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冬至食单|油画的黄鳝,水墨的鳗鱼

靖江日记 2019-05-28 19:40:08



靖江人喜欢吃鱼。但也说:“吃鱼没有取鱼乐。”

鱼获和庄稼丰收、采摘果蔬一样令人愉悦,但过程更惊险,场面更刺激,细节更生动。小时候过年清沟,那真是鸡飞狗跳,男欢女叫,凛冽之中,难得温暖如许!

钓鱼,也是刻骨铭心,令人难以忘怀。今天的人们大都钓鱼塘,过去几乎全是野钓。今天钓取的鱼种固定,无非青草鲢鳙,鳊白鲤鲫,过去会有惊喜,比如钓到甲鱼,钓到昂公,钓到黄鳝,钓到鳗鱼。

鳗鱼和黄鳝嘴都很馋,吞钩很深,取钩很难。出水之后,长长的身段扭来扭去,都像蛇一般,令人害怕。它们也有区别,鳗鱼是鳗鲡目分类下的物种总称,黄鳝与鳗鲡目无亲缘关系,而与鲈形目近缘。黄鳝色彩艳丽,像油画。鳗鱼以黑为主,是水墨画。黄鳝是土著,扎根本地。鳗鱼则像刀鱼、鮰鱼一样,具有洄游特性,见过海的世面,经受江的历练,在港、河里偶露峥嵘。



同为席上之珍,黄鳝做法较多,鳗鱼一般只能分段红烧,有时和以板粟,有时用芋头搭配。口味而言,鳗鱼更加软烂,更加细腻,更加适合老人、妇女、儿童。据说,鳗鱼喜欢在清洁、无污染的水域栖身,是世界上最纯净的水中生物。

在市场上,鳗鱼要比黄鳝贵些。鳗鱼苗更贵,人称“软黄金”。以前港河里偶有牲畜尸体,肚子胀鼓鼓的,顺水漂移。人们说,小鳗鱼会钻在死猪肚内,成群结团,捞到一次,就发财了。传说有过这样幸运的人。但我也只是听说而已,没有了解到真实的个案。更大的可能,只是人们希图一夜暴富,面对人工育苗技术无法解决的鳗鱼,异想天开而已。反正,对于鳗鱼苗,各地的渔民们始终趋之若鹜,这是真的。

还有一个真的:在港河里,我们再也没法钓到鳗鱼了。如今我们吃到的鳗鱼,都是养殖鳗鱼。能吃到长江边养殖的,就要花更多的钱。当然,长江里野生的更贵。在这里,鳗鱼再一次体现了它和黄鳝的不同:黄鳝大大咧咧,不怕脏,不怕臭,出入沟渠、田头岸边,至今仍然活跃在我们周围,鳗鱼则离群索居,渐行渐远,去做高洁的隐士去了。


       精致靖江    节气美食

                 冬至食单

  

    咸肉蒸冬笋      长江鳗鱼板粟      

    河蚌豆腐          肚肺汤

    什锦暖锅

    餐前:雪梨胖大海


名仕酒店毛锦福拟写并提供图片


以前有一种钓鱼的方法,老岸上叫“钓夜鳗鱼”,也有叫“下夜针钩”的。钩子是特制的,不仅有倒刺,钩尖还略歪。线不长,系在短竹片上。隔夜钩上黑蚯蚓,扔进水里,竹片插在岸上。插它个三四十竿,拍拍手就回家了。

第二天早上,不慌不忙去收鱼。会收到各种各样的鱼。如果是黄鳝、鳗鱼,有可能会死掉。因为长夜漫漫,它们吞得实在太深,自己宣布了自己残酷的死刑。

之所以叫做“钓夜鳗鱼”,应该是以前港河中鳗鱼很多,频频上钩的缘故吧。彼时的港河,不过长江的毛细血管而已,却是各种水货的天堂。今天,血脂厚了,血管壁脆了,血液成份复杂了,我们钓不到鳗鱼了。也没人去“钓夜鳗鱼”了。我们自己,也这高那高,这超那超,在琳琅满目的美食面前,变得脾胃虚弱、手足无措了。


独家原创,欢迎分享,拒绝抄袭。联系我们:3240245767@qq.com。关注“靖江日记”,请搜索公众号“jjriji”或者“靖江日记”,也可以长按下方二维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