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春节散记

潜山网 2019-07-06 20:22:46

  在下车的那一刹那,离家里只有不到500米的距离,我的心突然一紧,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近乡情更怯”。阔别老家两年多,在这个腊月里,我终于回家过年了。

作者 汪宗辉在肯尼亚

  2014年8月10日,我一个人拖着大箱子,来到了距离祖国两万里之遥的东非肯尼亚参建蒙内铁路。在这个美丽的国度,我度过了青春中美好的两年多时光,还结识了现在的妻子,这次也跟我一块回老家过年。

作者 汪宗辉在肯尼亚

  出国的两年多里,我也零星因为出差回国几次,但是每次时间都特别紧,办完事就回项目,一直没能有机会回趟老家。这次,是休假,整整一个月的假期,我要好好地享受在老家的时光。

  父母对于我俩回家过年做足了功课,在屋子里安装了热水器,这样,冬天里洗澡的问题顺利解决了,家里也能随时用上热水。除此之外,父亲还在房间里安装了空调,这样,腊月里即使再冷,开了空调,也能睡个暖和觉。

二乔公园夜景 摄影 余文革

  老家位于皖西南大别山东南麓,素有古皖之源、皖国古都、二乔故里、安徽之源、京剧之祖、禅宗之地、黄梅之乡”的美誉,地貌特征呈“七山一水两分田”分布,山多、水多、田地少,所以大部分村民都常年外出务工,家里的田地基本都承包给村里的几个种粮大户了。山,老家最著名的是天柱山,山中有奇峰异石,古树阴翳,山上有炼丹池,池中常年有水,碧绿清澈见底,池中及山涧中有娃娃鱼。水,有潜河,四季有水,只是冬季水位较低,但河水清冽。


皖水河 朱玮

  我在肯尼亚看“舌尖上的中国”的时候,我就告诉妻,我老家那水多,有很多淡水鱼,味道鲜美,回去给你做。其实,在肯尼亚的时候,我也曾日夜惦记着家乡的鱼,鲶鱼、鲫鱼、黑鱼、鲤鱼……还有一大堆叫不上名字的鱼。回家之前,我就提前给父亲打电话,父亲在电话那头乐呵呵的:“别的没有,鱼有的吃”。

  到家,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父亲已经准备了一大水缸的野生鱼,以鲶鱼为主,还有一条两斤多的大黑鱼、两条半斤重的小鲤鱼。在老家,鱼里面以黑鱼最佳,因为黑鱼大补且刺少;鲶鱼次之;其次才是鲫鱼、鲤鱼;而鲢鱼吃得很少,价格上也最便宜。

长春湖 摄影 叶余根

  “你不在家的这两年,方巷的方春满把湖给承包了,还在里面养黄鳝,鱼是野生的,我就让他捞了一些,黄鳝都是饲养的,吃着不好,就没要”,“我跟春满是小学同学,关系好,以后想吃鱼就去他那捞”,父亲有些自豪。

  妻是陕西关中人,在家里就很少吃鱼,鱼见得也少。我去过她老家,那里八百里秦川一趟平,水泥路边全是绿油油的麦苗,很少有池塘、水泡子,吃饭也以面条和馒头为主,一个菜,一夹馒,吃得比啥都美。我们在肯尼亚虽然也能经常吃上鱼,但是主要以海鱼为主,都是从印度洋里捕上来的,对于海鲜,我也吃不惯,有时候也有淡水鱼,基本上都是从维多利亚湖或者纳瓦莎湖里捕起来的,项目上陕西的厨师做鱼的方法与老家差异太大,食材虽好,还是吃不惯。

  回家的第一顿饭,就是吃鱼—鲶鱼豆腐火锅。鲶鱼,是野生鲶鱼;豆腐是家里自己打的嫩豆腐。不加任何调料,就是农家生姜蒜子,佐以小葱,顺便添家里院子里种的香菜和干豇豆,那个鲜字,无法诉说,妻也是吃得津津有味。

作者 汪宗辉的妻子

  第二天,妻就嚷着我就带她去看看野生鱼的产地—大湖。大湖离我家也就500米左右,冬日的下午,阳光依然很温暖,只是湖边风大,天气一暖,潜伏在湖堤上的水蚊子到处都是。湖已经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了,我小的时候,那个大湖是孩子们的乐园。夏天,去湖里游泳、打莲蓬、挖藕苗、抓黄鳝,冬天,把湖水抽干,孩子们跟着大人去湖里捕鱼、挖藕菜,热闹、有趣。现在的湖,经过整治,湖里的莲藕全部清除了,鱼是野生放养,里面还放了网箱,专门饲养黄鳝。湖堤的一侧就是湖田,我都记不住哪块田是我家的了,十几岁的时候,夏天,农村没有好去处,我们成天就在湖里和湖田里。在湖田里摸龙虾、下黄鳝笼,弄得一身泥巴,回家之前必须在湖里洗个澡,把自己洗干净,顺便也把龙虾、黄鳝洗干净。

配图 摄影 叶余根

  我在湖堤上点了根烟,一边走,一边跟妻讲发生在这里的故事、讲我的童年。虽然都是在农村长大,但是由于地域差异,妻显然以前没见过这么大的湖,还有这么广阔的湖田,听我的介绍,她一会儿一个慨叹,一会儿一个好奇。

  这个人就是很有意思,我在小的时候,包括在读高中的时候,总想着走出去,走出大山,走到外面看看。我们的高中老师也是一个劲地鼓励我们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走出潜山,走向世界。我父亲从小就对我念书要求很严,他教育我:“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要求我好好念书,考上大学,走出农村,告别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生活,成为城里人,能吃上皇粮更好。

  我那个时候也是个不安分的人,总想跑得离家越远越好,没有任何缘由。当时班上好多同学都在本省或者邻省上大学,我跑到离家一千多公里的河北完成了学业,毕业后,又在离家坐火车需要20多个小时的古都西安寻了个工作。没料到,后来到了离家更远的肯尼亚干了两年活,不光走出了省,还走出了国,冲出了亚洲,连我自己都佩服自己的勇气。可是现在,反倒对生我养我的故乡有着浓浓的依恋与不舍。

  回家就是为了过年,在老家,带着新媳妇回家过年是件荣耀的事,父母当然很高兴,我俩在家父母啥事都不让干,都说在外面辛苦,回家就是好好休息。我还把新媳妇领着给同学看,看看北方人与老家的女子有啥区别,我把我高中的老师、同学请到家里吃饭、喝酒,其乐融融。

配图摄影:李结海

  这么多年,虽然年味越来越淡,以前的舞狮子、敲锣打鼓没了,但是族里每年腊月二十四开祠堂门迎接祖宗回家过年、大年三十下午在祠堂陪祖宗过年、大年初一一早给祖宗拜年的习俗一直流传至今,我在开祠堂门那天,给列祖列宗虔诚地磕了三个响头,感谢他们保佑我这几年无病无灾。再就是放鞭炮,大年三十下午和初一早上,那个鞭炮放得震耳欲聋,热闹是热闹得很。

配图摄影:李结海

  农村里娱乐设施很少,看看电视,有条件的人家拉了网线,可以用电脑上网,所以大部分人都打麻将,村里基本过年期间几乎就没停过。年轻人挣了钱,就玩大的;年级大的,玩点小的,娱乐娱乐,混混时间。我也玩,我喜欢斗地主,一种纸牌游戏,打得很小,不以赢钱为目的,纯属娱乐,村里上了年纪的人都喜欢和我玩,因为我打牌快,而且还经常输,我享受在斗地主过程中与他们聊天的乐趣,可以了解村里的新闻事儿。

  “过年容易,过日子难”,这是农村流传下来的话,讲得很有道理。过年就大年三十那一夜,可日子长着呢。过完年正月初六,我又拖着行李箱,带着不舍,再次踏上了征程。

  不知道,下一次回家是什么时候了。

------------广告推广-----------

联系我们

电话:0556-8933139
微信:aqwyyg
邮箱:627298930@qq.com

点击"阅读原文"【看源潭元宵节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