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广东一88年高考状元,毕业回村里当农民,种菜、养鸡、喂猪...

阳台种菜 2021-11-20 14:26:19

来自:益美传媒 ID:YeeMedia



29岁的邹子龙有两个心愿:

一是20年后

如果自己的儿子说想做一个农民

没有人会觉得他异类


二是把胡萝卜分个类——

不用农药种出来的胡萝卜叫胡萝卜

那些用农药种出来的胡萝卜

就叫农药胡萝卜!




邹子龙

是一枚妥妥滴大学霸


2007年夏天

邹子龙高中韶关市高考状元!

本是天大的喜事

可到了填志愿的时候

邹子龙的爸爸妈妈急坏了

儿子这分数,国内大学和专业随便挑啊

可他一根筋地要报考什么

中国人民大学的农业经济管理专业!


学校是个正儿八经的好大学

专业里带“农业”俩字,是要闹哪样?

冷门?小众?另类?

关键是,会不会“穷”啊……


邹子龙报考的这个专业的确人丁凋零

同专业的学生只有49个

45个还是调剂过来的…



整个大学期间

大多数同学都在忙着“蹭”别的学院的课

只有邹子龙

怀着朝圣般的热忱

整天泡在学院的农园基地里



大四那年

他去北大读了经济学双学位

又顺利保送了人大的研究生

而也是这一年

他还干了件别人看来匪夷所思的事....


拉着3个小伙伴和女朋友

跑到珠海农村的一个破山头

开始种菜、养猪、养鱼...

说要盖“有机农场”




NO.1


一个名校大学霸跑去当农民?

邹子龙此举,一下子引起轩然大波

招来家人、亲戚、媒体各种非议…



他心里特别不服气:

名校毕业种菜又如何?

硕士务农又如何?

同样是每天8小时辛苦工作

为什么格子间办公的人高大上

务农的就受轻视收入低?


退一万步讲

在城里连自然食品都吃不到

还谈什么富有?



邹子龙知道

如今的中国,农业是一个弱势行业

压根不会有人太多年轻人来关注

但这本身就是不正常的!

从事农业完全可以实现一个人的正常价值!


他心里默默给自己定下一个期限:

20年,我要用20年来改变一个现实

20年后,我希望

我的儿子说想做一个农民的时候

不会再有人关注他

不会再有人觉得他反常、异类




NO.2


建有机农场,当然没那么简单

凭一腔“实业报国的自High”显然是不够的


先是土地的问题——

第一块农场

是一个阿姨的儿子的女朋友的爸爸的苗圃

没有签合同,君子协定:

拿农场收益的20%抵租金

结果干了几个月,一分钱没挣着…


阿姨的儿子的女朋友的爸爸是当地一霸

一看就急了,让他赶紧走人

威逼带恐吓之下

邹子农牵着两头猪开了辆破面包车

灰溜溜地跑了…



第二块地方是个破山头

风景倒是极好

可惜不通水也不通电

好不容易接上电,又惹上合同纠纷

还得换地儿…



辗转再三

总算搞定一片有稳定产权的农田基地

面积有300亩

却是一片滩涂地,每年必淹

邹子农和小伙伴们

按照古代护城河的原理

修建了防洪大堤,做了强排水系统

滩涂地变身百亩良田

大展拳脚的新天地开始



邹子龙农场手绘规划图


如今,愿意种菜的多是父辈的人

等他们老了,做不动了

还有谁会去种地呢?

邹子农想:

多半要交给机器吧~

所以,农杨的机械化程度相当高




NO.3


虽然实现了部分机械化运作

但农场的一切

都按照纯有机农场的最高规格

拒绝化学农药

拒绝化学肥料

拒绝除草剂

拒绝转基因种子

拒绝激素


许多人不清楚

除草剂大多是类雌性激素

很多男同胞不孕不育

或者小男孩比较像小女人

多多少少是这个东西在捣鬼




所以,农场坚决杜绝除草剂!

拒绝化学肥料就更绝了!


现在很多有机农场都是高价购买商品有机肥

邹子龙说:

要种植,肯定得先养殖

有了养殖的废料,才能有种植的肥料嘛!

所以,农场的小动物简直不要太多!



几千只鸡仔



几十头猪

一头猪就是一台造粪机...

他们吃的是青菜或农场的残次品蔬菜


牛儿都是放养的

一只母牛还生下了一对双胞胎



农场里还修了很多鱼塘

自来水算上排污费一吨4块钱

鱼塘能存十几万方水

下一场雨就能省几万块



撒下的鱼苗成熟了

捕起的鱼儿那叫一个鲜活肥美



偶尔还有不速之客到访


农场里建了沼气池

让养殖的肥料一点不浪费



厕所上写的都是

肥水不流外人田~



有了这么多天然肥料

蔬菜的长势怎能不喜人



还有员工精心种下了迷宫花田

心情好,估计种出来的蔬菜都自带灵气




NO.4


最近两年

慕名来农场参观的人越来越多

邹子龙也在农场添加了不少互动体验


他在农场盖了一间小木屋

作为田间厨房



里面有大大的岛台

可以现场烹饪美食



还特地请来了米其林大厨

将蔬菜现采现烹

平日里司空见惯的蔬菜

在大厨手下像变魔法一般诱人



农场里还有几面涂鸦墙

供孩子释放他们的无尽想象



最天然的当然还是农耕体验

而最快乐的非小朋友莫属



如今,珠海至少有500户家庭的餐桌

放心交给了邹子龙的农场

让人们的餐桌变得安全

这只是邹子龙改变世界的第一步


但,他心里总还有一点不服:

我希望有一天

有机种植的胡萝卜才能叫胡萝卜

那些用农药化肥种植出来的胡萝卜

只能叫农药胡萝卜或化学胡萝卜

应该列出它们使用的化学品的名称

而不是我们去证明我们没有使用化学品



邹子龙记忆中,童年的时候

家里附近有一片鱼塘

外婆家有一片菜园

去鱼塘偷鱼,吃外婆家的菜

是他记忆里最快乐的时光

那时餐桌上的食物

是从来不用担心有农药的


渐渐地

他对自己理想的生活有了一个硬性标准

一定要和大自然有关

他的理念,他回村务农的初衷

已经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理解、乃至赞赏...

2016年,他还被当地人推选为共青团广东省委常委


关于建立农场的初衷

他的理想是:

很多年以后

我们的任务就是沐浴阳光



如果可能的话

他希望留给孩子的

是一片土地,而不是一栋楼房



2016年底

邹子龙登上“一席”演讲台

演讲的最后一句话,他说的是

其实农村生活真的挺美好的


一起来欣赏~









推荐阅读









(戳图片查看)









如果,你也是一位园艺爱好者,或有一个精心养护的阳台,欢迎给我们投稿,稿件请打包发送至caixiaole@yizail.com 一经采用,红包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