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新课标必背古诗文汇编(1. 先秦) 文

士风书院 2018-11-08 13:24:07



        《新课标必背古诗文汇编》(部版+沪版)



【先秦】



  《诗经》

    《周南·关雎》    [部初]

    《邶风·静女》    【部高】

    《秦风·蒹葭》    [部初]【沪高一1】

    《秦风·无衣》    【部高】



  《老子》

    8章:“上善若水”    【部高】

    12章:“五色令人目盲”    【部高】

    15章:“古之善为士者”    【部高】

    22章:“曲则全”    【部高】

    24章:“跂者不立”    【部高】

    27章:“善行无辙迹”    【部高】

    33章:“知人者智”    【部高】

    81章:“信言不美”    【部高】



  《论语》

    《学而篇》1章:“学而时习之”    [部初][沪初预2]

    《学而篇》4章:“吾日三省吾身”    [部初]

    《学而篇》14章:“君子食无求饱”    【部高】

    《为政篇》4章:“吾十有五而志于学”    [部初][沪初二1]

    《为政篇》11章:“温故而知新”    [部初][沪初预2]

    《为政篇》15章:“学而不思则罔”    [部初][沪初二1]

    《为政篇》17章:“知之为知之”    [沪初预2]

    《八佾篇》3章:“人而不仁”    【部高】

    《里仁篇》5章:“富与贵”    【沪高三2】

    《里仁篇》8章:“朝闻道”    【部高】

    《里仁篇》16章:“君子喻于义”    【部高】

    《里仁篇》17章:“见贤思齐焉”    【部高】

    《公冶长篇》15章:“敏而好学”    [沪初二1]

    《雍也篇》11章:“贤哉回也”    [部初]【沪高三2】

    《雍也篇》18章:“质胜文则野”    【部高】

    《雍也篇》20章:“知之者不如好之者”    [部初][沪初预2]

    《述而篇》16章:“饭疏食饮水”    [部初]【沪高三2】

    《述而篇》19章:“叶公问孔子于子路”    【沪高三2】

    《述而篇》22章:“三人行”    [部初][沪初预2]

    《泰伯篇》7章:“士不可以不弘毅”    【部高】【沪高三2】

    《子罕篇》17章:“子在川上曰”    [部初]

    《子罕篇》19章:“譬如为山”    【部高】[沪初二1]

    《子罕篇》26章:“三军可夺帅也”    [部初]

    《子罕篇》28章:“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沪初预2]

    《子罕篇》29章:“知者不惑”    【部高】

    《先进篇》26章:“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    【部高】

    《颜渊篇》1章:“克己复礼为仁”    【部高】

    《子路篇》17章:“无欲速,无见小利”    [沪初预2]

    《卫灵公篇》2章:“君子固穷”    【沪高三2】

    《卫灵公篇》9章:“有杀身以成仁”    【沪高三2】

    《卫灵公篇》24章:“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    【部高】

    《卫灵公篇》31章:“吾尝终日不食”    [沪初预2]

    《季氏篇》1章:“季氏将伐颛臾...”    【部高】

    《阳货篇》9章:“小子何莫学夫《诗》”    【部高】

    《子张篇》6章:“博学而笃志”    [部初]



  《晏子春秋·内篇杂下(橘逾淮为枳)》    [沪初预2]

    “晏子将使楚...寡人反取病焉”



  《左传·庄公十年(曹刿论战)》(左丘明)    [部初][沪初一2(末段“既克...故逐之”)]



  《墨子·公输》

    “公输盘为楚造云梯之械...公输盘服”    [沪初一2]



  《列子·汤问》

    “太行、王屋二山...无垄断焉”    [沪初一1]

    “伯牙善鼓琴...吾于何逃声哉?”    [部初]



  《孟子》

    《梁惠王下》6节:“孟子谓齐宣王曰...王顾左右而言他”    [沪初一2]

    《公孙丑上》2节:“敢问夫子恶乎长...则不能也”    【部高】

    《公孙丑下》1节:“孟子曰:“天时不如地利...战必胜矣。””    [沪初预2]

    《滕文公下》2节:“景春曰:“公孙衍...此之谓大丈夫。””    [部初]

    《告子上》10节:“孟子曰:“鱼,我所欲也...此之谓失其本心。””    [部初]【沪高三2】

    《告子下》15节:“孟子曰:“舜发于畎亩之中...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部初][沪初二1]



  《庄子·逍遥游》

    “北冥有鱼...亦若是则已矣”    [部初]

    “惠子谓庄子曰...则夫子犹有蓬之心也夫”    【部高】



  《离骚》(屈原)    【部高】

    “帝高阳之苗裔兮...来吾道夫先路”



  《荀子·劝学》    【部高】【沪高二2(节选“君子曰:学不可以已...则知明而行无过矣”“吾尝终日而思矣...善假于物也”“积土成山...用心躁也”)

    “学不可以已...用心躁也”



  《谏逐客书》(李斯)    【部高】







[部初]

      《诗经·周南·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  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部高】

      《诗经·邶风·静女》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  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  彤管有炜,说怿女美。

    自牧归荑,洵美且异。  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




[部初]【沪高一1】

      《诗经·秦风·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  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  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部高】

      《诗经·秦风·无衣》

    岂曰无衣?  与子同袍。  王于兴师,修我戈矛。  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  与子同泽。  王于兴师,修我矛戟。  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  与子同裳。  王于兴师,修我甲兵。  与子偕行!






【部高】

      《老子》8章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  夫唯不争,故无尤。




【部高】

      《老子》12章

    五色令人目盲; 五音令人耳聋; 五味令人口爽; 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 难得之货,令人行妨。  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




【部高】

      《老子》15章

    古之善为道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识。  夫唯不可识,故强为之容: 豫兮,若冬涉川; 犹兮,若畏四邻; 俨兮,其若客; 涣兮,若冰之将释; 敦兮,其若朴; 旷兮,其若谷; 混兮,其若浊。  孰能浊以静之,徐清?  孰能安以动之,徐生?  保此道者,不欲盈。  夫唯不盈,故能蔽不新成。




【部高】

      《老子》22章

    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  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  不自见,故明; 不自是,故彰; 不自伐,故有功; 不自矜,故长。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岂虚言哉!  诚全而归之。




【部高】

      《老子》24章

    跂者不立; 跨者不行; 自见者不明; 自是者不彰; 自伐者无功; 自矜者不长。  其在道也,曰余食赘形,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




【部高】

      《老子》27章

    善行,无辙迹; 善言,无瑕谪; 善数,不用筹策; 善闭,无关键而不可开; 善结,无绳约而不可解。  是以圣人常善救人,故无弃人; 常善救物,故无弃物。  是谓袭明。  故善人者,不善人之师; 不善人者,善人之资。  不贵其师,不爱其资,虽智大迷。  是谓要妙。




【部高】

      《老子》33章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  知足者富。  强行者有志。  不失其所者久。  死而不亡者寿。




【部高】

      《老子》81章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  善者不辩,辩者不善。  知者不博,博者不知。  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  天之道,利而不害; 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部初][沪初预2]

      《论语·学而》1章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部初]

      《论语·学而》4章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 为人谋而不忠乎? 与朋友交而不信乎? 传不习乎?”




【部高】

      《论语·学而》14章

    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




[部初][沪初二1]

      《论语·为政》4章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踰矩。”




[部初][沪初预2]

      《论语·为政》11章

    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部初][沪初二1]

      《论语·为政》15章

    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沪初预2]

      《论语·为政》17章

    子曰:“由! 诲女知之乎!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部高】

      《论语·八佾》3章

    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 人而不仁,如乐何?”




【沪高三2】

      《论语·里仁》5章

    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 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 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 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 君子去仁,恶乎成名? 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部高】

      《论语·里仁》8章

    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部高】

      《论语·里仁》16章

    子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部高】

      《论语·里仁》17章

    子曰:“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




[沪初二1]

      《论语·公冶长》15章

    子贡问曰:“孔文子何以谓之‘文’也?”  子曰:“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




[部初]【沪高三2】

      《论语·雍也》11章

    子曰:“贤哉,回也! 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贤哉,回也!”




【部高】

      《论语·雍也》18章

    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 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部初][沪初预2]

      《论语·雍也》20章

    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部初]【沪高三2】

      《论语·述而》16章

    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 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沪高三2】

      《论语·述而》19章

    叶公问孔子于子路,子路不对。  子曰:“女奚不曰,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




[部初][沪初预2]

      《论语·述而》22章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部高】【沪高三2】

      《论语·泰伯》7章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 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部初]

      《论语·子罕》17章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不舍昼夜。”




【部高】[沪初二1]

      《论语·子罕》19章

    子曰:“譬如为山,未成一篑,止,吾止也。 譬如平地,虽覆一篑,进,吾往也。”




[部初]

      《论语·子罕》26章

    子曰:“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




[沪初预2]

      《论语·子罕》28章

    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部高】

      《论语·子罕》29章

    子曰:“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部高】

      《论语·先进》26章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

    子曰:“以吾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 居则曰:‘不吾知也!’ 如或知尔,则何以哉?”

    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 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夫子哂之。

    “求! 尔何如?”

    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 如其礼乐,以俟君子。”

    “赤! 尔何如?”

    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 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焉。”

    “点! 尔何如?”

    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

    子曰:“何伤乎? 亦各言其志也。”

    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

    三子者出,曾皙后。  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

    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

    曰:“夫子何哂由也?”

    曰:“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

    “唯求则非邦也与?”

    “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

    “唯赤则非邦也与?”

    “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 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




【部高】

      《论语·颜渊》1章

    颜渊问仁。  子曰:“克己复礼为仁。 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 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

    颜渊曰:“请问其目。”  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颜渊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




[沪初预2]

      《论语·子路》17章

    子夏为莒父宰,问政。  子曰:“无欲速,无见小利。 欲速,则不达; 见小利,则大事不成。”




【沪高三2】

      《论语·卫灵公》2章

    在陈绝粮,从者病,莫能兴。  子路愠见曰:“君子亦有穷乎?”  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沪高三2】

      《论语·卫灵公》9章

    子曰:“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




【部高】

      《论语·卫灵公》24章

    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  子曰:“其恕乎!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沪初预2]

      《论语·卫灵公》31章

    子曰:“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




【部高】

      《论语·季氏》1章

    季氏将伐颛臾。  冉有、季路见于孔子曰:“季氏将有事于颛臾。”

    孔子曰:“求! 无乃尔是过与? 夫颛臾,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且在邦域之中矣,是社稷之臣也。 何以伐为?”

    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

    孔子曰:“求! 周任有言曰:‘陈力就列,不能者止。’ 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矣? 且尔言过矣,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

    冉有曰:“今夫颛臾,固而近于费。 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

    孔子曰:“求! 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 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当作贫]而患不均,不患贫[当作寡]而患不安。 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 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 既来之,则安之。 今由与求也,相夫子,远人不服,而不能来也; 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 而谋动干戈于邦内。 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




【部高】

      《论语·阳货》9章

    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 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 迩之事父,远之事君; 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




[部初]

      《论语·子张》6章

    子夏曰:“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






[沪初预2]

      《晏子春秋·内篇杂下(橘逾淮为枳)》    

    晏子将使楚。  楚王闻之,谓左右曰:“晏婴,齐之习辞者也。 今方来,吾欲辱之,何以也?”

    左右对曰:“为其来也,臣请缚一人,过王而行,王曰:‘何为者也?’ 对曰:‘齐人也。’ 王曰:‘何坐?’ 曰:‘坐盗。’”

    晏子至,楚王赐晏子酒。  酒酣,吏二缚一人诣王。  王曰:“缚者曷为者也?”  对曰:“齐人也,坐盗。”

    王视晏子曰:“齐人固善盗乎?”

    晏子避席对曰:“婴闻之,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 所以然者何? 水土异也。 今民生长于齐不盗,入楚则盗,得无楚之水土使民善盗耶?”

    王笑曰:“圣人非所与熙也,寡人反取病焉。”






[部初][沪初一2]

      《左传·庄公十年(曹刿论战)》(左丘明)

    十年春,齐师伐我,公将战。  曹刿请见。  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  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乃入见。  问:“何以战?”  公曰:“衣食所安,弗敢专也,必以分人。”  对曰:“小惠未徧,民弗从也。”  公曰:“牺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  对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  公曰:“小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  对曰:“忠之属也,可以一战。 战则请从。”

    公与之乘。  战于长勺。  公将鼓之。  刿曰;“未可。”  齐人三鼓,刿曰:“可矣。”  齐师败绩,公将驰之。  刿曰:“未可。”  下视其辙,登轼而望之,曰:“可矣。”  遂逐齐师。

    既克,公问其故。  对曰:“夫战,勇气也。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彼竭我盈,故克之。 夫大国,难测也,惧有伏焉; 吾视其辙乱,望其旗靡,故逐之。”






[沪初一2]

      《墨子·公输》

    公输盘为楚造云梯之械,成,将以攻宋。  子墨子闻之,起于鲁,行十日十夜,而至于郢,见公输盘。

    公输盘曰:“夫子何命焉为?”

    子墨子曰:“北方有侮臣者,愿借子杀之。”  公输盘不说。

    子墨子曰:“请献十金。”

    公输盘曰:“吾义固不杀人。”

    子墨子起,再拜,曰:“请说之。 吾从北方闻子为梯,将以攻宋。 宋何罪之有? 荆国有余于地,而不足于民,杀所不足而争所有余,不可谓智; 宋无罪而攻之,不可谓仁; 知而不争,不可谓忠; 争而不得,不可谓强; 义不杀少而杀众,不可谓知类。”

    公输盘服。






[部初][沪初一1]

      《列子·汤问》

    太行、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万仞。  本在冀州之南,河阳之北。

    北山愚公者,年且九十,面山而居。  惩山北之塞,出入之迂也。  聚室而谋曰:“吾与汝毕力平险,指通豫南,达于汉阴,可乎?”  杂然相许。  其妻献疑曰:“以君之力,曾不能损魁父之丘,如太行、王屋何? 且焉置土石?”  杂曰:“投诸渤海之尾,隐土之北。”  遂率子孙荷担者三夫,叩石垦壤,箕畚运于渤海之尾。  邻人京城氏之孀妻有遗男,始龀,跳往助之。  寒暑易节,始一反焉。

    河曲智叟笑而止之曰:“甚矣,汝之不惠。 以残年余力,曾不能毁山之一毛,其如土石何?”  北山愚公长息曰:“汝心之固,固不可彻,曾不若孀妻弱子。 虽我之死,有子存焉; 子又生孙,孙又生子; 子又有子,子又有孙; 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  河曲智叟亡以应。

    操蛇之神闻之,惧其不已也,告之于帝。  帝感其诚,命夸娥氏二子负二山,一厝朔东,一厝雍南。  自此,冀之南,汉之阴,无陇断焉。

    ...

    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  伯牙鼓琴,志在登高山。  钟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  志在流水,钟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  伯牙所念,钟子期必得之。  伯牙游于泰山之阴,卒逢暴雨,止于岩下。  心悲,乃援琴而鼓之。  初为霖雨之操,更造崩山之音。  曲每奏,钟子期辄穷其趣。  伯牙乃舍琴而叹曰:“善哉,善哉,子之听夫志,想象犹吾心也。 吾于何逃声哉?”






[沪初一2]

      《孟子·梁惠王下》6节

    孟子谓齐宣王曰:“王之臣,有托其妻子于其友而之楚游者。 比其反也,则冻馁其妻子,则如之何?”

    王曰:“弃之。”

    曰:“士师不能治士,则如之何?”

    王曰:“已之。”

    曰:“四境之内不治,则如之何?”

    王顾左右而言他。




【部高】

      《孟子·公孙丑上》2节

    “敢问夫子恶乎长?”

    曰:“我知言,我善养吾浩然之气。”

    “敢问何谓浩然之气?”

    曰:“难言也。 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 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 是集义所生者,非义袭而取之也。 行有不慊于心,则馁矣。 我故曰告子未尝知义,以其外之也。 必有事焉而勿正,心勿忘,勿助长也。 无若宋人然。 宋人有闵其苗之不长而揠之者,芒芒然归。 谓其人曰:‘今日病矣,予助苗长矣。’ 其子趋而往视之,苗则槁矣。 天下之不助苗长者寡矣。 以为无益而舍之者,不耘苗者也; 助之长者,揠苗者也。 非徒无益,而又害之。”

    “何谓知言?”

    曰:“诐辞知其所蔽,淫辞知其所陷,邪辞知其所离,遁辞知其所穷。 生于其心,害于其政; 发于其政,害于其事。 圣人复起,必从吾言矣。”

    “宰我、子贡善为说辞,冉牛、闵子、颜渊善言德行。 孔子兼之,曰:‘我于辞命,则不能也。’ ... ”




[沪初预2]

      《孟子·公孙丑下》1节

    孟子曰:“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三里之城,七里之郭,环而攻之而不胜。 夫环而攻之,必有得天时者矣; 然而不胜者,是天时不如地利也。

  城非不高也,池非不深也,兵革非不坚利也,米粟非不多也; 委而去之,是地利不如人和也。

  故曰: 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寡助之至,亲戚畔之; 多助之至,天下顺之。 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




[部初]

      《孟子·滕文公下》2节

    景春曰:“公孙衍、张仪,岂不诚大丈夫哉? 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

    孟子曰:“是焉得为大丈夫乎? 子未学礼乎? 丈夫之冠也,父命之。 女子之嫁也,母命之,往送之门,戒之曰:‘往之女家,必敬必戒,无违夫子!’ 以顺为正者,妾妇之道也。 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 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此之谓大丈夫。”




[部初]【沪高三2】

      《孟子·告子上》10节

    孟子曰:“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 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 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 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 死亦我所恶,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 如使人之所欲莫甚于生,则凡可以得生者何不用也? 使人之所恶莫甚于死者,则凡可以辟患者何不为也? 由是则生而有不用也,由是则可以辟患而有不为也。 是故所欲有甚于生者,所恶有甚于死者。 非独贤者有是心也,人皆有之,贤者能勿丧耳。

  一箪食,一豆羹,得之则生,弗得则死。 嘑尔而与之,行道之人弗受; 蹴尔而与之,乞人不屑也。 万钟则不辩礼义而受之,万钟于我何加焉? 为宫室之美,妻妾之奉,所识穷乏者得我与? 乡为身死而不受,今为宫室之美为之; 乡为身死而不受,今为妻妾之奉为之; 乡为身死而不受,今为所识穷乏者得我而为之,是亦不可以已乎? 此之谓失其本心。”




[部初][沪初二1]

      《孟子·告子下》15节

    孟子曰:“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人恒过,然后能改; 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 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 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部初]【部高】

      《庄子·逍遥游》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化而为鸟,其名为鹏。  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  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是鸟也 ,海运则将徙于南冥。  南冥者,天池也。

    齐谐者,志怪者也。  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  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 天之苍苍,其正色邪? 其远而无所至极邪? 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

    ...

    惠子谓庄子曰:“魏王贻我大瓠之种,我树之成而实五石。 以盛水浆,其坚不能自举也; 剖之以为瓢,则瓠落无所容。 非不呺然大也,吾为其无用而掊之。”

    庄子曰:“夫子固拙于用大矣。 宋人有善为不龟手之药者,世世以洴澼絖为事。 客闻之,请买其方百金。 聚族而谋之曰:‘我世世为澼絖,不过数金。 今一朝而鬻技百金,请与之。’ 客得之,以说吴王。 越有难,吴王使之将。 冬,与越人水战,大败越人,裂地而封之。 能不龟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于洴澼絖,则所用之异也。 今子有五石之瓠,何不虑以为大樽而浮乎江湖,而忧其瓠落无所容? 则夫子犹有蓬之心也夫!”





【部高】

      《离骚》(屈原)

    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

    摄提贞于孟陬兮,唯庚寅吾以降。

    皇览揆余初度兮,肇锡余以嘉名:

    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

    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

    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

    汩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

    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

    唯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

    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






【部高】【沪高二2】

      《荀子·劝学》

    君子曰: 学不可以已。

    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 冰,水为之,而寒于水。  木直中绳,輮以为轮,其曲中规。  虽有槁暴,不复挺者,輮使之然也。  故木受绳则直,金就砺则利,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己,则知明而行无过矣。

    ...

    吾尝终日而思矣,不如须臾之所学也; 吾尝跂而望矣,不如登高之博见也。  登高而招,臂非加长也,而见者远; 顺风而呼,声非加疾也,而闻者彰。  假舆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 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绝江河。  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

    ...

    积土成山,风雨兴焉; 积水成渊,蛟龙生焉; 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  故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  骐骥一跃,不能十步; 驽马十驾,功在不舍。  锲而舍之,朽木不折; 锲而不舍,金石可镂。  蚓无爪牙之利,筋骨之强,上食埃土,下饮黄泉,用心一也。  蟹六跪而二螯,非蛇鳝之穴无可寄托者,用心躁也。






【部高】

      《谏逐客书》(李斯)

    臣闻吏议逐客,窃以为过矣。  昔穆公求士,西取由余于戎,东得百里奚于宛,迎蹇叔于宋,来邳豹、公孙支于晋。  此五子者,不产于秦,而穆公用之,并国二十,遂霸西戎。  孝公用商鞅之法,移风易俗,民以殷盛,国以富强,百姓乐用,诸侯亲服,获楚、魏之师,举地千里,至今治强。  惠王用张仪之计,拔三川之地,西并巴、蜀,北收上郡,南取汉中,包九夷,制鄢、郢,东据成皋之险,割膏腴之壤,遂散六国之从,使之西面事秦,功施到今。  昭王得范雎,废穰侯,逐华阳,强公室,杜私门,蚕食诸侯,使秦成帝业。  此四君者,皆以客之功。  由此观之,客何负于秦哉!  向使四君却客而不内,疏士而不用,是使国无富利之实,而秦无强大之名也。

    今陛下致昆山之玉,有随和之宝,垂明月之珠,服太阿之剑,乘纤离之马,建翠凤之旗,树灵鼍之鼓。  此数宝者,秦不生一焉,而陛下说之,何也?  必秦国之所生然后可,则是夜光之璧,不饰朝廷; 犀象之器,不为玩好; 郑、卫之女不充后宫,而骏良駃騠不实外厩,江南金锡不为用,西蜀丹青不为采。  所以饰后宫,充下陈,娱心意,说耳目者,必出于秦然后可,则是宛珠之簪,傅玑之珥,阿缟之衣,锦绣之饰不进于前,而随俗雅化,佳冶窈窕,赵女不立于侧也。  夫击瓮叩缶弹筝搏髀,而歌呼呜呜快耳者,真秦之声也; 郑、卫、桑间、《昭》、《虞》、《武》、《象》者,异国之乐也。  今弃击瓮叩缶而就郑、卫,退弹筝而取《昭》、《虞》,若是者何也?  快意当前,适观而已矣。  今取人则不然。  不问可否,不论曲直,非秦者去,为客者逐。  然则是所重者在乎色乐珠玉,而所轻者在乎人民也。  此非所以跨海内、制诸侯之术也。

    臣闻地广者粟多,国大者人众,兵强则士勇。  是以太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 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 王者不却众庶,故能明其德。  是以地无四方,民无异国,四时充美,鬼神降福,此五帝三王之所以无敌也。  今乃弃黔首以资敌国,却宾客以业诸侯,使天下之士退而不敢西向,裹足不入秦,此所谓“借寇兵而赍盗粮”者也。  夫物不产于秦,可宝者多; 士不产于秦,而愿忠者众。  今逐客以资敌国,损民以益雠,内自虚而外树怨于诸侯,求国无危,不可得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