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只因打麻将,安徽男子当着儿子的面,枪杀了妻子!之后,他逃亡26年,如今竟……

根在安徽 2020-04-06 14:15:41

 

根在安徽微信号: anhuiren01网聚安徽人、共叙老乡情、爱我安徽、不忘家乡、联络感情、资源共享、团结互助、共同发展,为安徽老乡



26年前,发现丈夫王全(化名)一夜未归,

妻子找了过来。正在打麻将的王全被搅局后,

他扣动了一把猎枪的扳机,

在儿子面前枪杀了妻子。

昨日,王全涉嫌故意杀人罪在合肥中院受审,

面对26年未见的妻子娘家人,

他留下了悔恨的泪水。



在合肥市中院受审




打麻将被搅局后,他枪杀了妻子

1991年,当时只有27岁的原肥西县农兴乡长刘村(今属紫蓬镇)小伙王全,在外人看来,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他有妻有儿,自己承包了一个鱼塘,经济条件在村中相对优渥。


变故发生在11月30日这一天。王全在邻居家打了一夜的麻将,发现丈夫一夜未归的王全妻子找了过来,双方因此发生争吵。


两人回家途中还一直在争吵,有热心的邻居见状还劝了两人,并陪同他们一起走。3人行至王全母亲住处时,王全先行回家了。此后不久,命案发生。



返回的王全携带了一把猎枪,趁妻子不备抵住了后者腰部。一声枪响过后,妻子倒地不起,此时儿子就在不远处玩耍。经鉴定,王全妻子系被他人使用猎枪射击造成内脏多处破裂出血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多名命案的目击证人还原了案发时的情形,被枪击的王全妻子,衣服上都留下了一个洞。王全抱起了流血的妻子,随后向儿子下跪,最终跳进了池塘。但因水浅,王全寻死未果,在换了一件外套后,就此出逃。






逃亡26年被抓获,已娶妻生子

从案发那天起,家乡就没有了王全的消息。直到今年5月,已经漂白身份的王全在外省被肥西警方抓获归案。此时,王全已有了新的家庭。


据王全供述,案发后他辗转多地,最终潜逃到了浙江台州,进入一家制鞋厂打工。因为不敢暴露真实身份,处处受限的王全找到了一位家住马鞍山的远方亲戚,在后者帮助下落户马鞍山,并拥有了新的身份。



漂白身份后的王全在打工期间结识了一位湖北姑娘,在后者面前,王全编造了一段自己的凄惨身世——父母双亡,从小孤苦伶仃。以至于在被抓获时,妻子和一双儿女一时无法接受这一事实,他们眼中的丈夫和父亲,还背负着杀妻的命案。







妻弟发问:“你可知我二姐已有身孕”

昨日上午,被检方指控犯故意杀人罪的王全,被推到了合肥市中院的被告席上。


王全对检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但否认“故意杀人”。“都怪我当时太年轻气盛了,枪是我拿的,但我只想吓唬吓唬她,没想到枪就响了。”王全辩称,这把杀害妻子的猎枪,原本是用来射击前来吃鱼苗的鸟。



你可知道,26年前,你杀害我二姐时,她已有了3个月的身孕。”坐在原告席上的王全妻弟说道。


作为二姐夫的王全在听到妻弟的发问后,再度陷入沉思。随后,他用手比划着出逃时孩子的身高,喃喃说道,“当警察找到我的时候,压在我心上26年的石头终于落地了,我感觉很轻松,我可以回家了……”虽然此时王全的母亲早已离世,幼子也已长大。






控辩双方:故意杀人还是过失杀人?

王全妻弟当庭表示,他们不能原谅二姐夫王全的行为,请求法庭从重处罚。另外,作为本案附带民事部分,原告提出了总计约100万余元的民事赔偿。


王全辩护人当庭提出了关于罪名认定的辩护意见。辩护人认为,从王全多次“只想吓吓妻子”的供述,以及案发后他抱着妻子痛哭、向儿子下跪、一度轻生跳鱼塘的种种行为来看,王全并不想杀死妻子,没有杀人的主观故意,这起案件应定性为过失杀人。


对于辩方的上述观点,公诉人提出否定意见,公诉人认为,王全持枪射击妻子时,根据常识,能够预见可能会发生的死亡结果,不属于疏忽大意的过失;王全射击前,并未取出枪膛内的火药,不可能只是出于吓唬,也未给枪扣上保险,因此也不属于过于自信的过失。


此案未当庭宣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