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鱼是鱼的味 杂念七里

字在字说 2019-05-10 09:51:19

 点击图片上方蓝字可加关注

烹一壶浮生,品半晌炎凉



鱼是鱼的味

文:镌子

图:子燕     灵波


          

       煤油味,木柴味,白蜡味,鱼不一定是鱼的味。

       如果,你没去过我的家,你当然不会知道,鱼有鱼的味。

       山尖与白云相恋,流水与光阴相守。宁乡西陲,白云一卷一卷,如书信写爱,高峰一瓣一瓣,是芙蓉仰面传情。

       白云脚下芙蓉山,芙蓉山下七里山。
       离开七里山近二十年,记忆挥了一个苍凉的手势,唇红齿白褪成模糊的月影。而我,相思一眼鱼塘。老家的鱼塘,是影中的灯盏,提着这盏慈悲的温暖,可以照亮遥远的乡愁 。



       山地厚重成时光的盔甲,挖塘如同艰巨扛命。一锄一锄挖除贫穷与劫难,雕凿理想的方正与圆满,喂养出黑身白肚的大鱼。鱼吃青草,吃山水,也吃清风和明月,晨雾夜露颐养它们鳞甲乌黑,眼睛清亮,壮硕如丰盈的梦想,是山民手中满捧的离离光阴。
       剖开鱼肚,沉甸甸的肠,正是青山绿水的好颜色。不加佐料,井水白煮,鱼汤唱成货郎四月的拨浪鼓,唱成山民九月的打谷机,唱出浓浓白白一锅好滋味。
       汤是鲜的,肉是甜的,乡野的胃啊,它是暖的。



       房子在山下,鱼塘在山顶。小时候跟着母亲去鱼塘,田垄是弯的,山道是弯的,母亲的背是直的。
       鱼塘是大地的巨眼俯视苍生,是弥勒肚里养着的宽容与博大,周围林木苍苍,群峰莽莽。阳光在枝头婉转,鸟鸣落在山风的柔软里,白云与水中的倒影打了一生的招呼,它前生就种在鱼塘的心窝里。青石在塘边凝结成坚硬的誓言——鱼儿就在青石坚贞的呵护里。


       母亲割鱼草,用一种行云般的流畅,以一种昂贵的匍匐之姿,将头贴向地面,贴近命运的呼吸。
       喂好鱼后,于山林饱满的胸脯上,母亲寻觅季节的斑斓。有时是竹笋,好像大地吐出的小小稚牙;有时是蕨子,弯弯眉眼仿佛流转的心思;有时是蘑菇,如同一朵季节的善心。然后挑一朵最美的映山红,戴在女儿的小辫上,馈赠我一生的明媚与光彩;摘几捧嫩碧的毛栗,为我剥出雪白的果肉;或者砍一树乌泡子、桃蜜子,央李子,让我坐在地上吃半天。我来鱼塘的密谋,取得圆满的成功。


       灶上有熏鱼,梁下有咸鱼,缸里有腌鱼,母亲的勤勉,沸腾了灶间的烟火,安抚了贫瘠的流年,烘焙了最深的柔情。
       我的父母以一种尊贵的匍匐之姿,为我覆盖岁月的沉重。我一生未下过田,未种过地,未握过镰刀与挫折,却喝过最美味的鱼汤。
       这与命运毫无关联。



     

       屋前屋后各有一口鱼塘,屋前的圆塘是大吴伯家的,屋后的方塘是小吴伯家的。我住的村圃是杂姓,周贺吴李黄挨墙共壁,吃一口井里的水,走一条陌上的道。日头下,一起种菜洗衣晒被,扑打白日的忙碌与疲乏;星光里,交换碗里的菜杯中的酒,蒲扇轻轻摇,摇出夜的安静与祥和,只容得下一声啼晓的鸡鸣。
       夜里稻浪起香风,森森吹,蜜蜜吹,乡村盹在醇厚的老酒中,眠在朴实的光景里。



       

      早晨起来发现屋后的鱼塘里浮着一尾鱼,与晨光一起泛白,撑开我心里欲望的花苞,母亲的踌躇在女儿的热切里,熄灭成温柔的妥协。她小心将鱼拨拉过来,给姐妹俩煮一锅活色生香。鲜嫩的鱼肉滑下肚,滑下一朵隐秘的莲花,吞咽一个难言的苦衷。
       贫穷的年代里,鱼塘不能共享。人们失眠于一只鸡蛋的下落,计较一尾死鱼的走失 。
       傍晚挣扎的鱼在清晨遗失,小吴伯一定心有所知,秘密沸腾在心底,缄默在唇边。人心的温暖,远胜于一碗鲜浓的鱼汤。这样的鱼汤,我吃过,我记得,我不敢忘,余味远胜于鱼味。


       长大后回老家,站在旧屋看那一方鱼塘,我惊讶它在我的记忆里长大,却在我眼前清瘦如悲悯。
      记忆中的鱼塘,绿水里滋养着大朵白云,引吭高歌生命的宽广,容得下一片完整的天空,点得亮一个孩子的眼睛。



     
 大吴伯家冬天干鱼塘,银色的小鱼苗在黑泥里闪烁,如星子缀亮夜空。孩子们小铁桶中的小鱼小虾,在混战中逐渐殷实,颠颠跑回家去,央妈妈做一道红烧小鱼儿。妈妈提着小桶去奉还失主,后面跟着哭哭啼啼的小家伙,声音一唱一歇,不似委屈倒像阴谋。然后再如预期般得到温暖的馈赠,收获一顿红辣子绿蒜叶炒白鱼儿。

       她吃到朝霞的锦,梦里的虹,吃到是永恒的畅想与回味。


       大吴伯于今年患病去世。佛祖的妙手轻轻弹落生命,如弹落肩头的微尘。年岁渐长渐孤凉,故人一个个蒙尘远去。记忆中的村庄,慢慢人声凋零,故事寂寥。回忆从此一半儿温馨,一半儿凉。
       我的熟人啊,开始排队远去,在人世外的小村庄里挖地修池,供奉人生的泡沫。



       

       今年再回老家,房子已携时光老去,斑墙驳壁含着沉默,挂着秋风,漠然看我如看十里外的一个问号。此刻,我耳中只有童年时的狗吠与鸡啼,还有午睡里的一支蝉唱,青梅敲窗竹马应。
       苍白的日影,倦倦滑下西山,落在墙根的青苔上,落在荒芜的牙床间,落在,时光的队伍里。


       母亲的朋友说要为我们捕一网鱼,跟着母亲去鱼塘,山村已迎接过推土机的轰鸣,田垄是直的,山道是直的,母亲的背啊,是弯的。
       塘边久坐,看薄暮带风归来,群峰皆成雕刻。山峦已有倦意,而我们,捕回一网归心。



      

       七里山,山非山,它是太古的始祖们环腰打坐,镇守山村如荫庇一口鱼塘,我们都是游鱼,在广漠的岁月里漂浮升沉,迎悲历劫,而离塘的游子,在岁月里抽丝剥茧,刮骨伤鳞,睁着枯涸的鱼眼,渴望故乡的灌溉。
       等到哪一天,我老到嚼不动悲欢,就带双筷子回老家,绿荫里垂钓一池碧水,山风里梦寐一壶清欢,安静从容,去等一尾鱼。
       而你,等有一天你走远了,等有一天,你有了一个叫老家的地方,你会知道,鱼是鱼的味。
       鱼,也不止是鱼的味。







镌子祝大家中秋快乐,吉祥安康!

                                     长按二维码

                          关注“字在字说”,关注原创

                                 生活与你更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