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细读文本|薛蟠专题

红楼梦与国学 2020-09-26 06:55:23

大家好,我是风儿,很高兴又可以有机会以讲座的形式与大家见面了。很惭愧,我既没有高深的境界,在细读文本上,也是马马虎虎的。在这里耽误大家片刻钟的时间,且听风儿信口开河,掰谎出一段文字来,以解茶余饭后之闷。今天我说的人物是薛蟠这个人。

一日,风和日丽,集市人流涌动,热闹非凡,一个少年端在端坐在泥人师傅的面前,神态虔诚。而过不多久,那少年却忍不住的猴急。“唉!~老师傅,还没有捏完吗?能不能快一点!本公子相貌你还没瞧够吗?我妹妹的礼物你可要用心去捏啊!”“公子,少安毋躁,还差一双眼睛,就有神了!哎!好了!公子看可捏的像么?”数月之后,一个少女手里玩把着一个泥人,“哎,哥哥,这泥人竟然和你一模一样啊!”

这个小故事我没有说名字,但是读过红楼梦的人大家都知道我在说薛蟠的故事。

红楼梦不是一个励志性的小说,我选取的人物也不是励志性的人物。红楼梦作者自云,满纸荒唐言,那么我们今天说的主人公就是这荒唐言里最荒唐的那么一个人物。很多年以来,薛蟠一直是反面教材的典型,然而风儿有话要说,我写的这文字也不是给他翻案,我是想从人性的角度上分析薛蟠这个人。一个人物,总有他的优点和缺点,有立体才显的真实。正如鲁迅说过,总之自有《红楼梦》出来以后,传统的思想和写法都打破了.。

薛蟠便是以一个纨绔恶霸的面目出现,还闹出了人命。任何时代的认知都是人命关天,你弄出了人命,一定要把你归案正法,以彰显社会的公正性。红楼梦的作者似乎在和大家开个玩笑,用一张护官符,把薛蟠的罪名胡乱掩过,又用轻松的笔调,给我们呈现出一个最丰满的形象来。

我们且看文本。

出了人命关司,薛蟠一出场便是闯下天祸,先是通过王夫人的书信和贾雨村与门子对话里,描写了一桩命案。薛蟠冯渊争买一婢,各不相让,薛蟠便令手下人把冯渊打了个稀烂,抬回家三天便死了。而我们的薛蟠并没有当回事。书中交待,薛蟠他素闻得都中乃第一繁华之地,正思一游,便趁此机会,一为送妹待选,二为望亲,三因亲自入部销算旧帐,再计新支,——实则为游览上国风光之意。因此早已打点下行装细软,以及馈送亲友各色土物人情等类,正择日一定起身将家中事务一一的嘱托了族中人并几个老家人,他便带了母妹竟自起身长行去了。人命官司一事,他竟视为儿戏,自为花上几个臭钱,没有不了的。

当薛蟠一家人投奔了贾府,凡是那些纨绔气习者,莫不喜与他来往,今日会酒,明日观花,甚至聚赌嫖娼,渐渐无所不至,引诱的薛蟠比当日更坏了十倍。有人因此深罪贾府,认为薛蟠是因为投奔了贾府才变得更坏,我们知道,每个人出生的时候都好比一张白纸,画上去什么就是什么我今天要分析的是人性,不是批判谁。以贾政为代表的“教子有方”,似乎只能一直在让人封闭在一个理想国之中,与外面的各种诱惑隔绝。这种文化教育观,现在还存在着。

薛蟠的性格里有一种张力,一种热情,实炽的热。这种热情俘获了多少人的心?这种热情被大家说成是真性情,这种真性情真的好吗?当一个少年还没有足够强大到可以抵挡外界的各种诱惑能力的时候,放纵自我就是危险的。

薛蟠的心更野了,让他的母亲担心不下,“他是没笼头的马,天天逛不了,那里肯在家一日。”

闹学堂

当然在闹学堂的时候,薛蟠没有在现场,这里依旧是薛蟠的侧面描写。薛蟠应名来上学,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为的却是只图结交些契弟。如果说,薛蟠在他老家有根基,你能够成为金陵一霸,是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的。大家知道,在贾家,薛蟠他是一个外来者,才来没几天,却因他的人格魅力且以财帛动人,竟在小小的学堂里形成了一股以薛蟠为中心的势力。他的社交能力,自然是不容小视。这种能力如果用在斗鸡走狗上,该是多么可怕的事情。连学堂里的“班长”贾瑞,也是对薛蟠讨好巴结。金荣可以不买宝玉的帐,却偏要向薛蟠看齐,贾蔷也认为薛大叔是个相知,怕撕破脸,大家都没趣。

那么是怎么闹起来的?却是薛蟠的“好友”们争风吃醋,贾瑞公报私仇,明显偏向着挑事者那一边。说到底还是因为薛蟠的影响力太深远了。(阿嚏,这时候正在翘课的薛蟠打了个喷嚏。爷爷的,他们掐架关大爷我什么事,大爷我翘了课不在现场了,你还把账算在我头上了。阿嚏,大爷我回头要找秦钟说道说道)

秦氏的棺材板

秦氏没了,薛蟠来吊问,见贾珍要为秦氏选个好棺材板,薛蟠主动就说:“我们木店里有一副板,叫做什么樯木,出在潢海铁网山上,作了棺材,万年不坏。这还是当年先父带来,原系义忠亲王老千岁要的,因他坏了事,就不曾拿去。现今还封在店里,也没人出价敢买。你若要,就抬来罢了。”文中继续交待说,贾珍听了,喜之不尽,即命人抬来。大家看时,只见帮底皆厚八寸,纹若槟榔,味若檀麝,以手扣之,玎珰如金玉。大家都奇异称赏。贾珍笑问:“价值几何?”薛蟠笑道:“拿一千两银子来,只怕也没处买去。什么价不价,赏他们几两工钱就是了。”贾珍听说,忙谢不尽,即命解锯糊漆。

如果说,之前在学堂时,薛蟠的阔绰还只算小打小闹,而这次出资可真是大手笔,且挠到了贾珍的痒处。风儿以前觉得,薛蟠真败家啊,没有看到他如何接管他家的生意的,没看到他赚了多少钱,薛家再大的买卖,岂不是让薛蟠败光了吗?然而随着阅历的增长,我发现这里薛蟠的所作为必是受到薛家家风的影响。我们知道,贾史王薛四大家,非富既贵。贾史王三家,皆有官职,薛家却能以皇商的身份,跻身金陵四大家。经营之道,就是靠商人的人脉。熟络亲朋,察言观色,辅以金钱铺路。

说到这里,我想顺便说一下,都说薛蟠宝钗亲兄妹,一个骄奢淫逸,一个冰雪聪明,性情差别很大,薛蟠素有呆名,但绝不是笨,宝钗为人亦是八面玲珑。他们极有眼色,乐善助人方面,他们是出奇的一致。谈笑间,就解决了你的危机,让人家谢你,又不让人家觉的你是在施舍,真的是一箭多雕啊。

宝玉凤姐受魇时的表现

宝玉和凤姐受了魇,大家都去看热闹,薛蟠也来了,文本上说,别人慌张自不必讲,独有薛蟠更比诸人忙到十分去: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又恐薛宝钗被人瞧见,又恐香菱被人臊皮──知道贾珍等是在女人身上做功夫的,因此忙的不堪。忽一眼瞥见了林黛玉风流婉转,已酥倒在那里。

薛蟠虽然素有呆名,但他的眼光真的不俗,能被他瞧上眼的,不论是温柔的香菱还是纤弱的林黛玉,甚至是喜欢串戏的没落贵族的子弟柳湘莲,都是一等一的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游园惊梦,薛蟠这个“滥情人”也不例外。林妹妹的美是捧心西子的美,她当时一定记挂着宝玉。那展不开的眉头,该是怎么样的一种惊艳!我们最粗俗的薛蟠居然已酥倒在那里。虽然他的情,只是皮肤淫滥。

我想薛蟠回去以后,也一定是念念不忘的,或者薛蟠的心思被他妹妹识破的,或者作者怕读者忘记,旧话重提。不然后来如何有了宝钗的玩笑话呢:“我哥哥已经相准了,只等来家就下定了。”

生日宴请

之前薛蟠的文字,零零散散的,终于在快到二十六回和二十八回里有一个大篇的描写,写的是薛蟠过生日的聚会。就像作画一般,浓淡相宜,晕染有致,慢慢的呈现人物的立体感来。

薛蟠过生日,当然要要亲请友的,就有冷子兴寻来了这么粗这么长粉脆的鲜藕,这么大的大西瓜,这么长一尾的新鲜的鲟鱼,这么大的一个暹罗国进贡的灵柏香熏的暹猪。(好丰富的肢体语言)这几种东西,他忙先送了母亲及姨母姨爹,贾母等,(薛家良好的家风如此)怕自己不配吃那个,还想着请贾宝玉去吃,绝对的有福同享啊。

那么薛蟠是如何去请宝玉的呢?骗。怎么骗呢?薛蟠是个急性子的,知道正常请人,要待好长时间,他就和宝玉的小厮合演了一出戏,说是老爷要见他。这样就保证了宝玉能在最快的时间里出来,说薛蟠呆,却一点也不傻,各习一精罢了。但见宝玉微恼,马上打恭作揖陪不是,还说,下回你说我父亲就完了,全世界都知道,他的父亲已然做古,如果薛父地下有知,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既然出来了,那么大家一起吃吧,然后我们的呆兄又暴露了他的天真,不知道唐寅(这么有名的一个画家,汗)不知道也罢了,他还把人家的名字也改了。

冯子英来了,他向大家约下了明日的饭局。及到了次日,冯紫英的家,薛蟠老早的就到了,到场的有唱小旦的蒋玉菡、锦香院的妓女云儿,还有宝玉。宝玉建议行酒令,薛蟠先跳起来抗议。当然,抗议无效。

虽然薛蟠在纨绔子弟中颇受欢迎,但是他没有真正融入到上层社会的雅文化中,酒令作为酒席上的一种助兴游戏,连云儿都会说,但要是让薛蟠说一个,就仿佛就被念了紧箍咒一般,和刘姥姥有一比。这看似是无理的地方,风儿真心怀疑薛蟠当年是如何读的书,相比他妹妹的博古通今,色色都知道,薛蟠的没文化实在像是扶不起的阿斗。宝玉说先说了一个女儿令。他说不通,宝玉又唱了一个极尽缠绵的红豆词,他说无板。是因为他听不懂他的粗放,理解不了女儿最细腻的心思。往重里说,是觉得宝玉眼中的女儿们都是在无病呻吟。他喜好冯紫英的性格,一个喜欢挥拳头的公子哥儿。和薛蟠很是对脾气。

叶落无声:薛蟠小时候应该很难过,薛宝钗薛蝌薛宝琴那个不是精通诗文,被孤立的那一个。

萱宁:自己不进步 怨不得别人

二月:书中没有提及薛蟠之父,估摸着薛大傻子年少就在为家业奔波吧。

该薛蟠说令了,他登时急的眼睛铃铛一般,瞪了半日,又咳嗽了两声。终于念出了第一句来。第二句也是憋了半天,“女儿愁,绣房撺出个大马猴。”风儿每次看到这里总有疑惑。一个女孩子的闺房,又不是动物园,为什么会有马猴呢?女孩子又不是害怕,而是很忧愁的样子,薛蟠说的,可是大大的不通。除非有一种可能,薛蟠就是那个大马猴。合上书想一想,薛蟠特有的肢体语言,不经大脑就说出来的话,行动都颇使人发笑,活脱脱一个大马猴的形象。一个女儿家,成日家面对疑似多动症的薛蟠,可真是要犯愁。下面的令,女儿的喜乐,一雅一俗,却是关乎饮食男女。

在薛蟠的脑海中,女儿似只能是与他欢好的对象而已,女孩子的内心世界,薛蟠全然不懂。宝玉眼中的女孩子是多姿彩的,宝玉可以与她们或读书,或写字,或弹琴下棋,作画吟诗,以至描鸾刺凤,斗草簪花,低吟悄唱,拆字猜枚,无所不至,倒也十分快,乐警幻仙姑推之为意淫。而今天薛蟠所给我们表现出来的,唯皮肤淫滥耳。

宝玉挨打时的小插曲

宝玉挨打了,一半原因是琪官的事,薛蟠都因素日有这个名声,也被人怀疑宝玉的吃亏是他牵头挑唆,其实这一次却不是他干的,被人生生的一口咬死是他,有口难分。

薛蟠的妹妹薛宝钗因向薛蟠道:“是你说的也罢,不是你说的也罢,事情也过去了,不必较证,倒把小事弄大了。我只劝你从此以后少在外头胡闹,少管别人的事。天天一处大家胡逛,你是个不防头的人,过后没事就罢了,倘或有事,不是你干的,人人都也疑惑是你干的。不用说别人,我先就疑惑。

晴雯:妹妹的小心思,哥哥不猜,哥哥不背锅

枕边旧友:这时薛蟠貌似很冤枉,比窦娥还冤

晴雯:看电视剧我还以为是真的

叶落无声:你的金锁等着玉来配呢,还没出嫁就胳膊肘往外拐了

枕边旧友:大观园四大冤案

萱宁:作者给薛蟠正名了

风儿当自强:要不是作者正名估计连咱们都觉得是薛蟠

枕边旧友:我就始终不认为是他

 

我们的薛蟠就炸毛了,拿起门闩就要去把宝玉给打死,他再去偿命,大家干净。看来被冤枉的滋味可真不好受。于是为了堵住妹妹不说,便说道:“好妹妹,你不用和我闹,我早知道你的心了。从先妈和我说,你这金要拣有玉的才可正配,你留了心,见宝玉有那劳什骨子,你自然如今行动护着他。”大约是一语道破了他妹妹的心事,成功的把妹妹气哭了。

晴雯:这哥哥也是没的说了

枕边旧友:这里又一次证明了金玉良缘十有八九诗杜撰的

萱宁:……这是急冒失了

枕边旧友:那个和尚很忙。渡英莲不成,改去渡黛玉,后来又去忽悠宝钗。红楼大忽悠

风儿当自强:酒喝多了

 

及第二天,薛蟠也觉的莽撞了,见他妹妹还哭着呢,忙给她的妹妹陪不是,他觉着自己素日的情形给他的母亲和妹妹带来了困扰,发誓要改,最后也哭了。他这一哭,眼泪就像金豆子一样的值钱。至少他会觉的,亲情至上。他再不要他的母亲和妹妹替他操心。或许,他的愧疚只是一闪而过。也足够珍贵了。

柳湘莲事件

薛蟠的老毛病犯了。他错会了意,把柳湘莲当成是风月子弟,被柳湘莲哄到无人处收拾了一番。这个事情很丢人啊。

话说,不经一堑,不长一智,薛蟠从小就没吃过亏,薛家的生意本来自薛蟠父亲死后,各省中所有的买卖承局,总管、伙计人等,见薛蟠年轻不谙世事,便趁时拐骗起来,京都中几处生意,渐亦消耗。为了遮丑,薛蟠要上进了,铮铮铁言要出去闯一闯。他母亲不同意,宝钗的态度鼓励出去闯一闯,历练一番:“他出去了,左右没有助兴的人,又没了倚仗的人,到了外头,谁还怕谁,有了的吃,没了的饿着,举眼无靠,他见这样,只怕比在家里省了事也未可知。”

于事乎,薛蟠的旅行开始了。

闯荡了一番才知道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特特给母亲和妹妹带了几箱子的礼物!而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出门就遇上强盗。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来了一个人把强盗都打跑了,这个人便是柳湘莲,柳湘莲的出现是这个故事出现了转折,是薛蟠一生的转折也是柳湘莲一生的转折。从此薛蟠小柳即为了生死兄弟,然而好久不长,柳湘莲遭遇情变,为情出走,这可哭坏了薛蟠,这是红楼梦文本中薛蟠第二次流眼泪,如果第一次哭得像金豆子一样的值钱,那么他这一次哭,就就像珍珠一样的珍贵,为亲情而愧疚,人之常情。与朋友肝胆相照,才是真性情。

结生死兄弟,开始学做人。

红楼梦写的最多的大观国女儿国小清新的故事。薛柳的结拜这样雄厚文字比较少见。这是薛蟠一生中做过的最为认真的一件事情。文中交待,薛蟠被柳湘莲救了,谢他不受,结了生死兄弟,柳湘莲的冷和薛蟠的热怎么能对上眼儿呢?在薛蟠的老毛病没犯的时候除了言语俗了一点,真的还不错的啊!而柳湘莲是亦纨绔子弟,只是家道式微,但是桀骜不驯,他结交的朋友都不是泛泛之交,冷只是它的外皮,不愿意把他的内心让人家都看到。他会给秦钟修坟,他祖上留下的鸳鸯剑,他会随身带着。

柳湘莲这样的性格和薛蟠的直率是颇为对路,所以今为生死兄弟也不奇怪,注意作者的用词,是生死兄弟,不是纨绔子弟在结拜着玩,从此吃喝在一处,以后更加纨绔了。薛蟠热心的为柳湘莲操办婚事,当疑心的柳湘莲亲手毁掉了自己的婚姻,自此看破红尘,远离薛蟠而去,薛蟠的不舍不是一个哭就可以写得尽的,失去的岂是一个柳湘莲而已?他们结了兄弟,便亲如手足,手足既断薛蟠的。失去的,是眼中的另一个自己,待兄弟,就该像待自己生命一样的重要。

薛蟠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雄心壮志”,也似乎随柳湘莲的出走断而怅然若失……

悔娶河东狮

很快我们的薛蟠成家了,娶的是桂花夏家的独苗千金夏金桂,门当户对,脾气也很相像,薛蟠由一个最有阳刚气质的男人,败在了夏金桂身上。

薛蟠从来不是一个专情的人,也可以说有喜新厌旧的老毛病,香菱作为他看上的第一人,和薛姨妈打了很多饥荒,才开了脸做了屋里人,按理说香菱是得之不易的了,薛蟠却为了讨好夏金桂,看香菱就觉的碍眼了。当娶了妻子还没几天,又和宝蟾打得火热,把夏金桂也冷落了。

夏金桂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文本中交待,夏家小姐今年方十七岁,生得亦颇有姿色,亦颇识得几个字。若论心中的邱壑经纬,颇步熙凤之后尘。……彼母皆百依百随,因此未免娇养太过,竟酿成个盗跖的性气。……外具花柳之姿,内秉风雷之性。……今日出了阁,……须要拿出这威风来,才钤压得住人;况且见薛蟠气质刚硬,举止骄奢,若不趁热灶一气炮制熟烂,将来必不能自竖旗帜矣。……薛蟠本是个怜新弃旧的人,且是有酒胆无饭力的,如今得了这样一个妻子,正在新鲜兴头上,凡事未免尽让他些。那夏金桂见了这般形景,便也试着一步紧似一步。一月之中,二人气概还都相平;至两月之后,便觉薛蟠的气概渐次低矮了下去。一日争吵,薛蟠没了主意,惟自怨而已,好容易十天半月之后,才渐渐的哄转过金桂的心来,自此便加一倍小心,不免气概又矮了半截下来。

世人: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枕边旧友:还惦记着外边楼里的

萱宁:得陇望蜀

世人:眼馋肚饱

枕边旧友:薛蟠对于美色应该是没饱

萱宁:馋痨饿眼

世人:有酒胆无饭力

枕边旧友:薛蟠成了李治啦

风儿当自强:夏的手段太狠,凤姐未必狠的过她。但在心计上,夏金桂还是笨了些

 

很生气的时候,薛蟠不是不想揍人,金桂生得美,薛蟠舍不得下手。

薛蟠又听信挑拨谗言,与相处多年的香菱门闩相向,使香菱成为妻妾争宠斗争中最受伤害的人。后来矛盾继续升级,薛蟠的母亲受制于夏金桂,使一向重视亲情的薛蟠两头受气,无力调和婆媳之间的关系,从此心力交瘁,痛苦不堪。

枕边旧友(:我想如果贾琏跟夏金桂如果

晴雯:那还不是猫和老鼠

枕边旧友:那就可以知道凤姐,河东狮,谁是肉食动物

晴雯:我有王家,渣渣

枕边旧友:王家把闺女嫁给薛家,除了图钱,没什么。也许王家的官是钱堆起来的

晴雯:声望,和大族联姻

风儿当自强:凤姐八面玲珑的心思就比夏金桂强毕竟维持大家庭还要靠上上下下的人支持

世人:薛家还是要照顾到脸面,恰恰夏不怕丢脸

能够想到的结局

后来的情况如何,书未成,我们无从知道了。

我们不要忘记,薛蟠还有人命债在身,终究是要还的,夏金桂的霸道,似乎告诉我们,恶人还须恶人磨。只不过我们的薛蟠偷享了几年的清福。但是有句俗话,妻贤夫祸少,这个时期的薛蟠是最危险的。心情烦乱,能不能再惹出事端,谁又知道呢?就算再能侥幸那么一次,四大家族的辉煌也马上要覆灭的。薛家一损倶损,薛蟠又该如何面对呢?

主分享人:带雨的风儿

责任编辑:小墨

往期精彩细读文本:
黛玉的小心思——请谅解我的小性子

贾芸专题-细读文本第六期

刘姥姥进大观园-细读文本第五期

妙玉专题—细读文本第四期

千年国学,一脉相承。

百年红楼,万家争鸣。

投稿邮箱:610428106@qq.com


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红楼梦与国学”,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点下方“阅读原文”查看往期精彩文章

友情链接