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典型案例发布|公司财产就是股东财产?业主委员会可否向前物业要房子?注意!我们身边的侵权“事儿”

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2022-01-21 08:57:16

典型案例


“三精”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2007年1月1日,哈药集团三精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药三精公司)与北京三精国药日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三精日化公司)签订《品牌使用协议》,将第3396525号“三精”商标及正在申请注册的核定使用在第3类染发剂、护发素、烫发剂、焗油膏等商品上的“三精”商标、“”图形商标许可给北京三精日化公司在中国非独占性使用,并许可北京三精日化公司使用“三精”字号,期限为2007年1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许可期限届满后,哈药三精公司终止了北京三精日化公司对三精系列商标及“三精”字号的使用。后北京三精日化公司于2013年7月8日更名为北京中科精彩日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中科公司),2015年5月6日更名为北京三精公司。北京三精公司使用“三精”字号,并一直以“三精”品牌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宣传和销售,在其网站企业简介中表述“其作为三精制药向日化领域扩张的平台”“以‘制药’的严谨态度开发”“拥有三精医药研发的深厚实力”。精彩染发店销售了北京三精公司生产的被诉侵权商品。哈药三精公司认为,北京三精公司的行为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北京三精公司与精彩染发店应当停止侵权并连带承担赔偿责任。


2016年,,北京三精公司在《品牌使用协议》到期后,违反哈药三精公司的授权许可和承诺,使用与涉案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标识,生产与涉案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同种或者类似的被诉侵权商品,既构成违约,亦构成侵权。判决北京三精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停止使用以“三精”作为字号的企业名称、停止生产、销售被诉侵犯商标权商品。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一审判决发生法律效力。

博瑞公司诉秋林股份公司、秋林大厦公司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

2007年9月11日,汉帛(中国)有限公司与秋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秋林股份公司)签订《框架协议》约定,汉帛(中国)有限公司整体购买哈尔滨市南岗区东大直街320号房屋及土地使用权用于商业经营。同时约定汉帛(中国)有限公司作为主要股东已开始设立汉帛公司并可以指定其作为主要股东的受让上述房地产。


2007年10月9日汉帛公司成立,股东为汉帛(中国)有限公司和杭州瑞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008年6月11日,秋林股份公司与汉帛公司签订了《财产交接确认书》,约定秋林股份公司于2008年6月1日起将案涉房屋交付给汉帛公司。2008年11月25日汉帛公司更名为黑龙江博瑞商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瑞公司)。2008年12月6日,博瑞公司与秋林股份公司、哈尔滨秋林大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秋林大厦公司)分别签订《房地产买卖协议》,整体购买上述房产及土地使用权,用于商业经营。博瑞商业公司接受案涉房屋后即对房产进行改造、装修,并于2010年7月以“秋林国际购物中心”的名称开业经营,但一直未办理房屋及土地权属的变更登记。,请求判令二被告协助办理案涉房产的房屋及土地权属变更登记并支付违约金。


2014年,,秋林大厦公司、秋林股份公司分别与博瑞公司签订的《房地产买卖协议》合法有效,博瑞公司请求协助变更权属登记及主张违约金的请求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应予支持。判后,各方当事人均不服,提起上诉。同年,,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郭某凤、汇源公司诉鹤岗市东山区政府合同纠纷案

2010年1月18日,鹤岗市东山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东山区政府)作为甲方与乙方河北省汇源炼焦制气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源公司)、丙方鹤岗市人民政府签订《项目投资合作协议书》,共同建设焦炭及煤焦油精制和煤气深加工等系列项目。同年6月,汇源公司、郭某凤共同出资成立了项目公司鹤岗市宝源焦化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宝源公司)。


2013年5月8日,宝源公司与东山区政府签订《项目委托转让协议》,主要内容为:宝源公司授权东山区政府全权负责100万吨焦化项目转让事宜,东山区政府以自身名义独立完成项目转让事宜;承接人不能按约支付,东山区政府以财政收入代偿。同日,东山区政府与鸡西龙嘉公司签订《项目转让协议》,约定东山区政府将项目转让标的以人民币5200万元转让给鸡西龙嘉公司。该协议签订后,鸡西龙嘉公司交付100万元定金后并未按《项目转让协议》约定给付项目转让款5100万元。郭凤、,要求东山区政府、鸡西龙嘉公司共同给付转让款5100万元及利息。


2016年,:鸡西龙嘉公司未按《项目转让协议》约定的期限给付转让款,应当承担还款责任,而东山区政府在《项目委托转让协议》中作出具有担保鸡西龙嘉公司给付转让价款的意思表示,承诺项目承接人不能按约支付,东山区政府以财政收入代偿,应认定其为该款项的保证人。,应认定《项目转让委托协议》中有关东山区政府承担保证责任的约定无效。;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关于“主合同有效而担保合同无效,债权人无过错的,担保人与债务人对主合同债权人的经济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债权人、担保人有过错的,担保人承担民事责任的部分,不应超过债务人不能清偿部分的二分之一”,判令东山区政府对鸡西龙嘉公司不能清偿5100万元及相应利息部分,承担二分之一的清偿责任。宣判后,东山区政府不服,提出上诉。同年,,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姜某私分国有资产案

2008年至2009年,被告人姜某担任哈尔滨市水利规划设计研究院(全民所有制企业)院长期间,所在单位承接并完成了依兰县安兴水库消险加固工程、哈尔滨市松干堤前进堤扩建段应急度汛工程、方正县国家级水田现代农业示范区项目等8个水利设计项目。


2009年9月至12月,哈尔滨市水利规划设计研究院进行国有企业改制,姜某利用其担任院长并兼任改制领导小组组长的职务之便,不按规定如实申报债权,故意隐瞒了以上8个已经完成设计的项目在改制基准日前未收回的往来款。2010年1月19日,哈尔滨市水利规划设计研究院在工商管理部门办理了变更登记,变更为股份制企业。


2010年至2014年期间,以上8个项目的应收款被改制后的哈尔滨市水利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分9笔陆续收回并计入收入,共计人民币3,328,140元。其中缴纳税款500,164.55元,按照股份比例,国有股东哈尔滨市水务科学研究院分得832,035元,其余1,996,240.45元被姜某以单位名义私分给全部自然人股东。


2016年,,被告人姜某身为国有企业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违反国家规定,以单位名义将国有资产集体私分给个人,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私分国有资产罪。鉴于被告人姜某认罪悔罪,积极退还全部赃款,可酌情从轻处罚。依照我国刑法相关规定,被告人姜某犯私分国有资产罪,,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宣判后,被告人未提出上诉,检察机关未抗诉,一审判决发生法律效力。

漠河信用社与北极公司、王某某、张某某金融借款纠纷采取财产保全措施不当案

2016年4月22日,,、(2016)黑2723民保10—1号民事裁定,诉前查封了哈尔滨亿海管桩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亿海公司)61541平方米的土地及6处房产。法定期限内,漠河信用社以黑龙江省北极冰雪游乐开发公司(以下简称北极公司)、王某某(北极公司法定代表人)、,亿海公司并非该案当事人。经查,亿海公司的出资人为黑龙江亿海市政工程有限公司、张某某、王某婷。根据公司法规定,公司是企业法人,有独立的法人财产,享有法人财产权。因亿海公司并非该案当事人,即便王某某、张某某系该案被告,王某某是亿海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某某又是亿海公司的股东,查封王某某、张某某个人财产时,仅能查封其在亿海公司享有的股权,而不能查封亿海公司的财产。因此,。、督促下,,解除了对亿海公司的财产保全措施,并纠正了其在立案、送达等环节存在的问题。

上海一建诉呼玛县政府渔业承包合同纠纷案

呼玛县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呼玛县政府)与上海第一建筑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一建)于2005年3月1日在签订《招商引资协议书》,约定由上海一建在呼玛县团结水电站水库投资开办综合养殖企业,总投资5,000,000元,2005年投资3,000,000元,2006年投资2,000,000元,项目于2005年5月开始开工投入生产,呼玛县政府给予招商引资优惠政策。协议签订后,上海一建于2005年10月8日购买了165,055元的鱼苗投放在水库内,并自行购置养鱼设备。


2006年2月,呼玛县政府将团结水电站水库整体连同上海一建鱼苗款165,055元转让黑龙江省信昌地质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上海一建为返还投资款事宜,每年均向呼玛县政府提出要求,但双方均未协商达成一致,,要求返还投资及赔偿损失。


2014年,,上海一建的诉讼请求超过了诉讼时效期间,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上海一建不服,提出上诉。,上海一建的诉讼请求未超过诉讼时效期间,且呼玛县政府在合同尚未解除的情况下,擅自单方转让水电站并将上海一建所投入的鱼苗款作为水电站债务一并转让的行为构成违约。上海一建关于返还投资款及利息的诉讼请求相关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故于2014年作出终审判决,判决呼玛县政府返还上海一建投资款18万元及利息。

宋某某诉鸡西市人民政府拆迁补偿案

2011年5月1日,鸡西市人民政府(下称鸡西市政府)决定在鸡西市鸡冠区电台社区、康乐社区建设棚户区改造工程,需征收居民房屋及附属物,征收范围包括宋某某的涉案房屋。


2011年6月15日,鸡西市政府作出鸡动征字(2011)第051号《房屋征收补偿决定》,宋某某不服,向黑龙江省人民政府(下称省政府)申请行政复议,省政府作出撤销市政府《房屋征收补偿决定》的复议决定,后鸡西市政府在未对宋某某重新作出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亦未与其达成补偿协议的情况下,以宋某某房屋是违章建筑为由,将房屋强制拆除。拆除前,房屋部分出租给他人经营,部分由宋某某本人经营,且房屋有照部分33.36平方米、无照部分83.50平方米。宋某某对市政府拆除行为不服,提起行政诉讼,请求确认鸡西市政府强制拆除行为违法并要求赔偿。


2016年,,鸡西市政府在《房屋征收补偿决定》已被依法撤销的情形下,强行将宋某某房屋拆除,其征收行为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且违反法定程序,应依法确认其拆除房屋行政行为违法。赔偿标准参照当地法规及涉案房屋征收与补偿方案规定执行,租房补助费及停产停业损失均依照征收补偿方案给予补偿。宋某某不服,提出上诉。同年,,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正宇公司诉赵某某确认合同效力纠纷案

2012年4月,依安县人民政府出台《房屋征收补偿决定公告》,决定对辖区内的部分房屋进行征收。经相关主管部门批准,依安县正宇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宇公司)在征收后的土地上开发建设休闲购物广场。


2013年11月,依安县房屋征收办与赵某某签订《补偿安置协议》以及《补充协议》。上述协议签订后,赵某某原有房屋被拆迁,回迁的房屋已经建完。正宇公司向赵某某支付搬迁费及补偿费共计817,693元,另交付赵某某一处面积为187.83平米的商服用房。正宇公司认为,其不具有与赵某某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的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双方签订的《补充协议》内容违反了《齐齐哈尔中心城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办法》的规定,。


2015年,,《补充协议》的签订与本案是否适用《齐齐哈尔市中心城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办法》并无冲突之处。《补充协议》内容及其履行后果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且协议已经部分实际履行,《补充协议》应认定为合法有效,判决驳回正宇公司诉讼请求。判后,正宇公司不服,提起上诉。2016年,,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益丰物业公司与馨美家园业主委员会物权保护纠纷案

哈尔滨市道外区宏图街161号馨美家园小区于2006年12月建成入户,当时由哈尔滨益丰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益丰物业公司)负责小区的物业管理工作。益丰物业公司于2010年初撤出馨美家园小区,不再履行物业服务职责。馨美家园业主委员会于2010年2月4日经审批后依法成立,并代表全体业主自行履行该小区物业管理职责。位于馨美家园小区内的物业办公室及警卫室在相关部门的备案图纸上规划为空地及警卫室,但后建为诉争的西北角物业公办室及东侧的公厕警卫室,并仍由益丰物业公司使用且拒不交还。,请求益丰物业公司返还两处物业用房。


2014年,,馨美家园业主委员会依法成立,并代表全体业主履行该小区物业管理职责,有权代表业主向益丰公司主张返还物业用房的权利。根据2003年9月1日起施行的《物业管理条例》规定,小区内的全体业主对物业管理用房依法享有所有权,业主对小区内物业管理用房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利,判决益丰物业公司返还两处物业用房。判后,益丰物业公司不服,提起上诉。2016年,,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张某某盗伐林木案

被告人张某某于2001年8月起承包经营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永安蚕场。2006年初,张某某购买了蚕种,并向五大连池市蚕业管理站申请放6把剪,轮伐剪枝90亩林地。同年3月初,蚕业管理站给包括张某某在内的10多名蚕农下发了冬季轮伐剪枝批准书,张某某购买了20张轮伐剪枝票。后张某某按照批准的作业面积,利用割灌机、手锯等工具对蚕场内610棵树木进行轮伐剪枝。经现场勘查,其中柞树伐根470个、白桦伐根25个、黑桦伐根83个、杨树伐根32个,伐根均距地面50-70cm。经鉴定,张某某砍伐林木面积3.5公顷,总株数610根(根茎10cm以上),消耗立木蓄积23.4735立方米,价值人民币5,438.82元。


该案原一、,未办理林木采伐许可证擅自砍伐林木,,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元。2016年,,张某某在未取得林业主管部门颁发的林木采伐许可证的情况下,对蚕场内树木进行轮伐剪枝,其行为违反了《森林法》的有关规定,客观上对林木资源造成了损害。但其在自己承包的蚕场内对养蚕专用柞树报经蚕业管理部门批准后轮伐剪枝、对柞树以外的杂树予以清理,符合当时五大连池市政府相关文件规定及柞蚕生产技术规程要求,属于蚕场作业行为,张某某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林木的犯罪故意,其行为不构成盗伐林木罪,故改判张某某无罪。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