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王明军:火烧黄鳝金不换

光慈文学 2018-10-11 14:48:41

投稿邮箱
2547230349@qq.com


图/网络



      拂晓漫竹林,清露润叶尖。早春的竹,生机盎然,一场雨后,竹笋便蹭蹭的往上长。几声鸟的鸣叫预示清晨的到来。


       穿过狭长的竹道,可云从大竹园走出来,明天要送紫钰到镇上读初中,今天上街买点荤菜,中午在家做顿好吃的。买好菜,紫钰也学跳舞回来了。“妈,今天我要吃火烧黄鳝”。


      “啥?火烧黄鳝!俺可不会烧。咋想起这道菜来?”


      “今早上,俺们舞蹈老师她妈妈带的就是火烧黄鳝,在教室微波炉加热时,好香好香,满屋子都是我们的口水。”


      “火烧黄鳝,我吃过,是非常香和好吃,可那要土灶才

能做。我见你奶奶烧过 ,要取头年新圆竹竹节,对半破开后,洗干净 ,把野生的黄鳝洗净后斩成小节状,再放上本地的腊肉片,把配制好的佐料淋在上面,加上点猪油,把两瓣竹节合起来,再用麻绳捆扎好,埋在土灶蹚中的草灰下,烧干饭时放进,饭熟时取出。”


      “奶奶家是土灶,我让奶奶烧去,馋死我了!”

      “小吃货,走走走,我们到奶奶家看看去!”





         奶奶家在紫钰爸去年刚建新房下面,也在大竹园里,两三分钟就到奶奶门口了。


      “奶奶,奶奶我要吃火烧黄鳝”

       “乖乖,你是怀孩老马子想屁吃,我上哪弄黄鳝去?”


      “谁要吃黄鳝,是不是我家大学生要吃?你还来巧了,昨晚刚下的黄鳝,好几条大的,紫钰有口福啊!”未结婚的小叔志文边提个筒边笑着对紫钰说。


      “有黄鳝了,老奶快烧!”

      “好,好,好,我滴个小祖宗!我来烧。”


        果不其然,奶奶就是按照妈妈说的步骤在做。趁着奶奶和妈妈在忙,紫钰问小叔:“小叔,听老师说火烧黄鳝还有典故来,早上想问没来及问老师,啥典故你可知道?”

     “小钰,你算问对人喽,你太爷爷还真给我说过这个典故!”


      “快说,快说!”

      “小丫头急啥,听小叔慢慢道来:相传元末时期,天下大乱,民不聊生。要饭的朱洪武,也就是后来的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在霍邱临水的圆觉寺出家。有一日出去化斋,来到了姚李庙大竹园这个地方,因两地相距也有个百十来里,朱洪武的草鞋都磨烂了,又累又饿晕倒在竹园内一户人家山墙外。在梦里正由着一股香味牵引着,走着走着走进了玉皇大帝的灵霄宝殿。玉皇大帝正和太上老君吃着琼林御宴,见一个拿破盆子化斋的小和尚站在殿外,就大声喝道:“你是何方小仙,来此作甚!?”


      “醒醒,醒醒唉!”少妇菊香用手晃动着朱洪武。

      “我不是小仙,俺是来化斋的和尚,和尚……”


       “唉,我咋在这呢?”朱洪武梦醒了,一睁眼看见一漂亮少妇在眼前,还以为王母娘娘呢。

       “王母娘娘,俺是来化斋的和尚。”


      “啥?王母娘娘!做梦还未醒吧。我很像王母娘娘吗?”少妇菊香笑着道。

       朱洪武,撑着打狗棍试着拄起来,一拄起来便又瘫倒在地。

      

       少妇菊香走进锅屋,用油纸包了一点吃的东西过来。

      “来,小兄弟,饿的没力气了吧,吃点东西填下肚子。”

       

      “哎呀,我滴个娘来,啥东西这么香?”

      “这是火烧黄鳝,今天俺相公回来,俺刚做的,剩不多,你尝尝!”


       朱洪武用破袍袖擦了擦口水,又咽了两口进嗓子去,这才双手接过纸包,用鼻子闻了又闻说:“真香啊!”他把油纸上渗的油,用舌头都给舔的干干净净!


        “多谢女菩萨施斋救我一命,来日定当相报!”

        “谢啥谢,一点点东西,都是苦命人!”





        话说一转眼,风水轮流转,朱洪武当上皇帝了。每日山珍海味,美酒佳肴吃腻歪了,一日坐在金銮殿上便想起了火烧黄鳝来。于是找来丞相李善长,问道:“丞相可知哪有火烧黄鳝吃?”


        “启禀皇上,这,这,这我,我,我还真不知道哪有?皇上以前在哪吃过?我们再去寻寻。”李善长非常怕朱元璋问话,有些紧张和结巴。

       “正合朕意,走,我们去姚李庙大竹园看看。”朱元璋显得异常兴奋道。


        这一过几十年光景没了,竹园还在。一打听叫菊香的娘子已在前些年战乱时病死了,她相公姓赵,还住在竹园里。朱元璋听后感到十分的伤感和失望,就让李善长送去十锭金元宝给赵相公。


       不日,李善长就过来回皇帝话,说:“赵相公不要金元宝,说当年那点恩惠,不值这么多金元宝。当年他刚完婚就被元兵抓去做劳役,每三年才能回来一次。皇帝去的那年,正是他和菊香的头一个三年相见。菊香用三年积赞的一点腊肉和从田沟抓的一条小黄鳝,放上油盐,用头年的新竹破瓣包扎好,放在灶蹚草灰里小火烘焙,这才做成火烧黄鳝。他问菊香为啥要做这道菜,菊香说:‘竹子代表我的贞节,黄鳝为相公,三年积蓄的腊肉为我,腊肉附在黄鳝上,就像我与相公依依不舍。竹节的清香和腊肉的腊香,再加上早春黄鳝的鲜美,我想相公吃后定能日日想起,也能日日惦念娘子。’那日,他一碗火烧黄鳝还未吃完就被元兵抓走了。后来三年又回来一次,这才听娘子说起皇帝当年的故事。好不容易等到皇帝登临天下,可菊香娘子因常年思念积郁成病,早些年已过世了。举手之劳,不求恩惠,叫我代他谢过皇上!”


        朱元璋听后大为感动,嘱咐李善长日后要妥善安排好赵相公的家人生活。


        时过境迁,赵家数百年后门庭没落,赵相公的后代子孙卖掉了大竹园的祖宅,后来被一王姓家的员外买去,也就是紫钰的太爷爷的太爷爷。


         小叔吧吧吧白话了这么长一个典故,紫钰听的入迷,原来“火烧黄鳝金不换”是这样来的呀。


        “小叔,我奶奶这竹园还是火烧黄鳝发源地啊,我要申请原产地保护!”紫钰兴奋的说道。

        “啥?保护!?你俩都别白话了,吃饭了!”可云对着小叔子和紫钰喊吃饭了。


        只见奶奶把竹筒从灶蹚取出,麻绳一解开,竹瓣里的美食顿时满屋飘香,油亮亮的黄鳝肉透着晶莹的光泽,竹节的清香裹着腊肉的腊香,飘入了五腹六脏,胃口此时大开。紫钰轻轻咬一口,鲜嫩的鳝肉滑爽入口,富有弹性的咬劲,再加上腊肉的咸味调和,感觉像上了天堂。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竹园还在,老房子拆了,现业已成为姚李庙镇政府驻地了。紫钰的孩子俊俊也已八岁了,刚听完妈妈的讲述,就嚷着叫“我要吃火烧黄鳝金不换”!


        正午时分竹林里,竹叶摇曳着筛选阳光,在光影里细风柔柔地吹落片片笋叶,又一个春天即将过去……




※ 光慈文学,立足革命文学先驱蒋光慈故里——安徽金寨,面向全国。设有社区、公众号、季刊(筹)。

※ 投稿邮箱:2547230349@qq.com,稿件体裁不限,3000字为宜,可以是已发布于纸媒及刊物的作品,但必须未在其它微信公众号发布过。投稿时,请附作者简介+作者照片。

※ 待公众号赞赏功能开通后,文章自发布之日期起,7日内的赞赏,90%支付给创作者。点击底部“阅读原文”直接在金寨视窗网社区投稿,我们将择优推送,社区赞赏的90%实时进入个人钱包。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进入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