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活动| 张翔武首部诗集《乌鱼最易上钩的季节:2001-2013诗选》发布会暨诗会

昆明麦田书店 2019-06-11 15:57:54

陈年旧事如雨后彩虹,闪亮遥远,高挂天上。身体不能回去的地方,我试图凭借语言来重建。


——张翔武




张翔武首部诗集《乌鱼最易上钩的季节:2001-2013诗选》发布会暨诗会


票价:免票

时间:2017年12月29日(星期五) 20:00 

地点:塞林格咖啡馆(钱局街白云巷商贸城内)



 | 张翔武


诗集《乌鱼最易上钩的季节:2001-2013诗选》


本书收录诗人张翔武2001年至2013年的诗作,共175首,时间跨越十三年。


从创作阶段来分,这十三年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段时期:2001年至2007年。诗人写了许多动物题材的诗,那是一批并不成熟的模仿之作。那个时期,我对动物并非熟悉,也没有深入了解,因而那批诗平板简单,甚至生硬,然而情感的真诚却不容质疑。这些年,我可以归为探索期,尽管它远远没有取得理想中的效果。


《乌鱼最易上钩的季节:2001-2013诗选》


第二段时期:2008年至2013年。以2007年为界,正是在这个特殊的年头,生命的脆弱虚无、人性的变幻莫测,使我的性格和精神受到极大震荡,进而影响我对写诗的态度。从那以后,我觉得自己应该好好读书,认真对待写作,再也不能随性而为地创作。有鉴于此,我阅读不少诗集,在创作上致力于重建对故乡的记忆。同时,我在城市中的所见所闻,包括个人经历、常人故事,都转化为笔下的诗句。


我的故乡在湖南北部,今归洞庭湖流域,故乡盛产鱼米,气候四季分明。我的童年平稳快乐,只是偶尔遭遇来自于水的惊吓。因为自幼偏爱动物,至今,我的笔下多有流水之险、昆虫之鸣、鱼虾之跃、双亲之爱。一个人在幼年的经验、爱好和教育,从此决定了他的一生。在云南山水之间,我常常想起湖湘之地,陈年旧事如雨后彩虹,闪亮遥远,高挂天上。身体不能回去的地方,我试图凭借语言来重建。


诗人张翔武


1980年生于湖南安乡乡村,中学时开始写诗,曾获2017年昆明(大益)文学年会奖。现居昆明,供职于春城晚报。


诗人张翔武


朗诵嘉宾


司马、魏云、王凌云、纪梅、张大勇(吉他)、何惠子、雷杰龙、马力、人面鱼、包倬、易慧芳(古筝)、鸽子、温酒的丫头、老六、影白、韩旭、唐果、陈金珊、杨镇瑜、黑鸟、老仙(吉他)。


诗选


| 疯孩子


天色阴沉。一个孩子游荡

在一个村子附近

他身穿黑棉袄黑长裤,满脸污垢

头发像一丛被风吹乱的茅草

两颗失去光泽的眼珠藏在后面

我吃完晚饭,他还在外面游荡

邻居郭伯叫他不应,一把拉他进屋

给他擦脸,洗手,盛一碗饭菜,塞到他手里

他刚扒几口,哇地一声

满口米饭喷洒出来,又猛然冲出门外

一阵雷,一阵雨,像大块大块的钢铁相互撞击

疯孩子自顾自飞跑,扔下郭伯的喊声

随着雨水流走。在轮廓模糊的公路上

逐渐看不到他的背影,他一路干嚎

像背中利箭的狼,一只浑身磷火的水猴子

蹿出墓地,跳进河里,没有声响,也没有水花

疯孩子,疯孩子,消失在半里外的桥头

今夜没有星星没有月亮

他的周围没有生人的颜色



| 狮子座流星雨


那年四月,我在高原的春夜醒来

趿双拖鞋,站在寝室的阳台上,

周围聚集一群追求美好时光的孩子。

狮子座流星雨在大气层擦亮一些火柴

转眼之间,飞萤般消失,不顾微弱的叹息。

我干巴的词语和往事一样如此

还没来得及坠落

便只剩下一束短短的电光幻影。



| 乌鱼最易上钩的季节


钓乌鱼呢,其实非常简单,

一根竹竿,两三米长的鱼线,

找来伞骨,磨尖一头,扭成铁钩,

用鱼线系牢,抓只小蛤蟆,

钩尖从它屁眼穿到嘴上。

 

说起来,钓乌鱼确实简单,

不过,也要点儿运气。

五六月份,天气最热,

时常去河边逛逛,

靠岸的水面上,很容易发现

一群鱼苗密密麻麻,

一会儿东,一会儿西,

才看到它们钻进水草,

它们又浮出菱角蔓儿旁。

 

当然,看也白看,

好歹你还要认得它们。

不能咋咋呼呼发出声响,

免得惊动它们,接下来

你该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在这群鱼苗附近,肯定

有一对成年乌鱼随群保护,

即使偶尔现身,也是无声无息。

除开夏季,它们避开光亮,

喜好清静,习惯于潜伏水底。

午后或傍晚,才做父母的乌鱼

带领一群鱼苗出来透透气,乘乘凉。

 

如果眼睛够尖,你能看到

一段又圆又粗、黑白相间的花纹

在半明半暗的水里

缓慢移动,正像电影里的潜艇。

 

那只蛤蟆低悬水面,晃来晃去,

乌鱼以为美味送上门来

或者某种威胁靠近鱼苗,

它张嘴露出满口细密短小的牙齿

连扑带撞直冲过来。

 

上钩的乌鱼翻起水花的时候,

像一滴水掉进油锅,鱼窝子当即炸群。

这会是鱼苗们最后一次露出水面,

过些日子,它们个头长大,

追随父辈的生活习性深入河底,

开始迷恋周围的淤泥和黑暗。

 

够简单了吧?你要抓住

乌鱼带着鱼苗出来浮头的时候,

这是钓到它们最好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