的垂钓者都在冰面钓十多年的鱼了,自己都已经不爱吃钓上来的鱼了,都是拿回去送人。”


  垂钓者冰面探道儿

    据了解,拦河坝附近水相对较深,冰面稳定,冰厚度在六七十厘米左右,“垂钓者大都是附近退休的居民,对河面的冰有一定的了解。”叶先生说道,他经常看到有些市民学垂钓者在冰面上走,看着都心惊胆战,“人家在冰上走了十几年了,自然比较了解,但这些在冰上行走的人真是不要命啊,一旦掉河里那可真是不好说啊!”

    垂钓者一般都是在冰面刨一个洞,把鱼钩放里面,如果鱼咬到鱼饵,浮在水面的水漂就会抖动,这时候垂钓者就会立刻收杆,“有的人在鱼线上拴个铃铛,鱼上钩咬鱼饵时铃铛就会响,特别有意思。”叶先生说道,有经验的人都不用水漂或铃铛,直接绷紧鱼线,手持鱼竿,有鱼上钩时就会有感应,“我挺羡慕他们,毕竟咱不是干这个的料,每天看他们垂钓,都成了一种习惯。”

   放生鱼在自然环境难生存


    记者正在采访叶先生,正巧碰上一位正在寻找垂钓地点的中年男子,他骑着摩托车,沿着河边的小路行驶着,行进至园林办公室冬泳水池旁停了下来,车上有竹筒、鱼竿、渔网等工具,随后便看到他迅速下车,用脚踩了踩冰面,“这儿冰有点薄,人还多,我去上游看看。”这位中年男子说罢便驱车往太子河上游驶去。

    叶先生说,自己来园林处做环卫工已经3年了,主要负责太子河枫叶广场周边环境,等河面全部融化时,他经常能看到一些开着车带着四五袋子鱼苗来此放生的市民,“鱼苗有鲫鱼、泥鳅,这些放生的鱼苗基本都不能存活。”叶先生说道,这些放生的小鱼基本是养殖的淡水鱼,放在野外的环境里不适应就会死去,“养殖的鱼放生在河道里,有专门盯着这些放生的人,等放生的人前脚走,他们后脚就下网把鱼打捞出来,送往小华山市场去卖。”


增加河面不定期巡查次数

    “我们工作人员天天不定期巡查河面,发现有人在河面上走咱们就劝离,但这些垂钓者基本不听劝。”太子河景区管理处科长李健说道,初冬或初春,管理处人员都会在太子河附近做大量宣传,不仅会在太子河周围悬挂“冰面危险,请勿通行!”的安全标语,还会在市内各大媒体做宣传,希望引起广大市民注意,不要冒险在河面行走,“其实这些垂钓者在冰面一般不会出事儿,出事儿的都是围观看热闹的,对冰面不了解,看人家钓鱼不小心踩到薄冰或裂缝!”

    今年与往年相比,冬至的时间有些长,“去年24日冰面就开化了,今年比去年晚了一个多月,现在才开化。”李健说道,虽然现在有的冰面厚度达到5060厘米,但冰下有水流冲击,冰发脆,冰面稳定性稍差,人在冰上走,水在冰下流,根本看不到水,有的地方冰层就特别薄,对冰面不了解的人很容易就会掉进河里。

    随后,李健讲述了一件发生在去年初冬的意外:事情发生在小堡体育场后侧峪溪桥下的位置,那时候河面还未冻实,两位市民拿着购买的物品打算到亲戚家串门,两人走到小堡体育场附近时,本想从桥上过河,提着东西不方便,于是选择了抄近道从冰面上过河。

    两人小心翼翼在冰面上行走,附近的行人也没注意到他们,但没有想到,原本以为结实的冰面突然塌陷,两人一起掉进了冰窟窿里,被困在了距离岸边200多米的河中央,“那地方的水幸好不深,刚没胸,但水凉,最后他们俩是被消防官兵救出来的。”李健说道,他们管辖的范围达26.85公里,由于管辖范围广,人员有限,每年一到开化期,就会发生各类安全事故,在开化期,人一旦掉进河中,很难自行脱困,希望广大市民不要在冰面上行走或在冰上钓鱼。“过两天温度上升,这些垂钓者也就都不来了,河面有垂钓的人,就有冒险在河面走的人,所以近期咱们工作人员的工作量是一年中相对比较忙的时候,必须要加强巡查次数。”                                           记者 付丹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