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宜宾知青苦中有乐历练人生,200多名知青欢聚共诉衷情

宜宾零距离 2019-07-05 19:04:01


  1964年,“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的口号响彻神州大地,牵动了千百万个家庭,改变了一个时代知识青年的生活。他们告别父母亲人,卷进上山下乡的洪流,开始承受坎坷命运,将自己青春的汗水洒在了最艰苦的地方。间隔半个世纪后,22日,宜宾市1964年9月8日下乡知识青年举行50周年纪念大会,200多名知青欢聚一堂共诉衷情,显得十分激动。

岁月沉淀感情一如当年

  当日上午,知青们聚在宜宾市人民广场一家饭店内。当年风华正茂的人们满面沧桑,此刻聚首,抚今忆昔,无不感慨万千,相互拥抱、聊天,他们之间有一种很独特的感情,无论是否曾经相识,只要得知对方是知青,就一见如故非常亲热。



  “这次纪念我们这批上山下乡50周年,主要是回顾那段历史,记住那段历史,因为那段历史不会再有了,希望儿女继承我们在乡下吃苦耐劳的那种精神。”负责此次召集的知青曾康德说,他们都是1964年9月8日一批到筠连县五区(现雪山镇)上山下乡的知青,共270多人,当时最小的14岁,最大24岁,大家在五个乡安家落户。

联心村是第一个村由煤油灯改用电灯

  今年70岁的知青屠龙技对五十年前下乡时的情景刻骨铭心。他是当年一起下乡当中年龄偏大的一个20岁,高中毕业。他从宜宾市下乡到筠连县联合乡联心村,奉献了14年青春。



  “到了乡下,通过努力我们村是第一个由煤油灯改变用上了电灯。”屠龙技回忆当年在对乡下的贡献时感到很自豪地说,当年到筠连看到只有县城晚上才有电灯使用,但电量很低不怎么亮,而乡下家家户户都是使用煤油灯。于是,他就开始琢磨着怎么改变这样的现状,通过自己的学习研究决定建小型水电站,从1965年开始建设,挖沟、埋线、测量,耗费一年的时间终于建成。

  因没有电,当时打米和磨面只能用手工。屠龙技说,最开始输送出来的电就用于搞农业加工,改变手工方式。半年后,通过慢慢改建后,白天搞农业加工,晚上发电用于家庭使用,但因是小型水电站只有5个千瓦,够200个25瓦大的电灯使用,基本满足了该村的医院、学校和村民们的用电。



  关于青春的记忆一直萦绕在他脑海,屠龙技告诉记者说,现在回想起以前那个时候,真的很怀念,晚上做梦都时常梦到当年在乡下的日子,因那时候大家都单纯,有个豪爽的性格和精神执着的抵达,是多么地值得知青们骄傲和留恋,但是,这一代人已经到了退休之年,步入老年,现在聚在一起不容易了。

带动农民致富 由每人一年187斤口粮到780斤

  67岁的曾康德说起当年的生活只有一个字,“苦”。

 

  “我们到乡下时,一年每人只供187斤口粮,当时大家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和年轻美貌的姑娘们,正在长身体的时候,怎么能够吃啊!”曾康德的记忆力惊人,原是因为“一辈子难忘。”



  曾康德说,自己到乡下当知青后,什么都干,当过秋收员、保管员、生产队长、最后到茶场场长。他说,最苦的还是每年只有187斤口粮时,为了改变生活,第二年便开始采取科学种植改变土壤结构,去小煤厂背煤炭,穿草鞋,背果底(背山路的特殊工具,现在已经很少),每天背30多里山路。

  “我作为生产队队长要带头,那时候都是冬天冰天雪地的。回来后还要将煤炭烧成石灰洒在地里,为了就是改变土壤结构,综合酸性,慢慢地庄稼收成好了,大家的口粮也逐渐增加,最后由每人一年187斤到780斤一年。”曾康德说,后来,公社牵头办了个集体茶厂,每个生产队出两个人左右,共100余人,他担任场长,带领大家开荒山,改成梯地,种茶叶。



知青苦中有乐历练人生

  今年65岁的江述明,15岁下乡当知青,下乡两后调到联合乡政府任多种经营干部,主要负责整个乡的副业经济发展,抓茶叶,蚕桑,烤烟发展。



  江述明说在当知青是记忆最深的有两件事,一是五黄六月,带着农民们一起去开山种茶,背上晒的全是水泡,但是还是要坚持。二是种植烤烟,当时从云南买烤烟苗回来种植,烟叶收后烤烟也是个问题,必须要烤成金黄色,为了说服大家,自己亲自去烤烟,烤了三笼烤烟,不过成功了。

  但在江述明的记忆中,知青的生活也有快乐。“那个时候,最开心的事就是抓黄鳝、泥鳅吃,当地农民不吃这些东西,还质疑我们为什么连这些‘烂鱼’都吃。但他们不知道,能吃到这些有营养的东西,我们有多开心。”



  “从上山下乡到现在,从一个一无所知的小伙,响应党的号召,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农村的艰苦,但苦中有乐,16个春秋,学会了独立生活,学会做农活,学会了在苦难中坚强,这段回忆是永远也无法再次经历的了,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很怀念,怀念哪里的一草一木,每年我都要回去看看。”最后,江述明用极其复杂的表情再次说出那句,“一辈子难忘啊,那是一生的财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