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记忆深处】鱼冻,一道儿时的美味

乡愁如水 2018-11-12 07:41:33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中普遍缺衣少食,一年到头难得沾到荤腥,儿时的我们天天盼望着过年。

过年时的菜肴明显比平时要丰盛一些,其中有一碗“鱼冻”最令人回味,它是正月里招待客人的一道必备菜肴。制“鱼冻”必须用大鱼,我们本地称它为“鱼种”,需要到市场上去购买,村里有时会分配到一批来自通济桥水库的“鱼种”,主要是鲢鱼和胖头鱼等。

那时每至腊月,通济桥水库都要网捕一次鱼,把捕捉到的鱼配送到一些乡村。用拖拉机运抵村庄后,把鱼卸在大明堂,生产队长亲自动手,把鱼按大小进行搭配,有时为了搭匀,须把大鱼剖成两半,再按照村里户口数量分成数堆,编上序号,标上重量和钱款。

村民们瞄着各堆鱼,眼馋得不得了,为了公平起见,通过抽签来分配,小孩子早就跃跃欲试,争着抽签,抽到鲢鱼者,自然欢天喜地,若抽到胖头鱼,自认为手气不佳,在那个年代,大家都说购买胖头鱼不合算,胖头鱼头大身小骨多。

付清钱后喜滋滋地提回去,在池塘边进行剖洗,虽然寒风冷凛,手指也被冻僵,但都有说有笑,心里充满着喜悦,因为不久就有“鱼冻”可以吃了。

把剖洗干净后的鱼拿回家后,为防止馋猫和老鼠偷吃,先挂在天花板下,待到除夕时再烧煮。把鱼剁成小块,放入锅中煮沸,先不加锅盖,边煮边捞去白沫,去除腥气,然后放入盐和调料等,加盖煮透后带汤盛入碗中,一段时间后就凝结一种晶莹剔透的“鱼冻”,乡人称这种做法为“清水冻”。

那时的鱼都是野生的,肉质鲜美,做出的“鱼冻”饱含胶原蛋白,富有弹性,放入嘴中,软嫩爽口入口即化,令人回味良久。

鱼身部位的“鱼冻”自然要留待正月里招待客人,自家只能享用鱼头部分,兄弟姐妹几人各盛一碗由鱼头煮成的汤汁,自己保管,这碗“鱼冻”作为荤菜一直要吃一周左右,盛汤时大家争抢家中那只最大的碗,以期能多分到一点汤汁。

每餐吃饭时,各自拿出那碗珍藏的“鱼冻”,用筷子挖出一小块佐餐,另外的菜肴就是蔬菜和腌菜等。就餐时,兄弟间相互觊觎,有时伸出筷子到他人碗里偷夹一块“鱼冻”,一时你抢我夺,引发“战争”。

每年拜年时是最兴奋的,不但有红包可以拿,而且可以一饱口腹之欲,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亲戚家都会摆出几个“碗头”,其中一碗鸡肉必不可少,但这碗鸡肉是为了凑足“碗头”的数量,作为装点之用,不能随便食用,一直要摆到元宵前夕,这碗鸡肉每次上桌前是蒸了又蒸。

那碗“鱼冻”是可以尽情享用的,食用前先把“鱼冻”翻个底,浇上一些浸有生姜末的米醋,再用筷子把“鱼冻”剁碎。食用时几筷下去,就已碗底朝天,因为大多人家把“鱼冻”装在一种看似高大、其实容量较小的“高脚碗”中。

由于久未沾腥,吃鱼时难免有些猴急,一不小心,鱼在喉,采用吞米醋的方法,往往很难见效。一位邻村人鱼骨卡在喉部数天,痛苦异常,后来听说一个偏方,吞咽一些鸭的唾液可以缓解,于是整个正月都在各个村庄转悠,满世界寻找鸭子。

在食材缺乏的年代,老百姓为了能吃饱吃好,想方设法来提高菜的数量和质量,把鱼制成“鱼冻”,是那个年代一种无奈但非常实用的方法。

作者:黄贞祥  网络配图

原文刊登于《豫北文学》和《今日浦江》

《乡愁如水》是本人原创散文

长按二维码识别后请关注


【记忆深处】童年的火熜

【回顾总结】2017年我的散文回顾

【父辈回忆】古时溪水运木料

【父辈回忆】撑排苦

【故事传说】黄宅古城的传说与变迁

【父辈回忆】桐油,浦江以往的一种特产

【父辈回忆】闲说浦江古时造纸

【那年那月】古时捉鳖方法种种

【记忆深处】篮子里的乡愁

【父辈回忆】古时黄宅一带专业村

【父辈回忆】当年纸币贬值谈

【家乡美食】活索粉

【父辈回忆】亲历挑夫艰辛行

【那年那月】翻海云

【父辈回忆】踏大溪

【记忆深处】农田点灯

【那年那月】插秧的岁月

【那年那月】拉氨水

【生活素描】参加“金华山之恋”征歌活动小记

【父辈回忆】织袜子、卖袜子

【记忆深处】记忆中的黄宅市基

【荐读文章】遥想当年牧牛时

【父辈回忆】徒步天台购粉丝

【闲情偶寄】浦阳江古桥的遐想

【记忆深处】端午节的香包

【记忆深处】最忆儿时捉黄鳝

【家乡美食】糊麦衣

【记忆深处】我与新华书店的情缘

【乡土游记】五•一山村大坞游

【记忆深处】桑葚熟了

【乡土游记】春游抛坑顶

【屐痕处处】夜游河内街

【生活素描】浦江——中余

【闲情偶寄】三月桃花

【父辈回忆】腌火腿,收火腿

【记忆深处】燕子衔春来

【记忆深处】话说当年积肥

【生活素描】蓑衣,渐渐远去的农民雨具

【记忆深处】童年的火柴枪

【父辈回忆】组织村民编草帽

【故事传说】治平寺轶闻

【生活感悟】筷子的讲究

【生活素描】学 舞 记

【总结回顾】2016年回顾总结

【故事传说】保安山的传说

【父辈回忆】走江西

【屐痕处处】神农溪上的船夫

【记忆深处】消逝的“斤头”

【获奖征文】桃岭怀古

【父辈回忆】砍柴累

【屐痕处处】越南印象

【记忆深处】浦江牛清汤

【原创歌词】《醉美金华山》

【记忆深处】话说居民户口

【记忆深处】豆腐奇趣

【父辈回忆】父亲当年爆米花

【心有感悟】腰闪了之后

【记忆深处】乌桕树的遐思

【父辈回忆】自购机器绞棉花

【心有感悟】母鸡爱崽的思考

【父辈回忆】山村收木炭

【生活感悟】抽陀螺的感想

【屐痕处处】东北买参记

【父辈回忆】话说当年进货难

【记忆深处】蜜蜂的甜蜜事业

【父辈回忆】小小竹排已远去

【屐痕处处】西北第一村

【记忆深处】饮用水的变迁

【记忆深处】钟表:从天上到手上

【父辈回忆】父亲的算盘

【那年那月】浦郑公路的前世今生

【家乡美食】浦江麦饼

【家乡美食】油灯的回忆

【父辈回忆】消失的拗井

【心有感悟】独爱秋天

【记忆深处】炉子的变迁

【记忆深处】悠悠风车

【记忆深处】人人心中有杆秤

【记忆深处】怀念露天电影

【那年那月】郑家坞火车站的变迁

【故事传说】黄宅的来源

【记忆深处】粘知了

【记忆深处】话说当年“开早工”

【记忆深处】忆想当年游泳时

【记忆深处】自行车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