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开心》——第二十九幕

书香广商 2021-09-08 10:53:07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书香广商】

第二十九幕     乌夜蹄

黄小花不知道怎么就发现了黄鳝和温馨他们打成了一片,怒气冲冲地找了来。见到她发火的样子,周洪福想,圆明园要没被八国联军烧掉,就要被黄小花的怒火烧了。

黄小花走到黄鳝跟前,不由分说地指着他骂道,你这个杀头鬼、挨千刀的,你不晓得这卖B的是什么人吗?为什么还要和她在一起?天底下我最讨厌的人我恨不得她去死的时候,你却要和她做朋友。好,以后我们各走各的,你喜欢她的话就跟着她好了,我不稀罕你。

请你讲话放尊重一点,你比我好不到哪里,大家一样都是女的,何必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呢?其他三人都被黄小花的气势震住了,温馨却一点不怕,她端起酒杯慢吞吞地道。

我就不尊重你又怎么样呢?也不照下镜子,你也配得到我的尊重?

温馨笑道:行,我不配得到你的尊重,那你自己呢?你自己也不配得到你自己的尊重吗?

黄小花最见不得温馨笑了,她猛地举起桌上一盘剩菜兜头向温馨泼去,蓝英啊地一声尖叫,温馨眼疾手快,在剩菜向自己飞来之时,迅速往旁边一闪,结果只有一点点菜汁淋到身上。黄小花还要再泼,黄鳝立即上前抱住了她,叫道:花花姐,我错了,我跟你走,你放过她吧。

啪!啪!啪!啪!黄鳝话音未落,脸上便连续挨了四巴掌,眼看着从瘦子变成了胖子。

黄小花怒目瞠视着他道:都是你!都是你惹的!我恨你!我恨死你了!说完,黄小花转身便跑了。

这个,各位,对不起,我先走了。黄鳝边说边随着黄小花去了。

温馨清楚地看见,黄小花指责黄鳝时,眼里满含着泪水,由此可以想见,黄鳝的行为对她有多大打击。

哇,这人真不是女的,哪来那么大的火气?!眼见黄鳝哄着黄小花的身影渐渐远去,周洪福长出了一口气道。

温馨说:她以前不是这样的。

你怎么晓得?你们以前认识?

我跟她何止是认识?

哦?

唉,伤心的事还是别提了,越提越难过。

蓝英刚刚哭了一场,心情轻松了不少,黄小花的到来没有给她带来多大影响,只是让她酒醒了而已。此时见温馨伤感,便提议到雄州公园去走走。这天是星期五,不用上晚自习,所以温馨和周洪福都没有反对。

雄州公园里熙熙攘攘。正逢周末,许多父母都带着小孩出来散步透气;一些老人在公园里打太极、扭秧歌、跳舞;还有许多年轻人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聊天或打牌。温馨她们在一块草坪上坐了下来。

晚风吹拂,凉爽怡人,温馨的烦恼也被凉风吹走了不少。她叹了口气道:唉,老天真不厚道。

这话怎么讲?周洪福问道。

老天如果厚道,就不会让小花恨我到如此地步。想想以前,我们三人就像姐妹一样。

你们三人?

对啊,我们三人,我、温馨和黄小花,小时候,我们三个是好朋友。蓝英答道。

我还记得那时侯我们三人到山上摘姑娘子的情景,小花调皮,摘一个吃一个,箩筐里的姑娘子都没有她吃得的多,她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回家时,见我和蓝英箩筐里的姑娘子多,就从我们俩的箩筐里各抓一把,直到三人的一样多才罢休。温馨抬头仰望星空,今晚天上的星星特别多,且又大又亮。

去放牛的时候才搞笑,小花家的牛也像她那么调皮,在一个地方是待不住的,即使那地方的草再好再丰美,它也要跑到人家地里去吃东西,禾苗啊,薯苗啊,青菜啊,对此,小花也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每次都是我们俩比她还急。蓝英跟着回忆道。

她的无所谓都是装出来的,事实上她心里早盘算好了,晓得我们不会让她吃亏,真有什么事情发生,也不会让她一人担当。

是啊,小花就是太聪明了,聪明反被聪明误。

现在的她何尝不是如此?她的好奇心重,什么都想试一试,死水般的生活是不适合她的。

蓝英笑道: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她上树掏鸟窝结果捅了黄蜂窝那件事。

是啊,那次,我们三人都被黄蜂蜇得浑身红肿,脸胖得像冬瓜。

我还记得她小时侯最喜欢穿你的衣服,她自己的衣服明明比你的好看漂亮,她却非得跟你换,说穿你的衣服舒服。蓝英抱着双膝,头埋在膝间,和温馨一起沉入到美好的回忆之中。

周洪福羡慕地望着她们,她们有时间交朋友,闹别扭,有时间做他们自己想做的事情。他呢,每天的生活不是学习就是劳动,沉重的农活和家务活压得他连气都喘不过来,哪里有时间跟其他的小朋友玩?更别说闹别扭了。多少个夜里,他躺在床上,因为腰酸背疼,他的眼泪都快把床淹没了,第二天起来,还得装得跟没事人一样,该做什么做什么。他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人买给他,家里缺什么东西他却必须努力解决。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他妈出车祸死了呢?谁让他爸离家出走了呢?谁让他是家里的长子长孙呢?谁让他有那么好的爷爷奶奶呢?黄小花、温馨和蓝英都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特别是黄小花,她家庭条件多好啊,父亲是当官的,母亲是拿国家工资的,她从小便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一点不知苦难两个字是怎么写的,整天只知道爱啊恨啊的,依周洪福看来,这样的人就该让她吃点苦头才行。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你又在念谁的词啊?蓝英问温馨。

李后主的,他的这首《乌夜啼》告诉我们,世上没有长久的快乐。

这不像你的风格啊,你喜欢李后主的词吗?周洪福终于有一个插嘴的机会了。

我的风格?温馨笑了,我的风格是怎么样的?

你在我眼里是无忧无虑的人,是不知人间疾苦的天使一样的人物。

哈哈,是吗?

是的。

那我呢?我在你眼里是什么样的人?蓝英忍不住问道。

周洪福嘿嘿笑道:你跟温馨不同,如果说温馨是白,你就是黑;温馨是太阳,你就是月亮;温馨是小燕子,你就是紫薇。

哈哈哈哈……

听周洪福这么说,温馨和蓝英都忍不住笑了。这时,旁边一对母子走过。温馨惊讶道:咦,那不是李老师吗?

周洪福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只见果然是李香凤,便叫道:李老师。

李香凤回过头来,笑道:是你们?边说边拉着儿子的手向温馨她们走来。今天星期五,你们没回家吗?

没有,我们打算明天一早回去。温馨笑着答道。

哦,我明天没空,要不,明天我就到你家去家访。

家访的话李香凤不是第一次跟温馨说了,如今又提了起来,难道她真要家访不成?温馨暗暗想道。

妈妈!妈妈!李香凤想坐下来跟温馨他们聊一会儿,她身边的小男孩却拉着她的衣服要她走,她只好对温馨她们道:后天吧,后天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我就去。

好,随时欢迎老师大驾光临!温馨笑着道。她也想知道,李香凤三番五次说要到她家里去,究竟有什么目的?为什么从没听她说要到其他同学家里去?难道是跟那件事有关?

李香凤和她儿子离开后,温馨说:我们也走吧,出来那么久了,回去还要洗澡呢。

洗完澡躺在床上,温馨却久久不能入睡。

 


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稿 | 刘宏娇

审稿 | 刘宏娇

编辑 | 庄楚玲 陈华杰

博雅教研室出品


欢迎投稿

投稿方式:

投稿联系人:曾海玲

投稿电子邮箱:2931643563@qq.com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

往期回顾:

《开心》——第二十八幕

《开心》——第二十七幕

《开心》——第二十六幕

《开心》——第二十五幕

《开心》——第二十四幕

《开心》——第二十三幕

《开心》——第二十二幕

《开心》——第二十一幕

《开心》——第二十幕

《开心》——第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