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凤凰西去两万米之凉灯苗寨:孩子们啊,叫花鸡好吃,采荷叶却是……

章以诺的声响 2019-03-14 16:18:02

【温故:凉灯行前五篇】


8月19日:遥远地苗疆凉灯,感受平静的生活

8月25日:凉灯苗寨,有一所希望小学在哭泣

8月29日:教我苗语说“我爱你”的小老师,你们好吗?

8月30日:凉灯苗寨夏夜,我被眼前的一幕震撼……

9月14日:凉灯凉夜,稻花香里的一闪念竟然吃上新米饭


上月19号(周六),我在凤凰西去两万米的凉灯苗寨参加公益活动。了解到:凉灯2009年好不容易建起了希望小学,但村小合并到镇上是政策的大势所趋,因此,2015年希望小学关闭而废置,原来在这里唯一的一位本村龙老师调到镇上小学继续教书。这里没有公交车,去镇上得包车,挂壁公路的风险,一趟车得100元。一周两趟,对于这里大多数的家庭人均年收入还在1200元左右的家庭,能负担得起的不多。

 

(在悬崖上的苗寨教书30余年的龙老师和他着盛装的太太)


龙老师尚未到退休年龄,今年夏天不幸病逝,他的儿子龙海洋是寨子里少有的大学生,本来在长沙工作,决定留下来扛起父辈的旗帜支教,希望凉灯希望小学能复校。

 

(黄于纲太太拍:同学们晨起刷牙)


当然,经过多方沟通,希望小学目前没能复校。因为“教学质量”的政治正确下,几乎没有可能再复校。我只是去过凉灯,关心那里的志愿者,没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唯一能做的,不过是像众多关注凉灯的人们一样,争取多些上凉灯。



若有可能,像关注那里的艺术家黄于纲那样,身体力行的多去看看留守儿童,送上一些学习用品、生活用品,关心他们的身心灵健康,就是给凉灯点灯。


(诺拍:在废弃希望小学秋千上玩的求全家的孩子)

(海洋拍:多方努力求全家的孩子终于进了校园) 


开学了,感恩的是那里智障人士龙求全的孩子们走进了校园,龙海洋作为生活老师在特别关怀凉灯的孩子们。初上凉灯的一幕幕浮现眼前,今天是周末,孩子们不用上课,就跟他们一起欣赏照片,边聊天:孩子们啊,叫花鸡好吃,采荷叶却是不容易……

 

那天,正准备跟着常德的志愿者们一起走访留守儿童家庭的时候,力同学来电,问我去不去摘荷叶,给孩子们做叫花鸡?

 

哇!叫花鸡,一提就是篾条穿豆腐——提不得啊。立刻就口舌生津,馋虫上来,还想起蓉儿与洪七公。鸡是村长家散养的土鸡,但是这悬崖上的凉灯,何处去寻找新鲜的荷叶啊?

 

龙海洋有办法,他知道几公里外的另外一个村子有一片荷塘,带我们去摘荷叶。昨晚天色擦黑看不清,现在是下午,坐在副驾驶上,那挂壁公路就看得一清二楚。手不自觉的拉紧扶手。

 

下悬崖,上悬崖,看了一阵后,到了另外的村子。好一片荷塘,真美!


(诺拍荷塘)  


(同去荷塘的黄于纲太太与李力同学)

  

水黑幽幽的,同行四个男生两个女生,女生自然是不能下田,男生中龙海洋地主得带头,他去跟村民借刀的时候,我动员两个城里来的九五后志愿者下水,年轻人来农村体验生活,付出的时候到了。他们都有点密集恐惧,怎么说都不敢下水。好吧!我这七零末的大叔得带头,终于有一个小伙子小姚愿意试试。这样,龙海洋、小姚和我三个爷们下到荷塘深处采摘荷叶。

 

水里很多浮萍、小螺蛳、蜻蜓和蚊子的幼虫,小鱼苗等等,在脚上麻麻地爬着。在荷塘里穿行实在不容易,几个来回,我的腿啊(照片为证)。火辣辣地痛啊!并且上来还没有水洗,得忍耐到悬崖下的溪水里。

 

(章以诺的腿上部分划痕)


(以上是李力记录下荷塘的男生)


九零后的龙海洋一点怨言都没有。我们在水里片刻的狂欢之后,赶紧回去做叫花鸡。啥也不懂,但海洋很早熟啊,他又扛起麻袋去挖泥。



挖泥回来,鸡已经杀好,他又抹佐料,拿荷叶包起来,用泥巴小心翼翼地封好,放到火堆里。从摘荷叶到叫花鸡做成,他又在火苗里掏出来,很烫很烫地打开荷叶,分给孩子们。


(诺拍:海洋做叫花鸡的过程)

   

一坨一坨的手撕开,一块一块地递给人。从头到尾,他都无怨无悔的奉献着,真是一个不错的小兄弟。哪有一点艺术家摆谱的样子,他是真爱故乡的孩子们。

 

夜深了,人们散去。我们都累坏了,龙海洋还去烧了一壶茶,那茶具都是他自己烧制的,有模有样,我才知道他是专业的陶艺师。放下城市回乡,真了不起啊!从此记忆中有一种茶道,叫凉灯的星空下,兄弟伙抹黑泡茶。

 

凌晨三点,三个大老爷们提起水桶到井水边冲凉,我又仿佛回到了1980年代,我的童年时代,想起松林三结义的哥们来……(2017年9月16日补记,首发)


(龙海洋陶艺:凉灯茶壶)

(井边冲凉自拍:左起——章以诺、黄于纲、龙海洋)


延伸阅读:

章以诺代表作:松林三结义,(收录在《故乡的“阿凡达”》


【章以诺原创自荐】


章以诺:九岁神童中学生追思会上的“饶恕”(超16万阅读,1800多个赞赏的感人见证)

章以诺:火车上传福音的人(奇妙的恩典之旅)

章以诺:藏獒黑蛋的故事(章以诺名字的由来)

章以诺:《校花》(酝酿十年才写出的故事)

章以诺:《声响》《回乡》总序


作者 | 章以诺

微信公众号:

    1、章以诺的声响 ID: zhangyinuo2014

    2、快手笔ID: zhangyinuodekoubei

媒体转载请联络章以诺的微信:

       Z13592742869


注:加微信的人多,定期按照“立界原则”清理;

这是对基督徒立界线添加微友的三条原则:

1、不关闭朋友圈是诚

2、关注此公众号是挺

3、请偶尔转发以支持

(非基督徒添加,至少请遵守第一条)

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来源公号,请勿擅自修改文章内容

原创福音文字写作不易,章以诺为此持续“天天谈”;请转发同工:叫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林前9:14凡我所行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林前9:23)其他支持章以诺福音文字写作的方式——支付宝:135927428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