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坎墩老手艺 | “蹲功”无人能与匹敌,而这些手工制品已成稀罕之物

坎墩十里长街 2020-09-20 15:16:39


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之前,如上农贸市场买菜时,手上必定会提上一只用竹篾编制的菜篮子;上河埠头淘米用的是竹篾编制的掏米箩。


▲篾爿刮得精光滴滑


▲心灵手巧


在家用空调尚未普及的夏天,铺在床上的首选,可能就是用竹篾编制的凉席,或许连睡的枕头也是用竹篾编制出来的。


▲刮篾时控制篾片宽度的简易工具


▲交给顾主之前,还得好好检查一遍


在没有冰箱时,饭桌子上罩剩菜的肯定是竹篾编的“汰(同音)罩盖”;将剩饭悬挂于通风处的必定是竹篾编的饭篮。


▲手上功夫


▲幢篮就是由它来组成的


总之,在人们的生活日用品中,就有木佬佬多用竹篾编的器具。除以上外,有装垃圾的畚箕、晒物品的团匾、灶台上的蒸笼……


▲竹篾,是他手中最听话的“孩子”


▲送礼挑幢篮担,是坊间一种很有品位的传统礼节


而用于农业生产的竹器显得更多。如:盛稻谷用的谷箩,盛大米用的夹箩或簟箩,采茶用的茶箩,晒谷用的篾簟、筛谷筛米筛粉用的各种“筛”、挑泥土用的土箕等等,就连捕黄鳝用的也是黄鳝笼,关鸡用的也是鸡罩……所有这些家具,都是由簟匠师傅用竹篾编制出来的。


▲当簟匠的第一关必须学好“蹲功”


▲描龙绣凤


可事到如今,生活在我们视野中的簟匠师傅却越来越少了。以现有4.55万常住人口、2.29万外地流动人口的坎墩街道为例:据悉全街道现依然坚持从事这一活计的工匠已不到五个人,且年龄几乎都已在60岁左右或以上了。


▲悠悠挑幢篮


▲刮篾爿,厚薄尽在掌控中


8月份的最后一天,我慕名来到坎墩街道郑家甲南路,拜访了现年67岁的胡如根师傅。


▲“蹲功”,簟匠师傅的基本功


▲交给顾主之前,还得好好检查一遍


这位老簟匠,早在13岁时就随父加盟了这一行业。据悉:只要是簟匠能打出来的,他样样都会,而且在这几十年间什么竹制品都 打过。有人说簟匠师傅用竹篾编制出来的物件,大大小小有70多种。但他说,可能还不至于这个数字。


▲幢篮上的铜镶件


▲刮篾


那天,他正在制作已有顾客事先定好的幢篮担。

说起幢篮担这一物件,这是我们这一带的“老家生”。过去只要是遇到至亲好友有婚丧嫁娶、重大民俗节庆或做寿上梁的日子,就少不了要挑这幢篮担的。


▲编制幢篮的竹篾有两种:一是本色,二是则染成黑色


▲心灵手巧


过去是不像现在那样送钞票(红包),挑幢篮可乃是一种非常高的礼节。

所谓幢篮,是一盒一盒“幢”起来、挑着走的篮。一般的一担幢篮共六盒,两头各三盒。视不同的节气挑不同的“节货”。而笔者在胡如根师傅家里看到他打出来的一担幢篮却是八盒的。


▲“汰(音)”罩盖


▲一根扁担挑两头,这就是一副完整的幢篮担


如根师傅说:“用竹篾打出来的生活用具和生产用具,现要的人已很少了。用旧了的这些老物件,一旦有破损要求修补的也为数不多。偶尔也有人要我打‘篾席(竹篾编制的凉席)’的。但最多的还是来定制幢篮担的。”


▲刮篾


▲竹篾,是他手中最听话的“孩子”


据他介绍,现有不少人,是买下幢篮担后用作女方陪嫁品的。顾客除当地的外,来自长河、天元等周边街道和乡镇的也有不少。


▲有板有眼


▲尤如自己的孩子,疼爱有加呐


问到打制一担幢篮需要多少时间和大致需要多少钱时,如根师傅坦言:如一门心思打,一般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做好了。当然,幢篮作为一件精细的竹编工艺品,他是不会一味赶时间的。


▲篾爿刮得精光滴滑


▲幢篮担挑上来


说到新打制出来的幢篮行情时,他说通常收顾客一千四五百元,剔除铜镶件和毛竹的成本,每担大致赚个1000余元功夫钿,这样折算起来,每天也就100多元吧。


▲编制幢篮的竹篾有两种:一是本色,二是则染成黑色


▲描龙绣凤


在他家的墙壁上,发现挂有不少的竹篾爿,除了本色的外,还有一种是黑色的。事后才了解,这种篾爿上的黑颜色是事先染上去的,主要是用在编制幢篮时搭配花色。因此说幢篮是“民间设计精巧,造型生动,制作精细的竹编工艺品”,确实是一点也不为过。


▲幢篮就是由它来组成的


▲幢篮上的铜镶件


在与如根师傅的交谈中了解到,他近年来除了打“篾席”外,主要时间是在打幢篮担。问及已打出多少时,他感到非常为难地说:“这个数字已交关难话啦。”但在我的一再追问下,他说:“一般每年30担总归是有的”。


▲手上功夫


▲每打制一担幢篮,总会感到多了一份自己的“成就感”


从事簟匠这一行业的人数在大量减少,这除了产品的“市场需求”因素外。也与这一行业的严重职业病,而导致后继无人不能说没有关系。


▲刮篾


▲手舞“竹”蹈


凡是有簟匠职业的经历者,可以说绝对达不到军人队列中“立正”标准的:“两脚跟靠拢并齐,两脚尖向外分开约60度;两腿挺直;小腹微收,自然挺胸;上体正直,微向前倾;两肩要平,微向后张;两臂自然下垂,手指并拢自然微屈,拇指尖贴于食指的第二节,中指贴于裤缝;头要正,颈要直,口要闭,下颔微收,两眼向前平视。”


▲描龙绣凤


▲篾爿刮得精光滴滑


因为,由于长期蹲在地上劳作所致,导致他们的两腿几乎都是呈“罗圈形”的,且更无法能昂首挺胸地行走。总之,他们在向社会提供竹篾的同时,也是以身体的“职业摧残”为代价的。从这一角度说,我们更要向从事或曾从事过簟匠行业的师傅们致以由衷的敬意!


▲如根师傅一蹲可半天,不会感觉累


而在与如根师傅的交谈中涉及到这一话题时,他却风趣地说:“我站感到着力(累),而蹲着感觉要比站着快活。蹲了半天之后,就是一站起来,头也勿会晕、眼也勿会冒‘金花’……”。


▲心灵手巧


在现实社会中,从事簟匠行业的人已越来越少,再过若干年之后,簟匠和他们打出来的幢篮担及品种众多的竹篾制品,或许将成为是后人又一种历史的符号……


▲“蹲功”,是每位簟匠师傅的基本功


▲打好的幢篮尤如自己的孩子,疼爱有加呐




《沈斌煊·坎墩老手艺系列》  

船匠——巧手描轻舟,这份老手艺已成了当地的“稀缺资源”

锡镴——精美的锡器,曾经在多少人心里留下美好的记忆…

摯桶——他在木板上已划了50多年的圈,可至今仍然未歇手

剃头——父亲传授的老手艺,这位古稀老人仍在坚守

石匠——坎墩这位已与石头打了60年的老人,想“投石问路”:谁能来接力?

酿酒——坎墩老手艺 | 一口浓浓醇味,喝出人间真情







图文来源 / 沈斌煊

编  辑 /  坎墩街道

设计、排版 /  可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