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太上感应篇》58:败人苗稼,破人婚姻.

善心善语善行 2018-11-08 10:58:30

【译文】

 


《太上感应篇》经文:败人苗稼,破人婚姻。



毁坏别人所种植的秧苗稻谷。 破坏别人的婚姻。 


注:

民以食为天,庄稼秧苗关系到人民的命脉。败坏它的人,或者阻止水利使庄稼干旱,或者开堤防冲淹,或者放任牲畜践踏乱啃,或者喜欢游猎加以蹂躏。伤害天地已生成的东西,断绝民间的粮食来源,这是太不仁慈了。破坏他人婚姻的情形有多种:有的是在未成婚之前千方百计非议、抵毁破坏,有的是在将要成婚之际多方阻挠破坏,有的是在成婚之后挑起事端、搅起风波破坏,这种行为有背于家庭和合之道,有伤于天理之和。干了这样一件事,就会折损尽一生的福气。有这样一个坏念头,就会永远堕入地狱受苦。

 

案:

梁武帝的第三个儿叫萧纶,封为邵陵王,出守徐州。虽然他天赋聪明,但狂荡放任,不遵守道理法度。他在徐州的日子,或者扮作僧人道士住在祠庙里,或者扮作乞丐到别人家里讨吃,看见美好的妇女,就强行奸污留宿。民间整天关闭房门,市面上萧条如无人之境。他的性格尤其喜欢打猎,出外则用数十辆车,数百匹马,在道路田野上设置罗网。

  当时,正值仲夏,两茬麦子已经成熟了。萧纶的人马所到之处,麦子全部遭到蹂躇。有个农夫立在马前哭泣劝阻,言语稍微直率,萧纶便大怒,正好看见有个卖鱼的人挑着黄鳝,萧纶便令随从差役掰开农夫的嘴,将一条黄鳝按进口中,用刀割断黄鳝尾巴,黄鳝护疼钻入农夫腹中,刹那间七窍流血死了。萧纶才鼓掌称快。

  御史言官知道了这件事,据实上奏皇帝,皇帝念在亲子情谊上,不忍心加以诛杀,严历下旨,狠狠斥责。萧纶得到圣旨后不感谢,反而口出怨言。

  一天,街市上关了门,看见一位老者和梁武帝长得一样,萧纶把他叫到府中,取出冕旒、龙袍等物,让他穿戴。老者叩头不敢,说:“小民穿上它,立刻折寿死了。”萧纶说:“你看见唱戏的人每天扮王装帝,折死了几个人?我不过让你暂时作个演员,倾诉我的心声。”老者不敢不依从。穿戴完毕,萧纶命令二人将老者按住坐在椅子上,他在台阶下行大礼,上奏道:“臣忝任徐州,振作精神,以图治理,并没有过失,没有想到父皇过于相信别人的话,想处置我的罪,断绝父子之间的情谊,灭绝天地的亲情,敢当着陛下上奏请示,希望得到明确答复。”上奏完毕起立,揪着老者的耳朵说:“我有什么罪,你为什么不说呢?”老者说:“殿下至为圣明,哪有什么罪呢?”萧纶说:“我既然没有罪过,你不该听信别人的话。”命令差役捆住拉下,重重责打三十大板,赶出府门。

  这件事传到京城,梁武帝命令刑部用槛车去擒拿,到了半路上看见有几个巨人说:“我是稼穑之神,你太败坏我的功劳了。”说完话,就有一条红蛇钻进萧纶之口,从肚脐中钻出来,他的死和农夫比较,更加惨酷。

 

案:

江南的风俗,富家大户最看重将女儿许配有文才之士。每逢当年(府、县)科举两场考试时,贫穷儒生每每能得到好媳妇。有一个富户姓徐,生了一个女儿名巧姑,年方十七,美貌无双,一手出众的好针线。徐员外一心想自择一个好女婿,所以登门求婚者一概拒绝。有一天,街上欢迎新秀才,徐员外就在大门上挂了帘子,让妻子女儿在内观看。见有一个书生,年岁不到二十,风流温润,看上去像是拿玉雕出来的一般。徐员外一见心动,去询问他的随从人员,详细地了解到了那个书生的家世。回来对妻子说:“刚才所看到那个书生是李家的儿子,年令也是十七岁,府、县两院考试皆得第一,多才博学,人人喜爱敬重。要是能让这个书生作我家的乘龙快婿,才算没有辜负了我女儿的才貌。”他女儿虽然不好明说,内心却暗暗高兴。第二天,就请亲友去说媒。那书生的父亲因看中徐家富有,而且又是官宦后裔,就答应了这门亲事。眼看就要成婚了。有一个姓孟的,也是当地富户,曾经为儿子向徐家求婚,徐员外嫌他的儿子愚蠢丑陋,就拒绝了。姓孟的因此怀恨在心。这一天正好和那书生的父亲在一起饮酒,在坐有很多人。姓孟的明知徐、李两家已定婚约,却扬言对众人说:“徐家要将女儿许配我儿子,我因他女儿脚大而丑陋,并且外人有不检点之讥,所以没有答应。诸公如有好门第,劳烦为我儿子作个媒”。那书生的父亲是个迂儒,听了这话竟不认真调查,就背毁了前面议定的婚约。徐家女儿知道后哭着要寻死。后她父亲又和姓庄的人家定了亲,迎娶的那天,那女儿将内衣密缝起来,告诉她母亲说:“一旦许嫁他人,终身不改易,虽然李家负义后悔婚约,女儿绝意不再嫁别人。听说有奸人说女儿脚大貌丑,并且行为不正,所以我不能死,要忍耐几天,等到去了庄家,让他们亲戚朋友们看到女儿的容貌,知道那话是奸人故意诽谤,并且可以洗清女儿行为不正的名声。”于是就上了迎娶的车子而去了。南方人家娶媳妇,乡里邻居都可以去看新媳妇,叫做“闹房”。那个书生和庄家住得不远,听说丑女过门了,和大家一块去看,看见徐女资容绝世,不觉惊异失声。徐女看见那书生来了,注视了许久,两行泪流了下来。那书生也不禁哽咽起来,怕涉嫌疑,掩面跑出去了。那天晚上,徐女假装疯颠,不肯成亲,绝食七天,香消玉碎,含冤愤而死。

  后来姓孟的为蠢儿子娶了媳妇,家庭不和,常常夫妻反目。有一天早上,新媳妇对着镜子化妆,傻儿子从窗间偷看见一个绿衣少年与他媳妇并肩而立,就持刀入室,吼声如牛,正要举刀砍下去,却只剩新媳妇一个人了,还没有画完眉。从此终日打闹,就象是仇敌,最后离了婚。姓孟的梦见一个女的塞住他的咽喉,醒来就不能说话了,最后指着烂舌的嘴而死去。那个书生后来做到高官,家中亦终身不立正妻。



转载分享此文章是法布施——可能您的一个小小的分享动作,就可能照亮无数人的命运哦!随喜赞叹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