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祁红溯源 | 奇岭古村连古道

祁门微旅游 2020-10-10 13:44:25

祁门红茶成为人们生活中不时出现的主角,祁门微旅游连载《祁红溯源》,向世人娓娓道来一个祁红茶人关于祁红古往今来发展的点滴故事。


祁 红 溯 源

郑建新  著


奇岭古村连古道


古村奇岭


别芦溪将去平里,下站导友叫老黑。他来电话说,驾车路线有二,一绕过阊江,经平芦线直行;一沿河走,转溶口到平里。笔者问哪路风景更好?老黑说:走溶口,那里有奇岭古村和奇峰古道,值看。


笔者溯阊江而上,至桥边,被一胖男挡路,他自报家门叫祁心,即电话里的老黑,我们紧紧握手。笔者看他,四十开外,高个短发,圆脸堆笑,身着运动衣,肩背摄影包,浑身是劲,完全一副旅游达人形象。因都爱旅游,惺惺惜惺惺,就差拥抱。关于老黑,笔者早得知,此人是祁门著名驴友,举凡境内山水,几乎踏遍,并带出粉丝无数。其人豁达,县里举办重大野外体育赛事,均邀其助阵,诸如中国定向活动、黄山168 国际徒步探险等,均有其忙碌身影。其人多才,熟识地方掌故不说,每每外出活动完毕,必捧出海量照片,并配以精美文字,给出网络饕餮大餐,令参与者事后再次愉悦一把。


老黑带路,我们穿过一段几乎不算公路的公路,很快到溶口。其实溶口也有看点,譬如溶溪河与阊江交汇处,其地有老码头,码头上有亭,亭接老街,老街临河,一色石板路,古韵黯然。再加乡里做过整理,于街口树一硕大石碾,说是曾为油榨物件,圆饼形静立河岸。其上为高低错落两大桥,一为公路,一为铁路,分属当代和民国两时代,荡出岁月深邃感,很有味道。


 我们在老供销社处北拐,走 20 里村村通公路,高低起伏,田园扑面,路转峰回,远见一高大威猛建筑,内心莫名激动,原来奇岭到了。古建旁有拱门,车穿拱门过,别有古意。驻车后,笔者观赏古建,名叫文阊阁,立在会源桥上。老黑说:此阁建于明嘉靖二十年(1541),是该村进士郑维诚捐建,会源桥三字即为其手迹。笔者看那字,饱满雄劲,颇有颜范。桥上文阊阁,俗称八角亭,上下两层,重檐翘角,凌空欲飞。檐角挂风铃,左右有圆柱,下垫鼓形柱础为根基,一层外围砌砖墙,墙上有孔,或圆或方,明为采光,暗寓外圆内方之意。亭两侧屋宇数栋,以垣墙相连,形成整体,外墙开拱门,也是村门,形为防卫型水口建筑,创意可谓高超。现两边建筑虽坏,然残垣断壁,依旧不减当年风采。



我们循河而上,步行进村,一脚水泥路面,正感遗憾,老黑明察,说:村里打算不日敲去水泥,还石路于世人。笔者沿路慢慢行,看脚下小溪偎路蜿蜒来,水流潺潺,清澈见底,河石圆扁不一,小鱼穿梭其中,时而吐几泡,时而隐缝中。溪两岸房屋鳞次栉比,灰墙褐瓦,斑驳沧桑,多数仍徽派,砖雕有鱼牛花草。行不久,笔者见对河一老屋有字,细看居然是隆泰号。屋立河边,左壁残破,门斜尘满,沧桑满目,老态十分。该不是茶号吧?我们来兴趣,急忙过河看。到屋前,发现已是危房,不便入内。在外探看,里面桌椅杂陈,横七竖八,残败不堪。且后屋已塌,可见山骨。如此面积,不像茶所?再看外围,左边空荡,右为人家,假如原是一体,兴许还是茶所,看来还须再证。须臾,老黑寻来老屋后人,其说:老屋是我五代祖手上所建,传至我辈,兄弟五个,老屋属其中三人所有,因 不便分配,保留至今。历为杂货店, 不是茶号……至此终于弄清老屋真实面目,原是空喜一场。我们继续溯溪上行,行一段,见一坝,连见几坝,且每坝皆有石桥横卧,依次为聚秀桥、奇缘桥、济源桥,加村口会源桥,首尾共六座。老黑说:从前每座桥上建有木制楼阁,以桥为界,村庄分里中外三门,每门建一祠堂。之所以,人称此村是三祠祭祖、五岭通衢、六桥拱秀。可惜楼阁和祠堂多没了,如今仅留村中央半截里门祠堂。


祠堂建于嘉靖十七年(1538 年),大门有联:活水养金鳞,时来变化;好山横玉几,天为安排。联语意境奇好,遗憾的是,祠堂久经风雨,已破败不堪,仅剩半截建筑和一些残破石雕木雕,然雕刻仍见精美,由此想见,当年规模非同一般。站祠堂天井,抬头看四周高墙,高强隔断眼,却割不断遐想。想当初这是奇岭精神圣殿,世俗再喧嚣,村风犹淳朴,由此才有今天保留基本完好的村景。老黑说:好村风还有故事,就是祠堂前那一方池塘。塘里许多鱼,一旦鱼死,谁吃谁买等量鱼苗投放,此规矩,自古沿袭至今。笔者看那塘,正方形,半亩见方,四周青石栏,栏间嵌石屏,屏刻金钱卷云牡丹蝙蝠等纹饰,浮雕精美,雕工细腻,不啻为徽州石雕精品。塘中有鱼几十尾,青红相绕,大者人抱,小者尺长,时而出水,时而沉底,自在游荡。遇人投菜叶,或争或抢,悠然自得,宛若仙境。笔者问塘来历,身边一老者接话:据说很久前,我们村经常无缘无故失火,祖上请来一风水先生求破灾之道,先生在村中走一圈,说根据五行相克、水火不容道理,叫祖上在此建池塘,后来果真不失火了。老者一脸得意,兴许为祖上智慧骄傲,也许因眼前美景自豪。笔者受感染,忍不住频频举相机,摄下这人鱼和谐的人文风景。



老黑说:祠堂后山,还有古建遗址,也值一走。笔者去看,偌大山洼,菜地一片,地中有残存石基,及方正池塘,被藤蔓缠绕,遮掩原样,但规模不小,遥见当年威武。相随的村人说:明代时,我村郑维诚与查湾汪惟效、渚口倪紫辉同窗,三人到河中洗澡,因无处晾挂衣服,嬉言说出千枝杨柳当衣架,万里长江作浴盆,朝中宰相我三人的豪言,后来三人果真在京都做大官。我村郑维诚告老还乡后,就在这里修少潭讲院,附近建今吾园,说是感恩当年读书地。祁门吴知县闻讯来拜,还题下一诗。笔者问:那诗你知道吗?村人张口就来:半山秋色杂烟芜,水阁灯青入夜孤。鱼跃方塘惊短梦,月留园影挂高梧。一天暮霭横奇岭,十里溪声下倒湖。寂寂亭台疏树静,五更风冷听雅雏。话毕,老黑解释道:此诗将奇岭和倒湖两地名嵌入,有点味道,堪称妙不可言。笔者细咀嚼,也有同感。


绱佯奇岭水街,穿行徽派古巷,呼吸古朴气息,体味浓郁乡情,笔者边走边看,边想边叹,一任心情自由飞,似梦非梦空灵来,浮躁心,慢慢静,岁月感,幽幽起。满满的感悟是,于时空隧道中,天地不衰,自然永恒,人乃渺小过客,能留痕迹,算是威武。老黑见笔者呆然,说:奇岭始建于唐,千年岁月酿风景,才如此美妙。没骗你吧?听其语,笔者幡然醒,急竖拇指,高声道:点赞!



笔者还想再走奇峰古道,老黑说:古道风景是好,但这次走不了。别说时间不允许,路线也反了。笔者大惑不解,老黑耐心解释:古道从奇岭出发,那边出口是芦溪樟村和奇口,中间有西游岭檫岭白桃岭奇峰岭,全长约 22 公里,现存石板路 15 公里左右,为三四百年前郑氏举族修成,至高处可俯视阊江和大北水,亦能远眺礼屋倒湖碧桃等村。目前从奇岭经樟村约 10 公里,初整完毕,可供游走。余下 10 公里,芦溪乡正在整理。我看不妨待环道全部贯通再走不迟,届时既可徒步全程,也可走半途乘舟游水,游山玩水全面乐够,岂不更好?笔者听后,当即表态:入乡随俗。听你的,下次来补!


一本溯源祁红发展历史的文化行走地图


版权为郑建新所有,未征授权不得转载!

祁门微旅游


戏曲绵长 | 访古探幽 | 原味乡野 | 祁红香茗

微信号:qimenlvw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